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蘇軾10首詩詞 寫盡人一生的百種滋味

人生真可謂百種滋味在心頭。

有的人只是隨著時間的大流,糊裡糊塗的過完此生;而有些人卻從中領悟到了人生的千百滋味,賦之於詩詞中,最後成就了優美的詩篇。

今天,就讓美文君帶領大家一起欣賞蘇東坡詩詞間人生的種種滋味。

-01-

看破人生路,萬事轉頭空。

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

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

欲弔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

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

——《西江月·平山堂》

這首詩是為懷念恩師歐陽修所作。

十年前,蘇軾和恩師把酒言歡,不料此次聚會竟成永訣,次年恩師就仙逝了。而這十年中,自己官場坎坷,嘗遍人間冷暖。作者撫今追昔,感慨歲月蹉跎、遭遇坎坷、人生如夢。

“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

歐公仙逝了,固然一切皆空,而活在世上的人,又何嘗不是在夢中,終歸一切空無。

不要輕言東坡消極,或許正是心懷此念,他才得以坦然面對紛至沓來的政治打擊。

我們所追求的功名利祿,只不過是人生中的幻光。人生既然不過虛幻,政治失意與挫折,算得什麼呢?

人生要想過得去,惟有看破得失,看淡功名利祿,才能坦然面對挫折,笑看自己的人生。

-02-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

——《和子由澠池懷舊》

人的一生,輾轉各處,像什麼呢?

正像到處飛的鳥類。到處飛是鳥的命運,各處奔波是人的命運,我們在哪裡留下痕迹,停留何處,都是偶然,也是必然。

無常,是人生本來的稱謂。

人生,是一系列不期然而然、期然而不然的偶然。既然如此,我們也便不必在意生活奔波。

曾經親密無間的兩人,因為命運各奔東西,這無可厚非,都是偶然的事,所以不用放在心上。

人生充滿了偶然,而我們則需要用一種必然的心態去面對這些偶然。

-03-

直面人生風雨,一蓑煙雨任平生。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

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

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

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

這首詞寫自蘇軾被貶黃州的第三年。蘇軾和大家一起出行遊玩,中途遇到大雨,同伴狼狽躲雨,卻只有蘇軾不以為意。

在面對人生的風風雨雨時,選擇我行我素,有一種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懷。因為人生的風雨和自然界的風雨沒有不同,都是一會晴天一會雨天,習慣就好。

人生,就像泰戈爾一句詩:天空沒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飛過。

自然界的雨晴既屬尋常,社會人生中的風雨、榮辱得失又何足掛齒?

-04-

人生如逆旅,你我皆行人。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

依然一笑作春溫。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

尊前不用翠眉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臨江仙·送錢穆父》

這是一首送別詞。作者為摯友錢穆父送別所作。

前半段“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是對友人高風亮節的讚賞,也是蘇軾的自我寫照。

古人曾說:“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正如“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既然人人都是天地間的過客,又何必計較眼前聚散和江南江北呢?

人生中有太多的過客,不管你有多麼的不舍,過客始終都是過客,總有一天會離開的,我們能做的,就是學會放手,用豁達的胸襟,浪漫主義的情懷,把送別的壓抑情緒一掃而空。

-05-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

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蘇軾從杭州被調任密州,雖然是被降職了,可蘇軾並不懊惱,因為這會離蘇轍更近,兄弟團圓也就方便些。

可不知為什麼,兩個人都在山東,這一年的中秋節,卻沒能團聚。望著天上的圓月,酒醉的蘇軾竟然埋怨月亮故意與人們過不去。

世上本就沒有十全十美。如果人們要因為不能十全十美而感傷,那是大大的沒必要了。

人這一輩子,有些事是出乎意料的,有些事是情理之中的,有些事是難以控制的,但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別忘了時刻保持積極的心態,得失了無憂,來去都隨緣。

世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美文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