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高倉健:一個渴望母親誇獎的小孩

如果說哪個日本演員能夠影響幾代中國人的審美,毫無疑問,高倉健的名字總會被第一個想起。

日本電影《追捕》橫空出世,1978年引進中國,放映後引起了巨大的轟動,反響熱烈。這是我國對外國電影採取開放政策後第一批引進的電影之一,高倉健也成為了第一代外國電影偶像。對於那個精神和物質都比較匱乏年代的人們而言,這部電影帶來了無比的期待和震撼。

張藝謀看了《追捕》,發誓說“有生之年一定要拍出這樣的電影”;葉京拍《與青春有關的日子》,多次提及《追捕》的台詞;張涵予看了《追捕》,從此夢想成為一個配音演員,後來還在中國版《追捕》中飾演杜丘;吳宇森直接翻拍了《追捕》,作為致敬。

片中高倉健飾演為人正直卻遭受陷害的檢察官杜丘,從此他冷峻沉默、高大剛毅的硬漢形象家喻戶曉。

在他硬朗深沉的男子漢外表下,其實是一顆溫柔堅定、重情重義的赤子之心。

母親是對高倉健的人生影響最大的女性。她的慈愛,讓高倉健走遍天涯心靈亦有歸處。她的嚴厲,督促高倉健潔身自好,追求完美。

看似矛盾,其實都是愛,是母親的愛成就了高倉健。

哪怕譽滿天下,功成名就,他還是小時候那個渴望得到母親誇獎的小孩。

01

母親去世時,高倉健在拍攝電影的重要鏡頭,因為工作繁忙,沒能及時趕回出席母親的葬禮。

後來他在追憶母親的文章中寫道:“人生會有銘心的喜悅存在。與愛慕的人不期而遇,即使化為白骨也不願與之分別的喜悅。人生也會有深切的悲痛存在。總有那麼一天,註定與熱愛無比的人分別的悲痛。然而,母親將永遠活在我的心中。”

他對周圍的朋友說:“我對我母親的祭奠,是在我心裡,我不需要別人知道。”

無論走到何方,他都會帶著母親的照片,恭恭敬敬地擺放在房間最顯著的地方,幾十年如一日。一件小事,演繹成一段傳奇。

母親的音容笑貌,伴他天涯海角,給予他無窮無盡的力量。也時刻提醒著他,千萬不要讓母親失望啊。

02

高倉健很小的時候,父親只身前往礦山工作,是母親艱辛地拉扯四個孩子長大。

他又體弱多病,8歲那年不慎染上肺病休學一年,還差點變成肺結核。母親一直陪伴照顧左右,無微不至,他方能平安成長。

但是母親又格外嚴格,斯巴達式的教育,從沒有嬌慣高倉健,有著自己的固執和原則。

母親為少年時代孱弱的高倉健操碎了心。高倉健步入社會摸爬滾打,母親又時刻擔心他的健康和安全,深知他拍戲之艱辛不易。

就像常說的那句話,當別人都關心你飛得高不高,只有少數人關心你飛得累不累。

他為主演的武俠電影拍攝海報,世界上只有母親一人僅憑海報便注意到高倉健的腳後跟貼著肉色的膏藥,知道他又生了凍瘡。

因為電影《八甲田山》,高倉健深入雪山拍戲,怕母親擔心並沒有告知。母親看了電影很是心疼,勸他以後演個好點的角色,別像個雪人一樣在雪地滾來滾去。

為此高倉健曾和母親開玩笑,說母親這會兒說幼兒園如何,一會兒又說寺廟、神社如何如何,希望他能夠捐款,可是他不努力工作就賺不到錢啊。

母親卻認真思考了良久回答高倉健,“都是我的真心,我希望你向幼兒園捐款,可是不願你在雪地里爬。”

這就是母親,可敬的母親,可愛的母親。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母親是高倉健漫漫人生路上永遠的明燈。

03

進入演藝圈一事純屬巧合,原名小田剛一的高倉健畢業於明治大學商科,卻因為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外形出眾的他誤打誤撞成為了東映的演員。

雖然本意並不想當演員,但他干一行愛一行,每次拍戲都全心全意地投入,用自己最真誠的表演打動觀眾。

高倉健曾嚴肅地表示:“演員的演技,不是你一個人的事!劇組所有人的工作都圍繞著你,燈光、化妝、道具為了你的演出,大家起早貪黑,站上整整一天,你奉獻的如果是糟糕的演技,就是對他們最大的不尊重!”

他是這麼說的,也一直這麼做,以超高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要忍。”這是高倉健的母親常常說的一句話,它支撐著高倉健穿越南極、北極、灼熱的沙漠以及酷寒的山間。

“雜亂的娛樂圈裡,我從未走過歪門邪道,只是因為不想讓母親傷心。”

在58年的從影生涯里,高倉健一共拍攝了205部影視作品。憑藉精湛出色的演技,高倉健先後獲得2次日本電影旬報十佳獎最佳男主角,4次摘得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男主角桂冠。

但高倉健為人低調從不張揚,自始至終恪守作為一個演員的本分,抗拒抵觸著演藝圈的浮華,沒有選擇隨波逐流。他不與政商過多來往,不搞花邊緋聞,不接受媒體採訪,不豪游、不攀附。這一切與母親的教導有著莫大的關係。

無論是從藝還是做人,高倉健都有著一套自己獨特的人格美學。

60歲後,他只拍喜歡的電影,花上好幾年時間慎重挑選作品。“只要是流行的,什麼都可以拍,我決沒有這樣的想法,對我來說,必須要是自己接受的題材和拍攝人員,若不能引起內心的震動,絕不接受。”

高倉健十分反感一些德不配位的影星:“為了迅速賺錢,過上奢華的生活,卻不懂得錘鍊演技,最後一事無成。如果不能用角色為電影注入靈魂,那作為演員就毫無價值!”

日本演員三田佳子對高倉健這樣評價:“健桑不像我們一般人這樣平凡地活著,他是像富士山一樣孤高地活著的。”

2013年,高倉健被日本政府授予文化勳章,載入日本文化史冊。

可以說他獲得了一位日本演員所能獲得的所有榮譽,但高倉健念念不忘、耿耿於懷的始終是母親的誇獎。

母親像位最忠實的影迷,一部不落地看完高倉健的所有作品,卻從未說過讚揚的話。

也許不是沒有自豪驕傲,只是字字句句母親都守口如瓶,藏在每一個關愛的眼神、每一句心疼的話語里。

這份愛,最是嚴厲,也最是溫柔。

硬漢如高倉健曾經寫下過這樣動人的文字:“人的心臟是可以支配肉體的啊!只有母親才能察覺到那肉色橡皮膏下面的腳後跟裂口,可是,她已經不在人世了。媽媽,我期待著得到你的誇獎,就是為了這個,我背著你討厭的刺青,污血濺身;去那遙遠的夕張煤礦,拍攝《幸福的黃手帕》;在冰天雪地里拍攝《八甲田山》;去北極、南極、阿拉斯加、非洲,奮力衝刺了三十多年。離別是如此的悲戚!總是如此······”

一年後,他溘然長逝,中日兩國無數人為之悼念緬懷。斯人已逝,敬仰長存。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還是會有些許遺憾的吧,高倉健一直是那個期待著母親誇獎的小孩啊。在母親面前,他的一切成就都只是人生閃耀的幻光。沒有誇獎,一切早已盡在不言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雨菡 來源:CCTV6電影頻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