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美眾院前議長:香港人在家門口見識了中共暴政

針對香港持續多天的反“送中”抗議活動,以及香港警方對和平抗議者們的暴力鎮壓,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博士6月14日發表評論說,香港人在家門口看到了中共帶來的暴政,而這也就是香港人正在抵抗的。

金里奇博士的評論發表在福克斯新聞網上,他的評論題目是“香港人抵抗的是什麼,以及他們看到什麼來了”(What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resisting(and what they see coming))。在文章中,金里奇博士說:

在過去的幾天里,有超過一百萬的香港居民湧上街頭反對一項擬議中的法律,那項法律將允許那個半獨立的政府(指香港政府)把被中國大陸指控有罪的居民轉交給北京的共產黨當局。

那項法律的支持者聲稱,它可以防止重罪犯躲藏在香港以逃避司法審判。但是其他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認為,這項法律是中國共產黨為了進一步限制香港已經在萎縮的自治的一種方式——並且在這座民主城市中對反共的聲音進行消音。

這次抗議活動甚至比2014年的雨傘抗議活動還要大——那時是幾十萬香港人請願能夠選出自己的領導人。(那次抗議活動最終失敗了。香港特首最後由一個大約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提名,而該委員會又由北京控制的國務院任命。)

針對目前的抗議活動,香港警方向人群發射了胡椒噴霧、橡皮子彈和催淚瓦斯。他們用棍棒毆打無數的手無寸鐵的平民,並逮捕示威者。香港立法機關推遲了對這項擬議法律的討論,但是其領導人並沒有表明他們會完全廢除這項“引渡計劃”。

事實上,據《紐約時報》報道,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是中國共產黨的盟友,她“把抗議者比作被寵壞的孩子,並發誓要繼續爭取該《引渡法》。”

對於那些沒有研究過這個具有歷史意義、充滿活力的城市的人來說,香港是一個前英國殖民地,擁有一個民主制度(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開始了有限的選舉權運動)。但是這並沒有持續下去。香港在1997年被交回給中國,但它仍然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保持了部分獨立。根據香港憲法(指《香港基本法》),它將保持半獨立到2047年,但是中國的領導人一直在努力加快這個時間表。

畢竟,香港是一個相對自由和民主的堡壘,坐落在共產主義的極權獨裁統治的邊緣。在那裡,互聯網沒有受到審查,媒體相對自由,企業不受國家控制。中國共產黨不欣賞香港的新聞業(他們批評中國的領導人),也不欣賞香港的幾十萬,乃至幾百萬的,親民主居民(他們代表著對共產主義的致命威脅)。

對這些抗議活動的回應表明,中國共產黨對香港的控制程度有多少。這還提醒我們,習近平總書記願意採取侵略性的步驟消除異見,並進一步鞏固中國共產黨的權力。這是習近平和中國體制的一個關鍵部分,西方對此簡直是誤解。(我最近在我的Newt’s World播客中有一集討論了這一點)。

在香港反《引渡法》的人這樣做是有充分理由的。在中國大陸,習近平一直在積極審查互聯網、監禁給黨製造麻煩的記者——事實上,幾乎任何不忠誠的人都會被捕。我在我的新書《川普對中國:美國最大的挑戰》(Trump vs. China: America’s Greatest Challenge)中一直在研究習近平對權力的鞏固,這本新書將在今年10月出版。

像很多極權主義者一樣,習近平也開展了所謂的反腐運動。從短期來看,這可能有助於習近平奪取大量權力。但是,從長遠來看,我懷疑這會造成嚴重的問題。

“反腐運動”和“親忠誠運動”不同。由極權制度強加的強制性反腐努力將被證明是具有破壞性的。習近平的強制性“警察國家運動”在教人們撒謊,讓人們說給中國共產黨(也是中國政府)的領導人他們想聽的任何話。

這一點(以及現代中國的許多方面)反映了喬治·奧威爾的《1984》——只不過現代技術和監控能力似乎超出了奧威爾的想像。在這個系統中,真相被恐懼所抹殺。忠誠度變成必須每天證明的事情——通過每一個思想、言論和行為。記住我的話:它會以糟糕的方式終結。

這實際上就是香港人正在抵制的。他們在自己家門口看到了暴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