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蕭茗:統治者的層次

統治者有不同的境界。我認為及格線是,他不僅關心人民的溫飽,也關心他們的尊嚴。他懂得溫飽是尊嚴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

歷史上不及格的統治者比比皆是。

商鞅入秦,以帝道、王道、霸道、彊國之術說秦孝公。秦孝公最終選擇“彊國之術”。利出一孔、非耕即戰、重賞嚴罰;二十年之間,秦國稱霸天下。但秦孝公是一個不及格的統治者。因為他的人民沒有尊嚴。

商鞅的法家思想,只服務於君主一人。無論勛貴還是草民,禍福都在君主轉念之間。君主操法、術、勢,行嚴誅重罰以御下。君主之貴重,正來自於被其踐踏、剝奪、愚弱、奴辱的萬民之卑賤。

然而這有何不可?其根本問題是,他所統治的,是天地之間的特殊造化——人。中華文明說,“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師,惟其克相上帝,寵綏四方。”西方基督教文明說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人。人,有其與生俱來的尊貴。這尊貴是神賦予的。

人和人的地位可以不同,但倫理是共同的,情感是相通的。倚閭之望,舐犢情深;慈烏反哺,寸草春暉。人生天地間,都需要愛於被愛,認可與尊嚴。如果一個統治者認為溫飽是人全部的需要,他就否定了人和牲畜的本質區別。他把自己的臣民當作牲畜一樣對待,他就違背了上天的意志。

因此,不踐踏人的尊嚴,這是一個統治者的及格線。

而天地間這特殊的造化——人,除了情感和精神的需求,還有靈魂的追求。人的心靈深處總是縈繞著關於永恆的問題。這是生命的終極追求,而心懷對生命終極關懷的王是王中的聖者。理想中的典範也許是柏拉圖筆下的哲人王。哲人為什麼可以是最好的王呢?因為他不僅通透的了解世事的道理,他更了解人的終極訴求。他使個人的人生目的和城邦存在的目的合而為一。亞里士多德說城邦的至善是通過培養公民的美德,使他們擁有獲得終極幸福的素質;並且讓公民有閑暇,能夠從事這種活動。

古希臘文“eros”,被翻譯為“愛”。他們認為,探索最好的政體,這一過程必須被愛所陪伴,也必須由愛來延續和提振。因此有人說,對政治哲學的研究是對愛的最高致敬。

只有心懷對生命的終極關懷,才能用悲憫和真誠來對待公共生活的建設。有如荒漠中的旅店,店主努力為疲憊的旅客提供一頓豐盛的晚餐,一間遮蔽風雨的住所,一份安撫情緒的娛樂。但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明天,客人能夠順利的踏上歸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