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紀元獨家調查:勞教所秘拍視頻曝光 中共奴工黑幕被揭開

一聲不吭,囚犯們在工作台上緊張地埋頭苦幹。他們從左手邊成堆的二極體(一種電子元件)中取出一個,放到面前的橡膠墊上,把它搓直,堆放到右邊,然後再從左邊拿一個二極體,快速地重複著之前的動作——這是在中國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里偷拍到的視頻畫面。

2008年奧運會期間,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加工二極體。(於溟提供的視頻截圖)

一聲不吭,囚犯們在工作台上緊張地埋頭苦幹。他們從左手邊成堆的二極體(一種電子元件)中取出一個,放到面前的橡膠墊上,把它搓直,堆放到右邊,然後再從左邊拿一個二極體,快速地重複著之前的動作——這是在中國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里偷拍到的視頻畫面。

這些囚犯被迫一天工作15小時,沒有報酬,或只得到一點微不足道的補貼。他們的食物也少得可憐,只夠勉強維生。這個隱秘視頻顯示,一大碗清湯里漂著幾根孤零零的白菜葉子,囚犯們把這湯叫“白菜游泳”。

由於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有些人精疲力盡,在工作的桌子底下睡過去。如果有人抗議勞教所這種虐待行為,就會換來一頓毒打。一個視頻記錄了一名男子被打致癱,躺著仍被腳鐐拴在床上。

這些令人震驚的視頻畫面是一位當時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於溟在今年年初被迫逃離中國、來到美國後,提供給大紀元的。

他曾經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因為信仰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於溟成功地偷拍了視頻,並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順利將視頻送出勞教所。然而,他自己卻沒能像計劃得那樣順利走脫。被勞教所發現試圖“越獄”後,他幾乎被酷刑折磨致死。

轉眼十多年過去了,可是於溟所提供的視頻內容在當今中國仍然普遍存在:逼迫被關押者加工二極體,然後組裝在各種產品里銷往全世界。中共仍在經營這項殘酷而暴利的生意。

長達20年的迫害

和於溟一樣,視頻里許多被強製做奴工產品的人,都因為信仰法輪功而被非法勞教。

法輪功有五套舒緩祥和的功法,並以“真、善、忍”指導人修煉,了悟人生的真正意義,返本歸真。1999年,因為懼怕法輪功學員的人數多於當時的中共黨員人數,當時的黨魁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了鎮壓運動。據估計,二十年來有幾十萬到上百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關押。

台資公司勾結馬三家奴役法輪功學員

於溟說,所有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的人都知道,他們是為台灣唯聖電子有限公司(GW Semiconductor)加工二極體。唯聖在瀋陽的分公司——瀋陽固得沃克電子有限公司距離馬三家約40分鐘車程。固得沃克的員工經常去勞教所教他們如何加工,如何處理廢料等等,還經常送去原材料,並取走加工好的成品。

於溟還提供了一張在馬三家拍攝到的標題為“GW生產流程卡”的表格。。表格上蓋有“馬三家一大隊”的章,還寫有“一分隊”字樣。這表示,這批產品是馬三家勞教所第一大隊第一分隊加工完成的。

早在2007年12月29日年,法輪大法明慧網就報道了名為“曝光瀋陽固得沃克’電子有限公司”的消息。消息指該公司將MP二極體大批量送到遼寧省馬三家女子勞教所和大北監獄加工生產,組裝後投放到國際市場,違反了《國際貿易法》和《勞教法》,並呼籲國際社會關注。

2008年1月11日,明慧網再次收到投稿,曝光固得沃克電子有限公司將大量GW二極體送到馬三家第一勞動教養管理所和瀋陽第二監獄進行加工,違反了《國際貿易法》和《不正當競爭法》。

同年1月24日,另一篇來稿,說瀋陽固得沃克電子有限公司勾結中共勞教所和監獄,奴役被關押者。該公司將GW二極體送到遼寧馬三家教養院第一勞動教養所和瀋陽第二監獄進行加工。

勞工產品銷往美國市場

在台灣唯聖電子有限公司官方網站“公司簡介”一欄里,瀋陽固得沃克電子有限公司被標為該企業的“工廠”,公司資本七百萬美元,每月產能為三億兩千萬支二極體。

在SP國際(SP International)網站,點進“產品”—“製造商”,有一個專門頁面介紹唯聖電子有限公司:“唯聖電子有限公司成立於1989年7月,專門從事整流二極體製造和出口。公司在中國瀋陽設有324,600平方英尺的廠區,每月產量3.6億個,是整流二極體的領先製造商之一。”

固得沃克中文網站在介紹企業時寫道:“產品主要銷往歐洲、日本、美國、韓國、東南亞、香港、台灣等國家和地區,是Panasonic, Matsush*ta, Sanyo, Hitachi, Kaga, Diamond, Nidec, Pantene, Compel, Dongyang, MicroStar, Jean, Three Sona, Linear, Nokia等跨國公司二極體供應廠家。”

一名SP國際客服人員確認,唯聖電子有限公司的產品已銷往美國多年,並且根據顧客需求運往美國各地。

目前,大紀元無法聯繫到台灣唯聖公司就此事做出回應。

法輪功學員淪為奴工現象汎濫

在明慧網上搜索“二極體”,會出來84篇相關文章。據統計,至少有13個勞教所、拘留所和監獄迫使被關押者加工二極體。

最早的報道刊登於2001年9月1日,消息指“嚴管班現非法關押13人,白天室內由隊長、四防人員看管。早6點至晚8點幹活(搓二極體),每日有工作計劃,平均每天130公斤。”

最新相關報道刊登於2016年5月11日,報道說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遼寧省本溪市威寧營勞教所,警察強迫他們做對人體有害的“工作”,比如做人造花,加工二極體等。

‘搓二極體比賽’

2014年10月22日,明慧網刊登了一篇文章,文中旅居德國的法輪功學員,電氣工程師郭居峰迴憶了自己在中國被迫害的經歷。“我曾經在中國被關押在三個勞教所,被綁架四次,一共454天。我曾經被二十幾種酷刑迫害過……被迫去加工二極體……每天要工作16個小時以上。”

在2015年9月18日刊登的另一篇文章里,郭居峰迴憶道:“每天要重複上萬遍一樣的動作就是,左手從箱子里抓一把二極體灑在桌子的膠皮上,右手拿著一個硬膠皮在桌子上搓,直到把彎曲的二極體搓直,放到身體右面的箱子里。除了準時吃飯和六小時的睡眠是為了我們可以繼續工作外,我們都在工作,我們一分錢都得不到。如果不能及時完成任務或者拒絕勞動,牢頭就會責罵,警察就會對我們酷刑折磨,那種酷刑折磨是歇斯底里的。”

一篇2014年5月3日的報道題為“江蘇常州看守所的‘搓二極體比賽’”。文章寫道:“所有監室早上六點十分起床,整理好被褥後,一天的奴工就開始了,要連續搓九到十一小時的二極體,除了早飯、午飯各佔了五分鐘,其它時間都是在搓二極體,上廁所、喝水的時間都沒有。”

“常州看守所常年和佳訊、星海電子有限公司簽訂合同,加工各種規格的二極體,要把每根二極體搓直、搓平。要是品質搓的不好,退貨了, 警察就會對被關押人員進行嚴管。嚴管的日子真是度日如年,早上七點吃過早飯後,雙腿盤著坐在鋪板上,一直坐到晚上九點半,看守所稱這種坐姿叫“耗烏龜”,在板上坐了幾個小時,腿就不會走路了,有時我們會被“耗烏龜”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也不讓我們洗漱,真是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每天每個人大約要搓十公斤二極體,許多人搓得手指出血、手關節腫脹、指甲脫落、脫皮,但是還要不斷的搓,手不能停下來,要不然就完成不了這天的奴工勞動。”

“看守所採取非常邪惡的手段:每天要進行搓二極體比賽,最後兩名的人就要罰值兩個班,晚上只能睡三、四個小時,其它時間就是站著值班。所以白天拚命的搓,為的是晚上不要值班,每個在押人員耗盡自己所有的體能為看守所搓二極體。可是再怎麼努力,總有最後兩名。”

人工成本幾乎為零

根據明慧網一篇奴工勞動調查報告,很多勞教所和監獄不付奴工任何工資。馬三家勞教所給在押人員每月10元人民幣,相當於每天0.0048美元酬勞。

唯聖電子有限公司零件編號“SR560”的二極體,在SP國際上報價123.64美元/千個,也就是每個0.12364美元。如果每天每個在押人員加工10公斤(22磅)二極體,每1200個二極體重1.3磅,那麽按照SP國際的報價,每人每天所加工產品的價值高達2510美元。也就是說,通過奴役勞教所和監獄的在押人員,價值2510美元的二極體只需要花費0.0048美元的人工成本,或者不需要任何人工成本。

根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提供的數據,2010年到2018年期間,美國每年從台灣進口的二極體價值從3.344億(2017年)到9.9234億美元(2014年)不等。

美中貿易談判中的奴工問題

自從美中開打貿易戰以來,有人呼籲將人權和貿易重新關聯起來。但到目前為止,美方尚未採取行動。分析認為,僅僅是偷竊知識產權、強制性技術轉讓、政府補貼這些問題,已經夠具挑戰性了,更不用說人權問題了。

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的政策分析師奧利維亞·伊諾斯(Olivia Enos)告訴大紀元,實際上,美國可以用幾種現有的機制來解決中國的奴工問題。

“第一,(美方)可以考慮啟動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伊諾斯說,“海關、邊境巡邏隊、商務部可以協助財政部調查進入美國的貨物中是否有奴工產品。但除此之外,他們可以利用第二個機制——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案——來阻止這些貨物的進入。”

伊諾斯說,這項法案非常重要,因為它可以禁止從使用奴工的公司,甚至國家進口物品。她說,美國還可以使用外交渠道阻止其他國家與使用奴工的國家合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Jennifer Zeng報導/張北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