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脫離中共 駕機起義投奔中華民國將士大全 這麼多!特多

台灣軍方技術人員表示,這套防逃系統與汽車防盜/防搶器的原理類似,一旦軍機飛至設定的方位與距離外,座艙內的紅色警示燈即亮起,飛行員耳機會發出警告聲音,同時將信息傳達至地面管制站及空中其它飛機。如果該機不立即轉向返航,防逃電子系統會自動放下機側減速板降低速度;若飛行員三十秒內仍不回頭,該裝置即自動鎖定油閥,減少供油量,使飛機無法加速直飛,必要時甚至將切斷油路。

1962年3月3日,解放軍海軍航空兵第6師第16團3大隊8中隊飛行員劉承司駕駛1架米格-15戰鬥機從浙江路橋起飛,起義飛抵台灣桃園機場。

劉承司駕駛的米格-15戰鬥機

劉承司

*******************************************************

1987年11月19日,中共解放軍空軍第49師中隊長劉志遠駕駛1架殲-6戰鬥機從福建龍溪起飛,以超低空穿雲而出,飛抵台灣清泉崗機場,獲黃金5000兩,後加入台灣空軍,授予少校軍銜。

劉志遠有意讓記者拍下舉手向國軍投降的照片

劉志遠

***************************************

1983年11月14日,解放軍海軍航空兵第6師第18團2大隊中隊長王學成駕駛1架編號83065的殲-5(米格-17)戰鬥機從浙江岱山機場起飛,在2架台灣空軍F-5戰鬥機的引導下在台灣桃園機場迫降。獲黃金3000兩,後加入台灣空軍,授予少校軍銜

*****************************************

1983年8月7日,空軍試飛團第二大隊副大隊長孫天勤借試驗飛行之機,駕駛試飛團045號殲-7Ⅱ(改裝英國馬可尼公司雷達,為殲-7M的研製做試飛)戰鬥機從遼寧大連機場起飛,飛抵韓國漢城K16基地。此次起義創造駕機起義者中職務最高、機型最新的雙記錄。

孫天勤,陝西鳳翔人,1937年出生,1950年小學畢業,1953年鳳翔縣中學畢業,1956年畢業於陝西省西安師範;同年8月作為空軍第一批從地方學校選拔的飛行學員入伍(高佑宗也在這一批里)。經過第2航空預備學校、第6航空學校、高級航校(11航校)學習,後被先後在航空兵第6師、航空兵第46師服役,文革期間因父親出身受牽連,遭停飛處理,送五七幹校勞動,後至空軍22廠工作,1975年恢復飛行,後被選入空軍試飛團。總飛行時數1200小時。當時家中有母親劉氏、愛人、18歲的兒子和13歲的女兒。

1983年5月初,孫天勤作為試飛小組成員,被派到大連周水子機場執行殲-7M試飛任務,孫期間一直在秘密地做具體的準備,精確地計算東飛航路,將大連到執行試飛任務的空中轉彎點,以及轉彎點到韓國的距離、方位詳細背記。策划過程的各個細節,在心中反覆的演練。8月5日的試飛任務期間曾計划起義,但因油料不足無法實施,只得不動聲色的按原定任務降落,等待下一次機會。

8月7日下午13點50分,孫天勤再次駕機執行任務,孫同僚機一起起飛,塔台通知可以直接進入轉彎點時,孫觀察油量表,認定油料足夠飛到韓國,於是立即開始實施起義飛行。首先迅速關閉應答機,按住無線電通話系統發話按鈕,讓僚機無法與塔台通話(兩機共用一信道與地面聯絡),然後掉轉機頭,緊急下滑轉彎,飛機高度從原來的8000米急劇降到1500米,同時故意急迫喊到:“座艙冒煙!座艙冒煙!”,以使航管人員以為飛機發生故障。當飛機繼續下降到500米高度,又喊:“不行了!我要跳傘了!”,然後不再回答,隨即貼海以高亞音速飛往韓國。飛過15分鐘後,為節省油料,重新爬升到6000米高度。

韓國方面於下午14時13分發現高速駛來的45號殲-7Ⅱ,隨即發放空襲警報,下午14點33分(漢城時間為15點33分),孫天勤駕駛045號殲-7Ⅱ降落在漢城K16空軍基地,隨即解除警報。

孫天勤起義後留下了一份二萬多字的<<告全黨公開信>>,這個東西赫然擺在宿舍的桌面上!

8月24日上午11時25分,接運孫天勤的華航專機自漢城一起飛,台北桃園空軍基地即奉命派出八架F-5E型戰鬥機升空待命,另8架F-5E型戰鬥機也在跑道進入戰備,當專機飛過琉球時,戰鬥機群己分梯次以不同高度及角度接近專機,伴護航行,並嚴密監視附近空域。專機通過台灣北部上空時,台中清泉岡空軍基地的四架F-104G型戰鬥機立刻接替護航任務,專機在12時42分降落在台中清泉岡空軍基地,“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與“總政治作戰部主任”許歷農上將,到基地迎接。下午乘車抵達台北,在“行政院新聞局長”宋楚瑜和“國防部軍事發言人”王淼少將的陪同下,孫天勤出席記者會。

9月1日上午,在“國軍文藝活動中心”舉行,由“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主持。舉行“義士孫天勤宣布脫離中國共產黨及頒授上校官階、獎章與獎金典禮”,孫天勤則於8月24日抵達台灣,獲黃金7000兩,以當時的國際金價,折算新台幣1.2億(折算現在的人民幣金價大約是3750萬人民幣)。並加入台灣空軍,授予上校軍銜。

孫天勤1984年8月21日在台灣與同是從大陸起義的音樂家李天慧結婚,退役後移民加拿大。

由於孫天勤在空軍試飛團擔任副大隊長、對中國大陸航空工業發展情況極為了解,為防止1967年吳文獻事件重演,台灣空軍部分作戰部隊,在孫天勤抵台前,即奉命一律停止休假,飛行員進入機場待命;同時,氣象單位嚴密監視遼東半島及大陸東部沿海氣象,情報單位也密切搜集大陸沿海軍機活動狀況,假設多種可能發生的狀況,並擬定各種防範戰術。

**************************

1985年8月25日,解放軍空軍飛行員蕭天潤駕駛1架轟-5轟炸機從山東膠縣起飛,飛往韓國,在韓國里里市迫降時發生事故,領航員孫武春死亡,蕭天潤受傷,並撞死地面的一韓國農民。9月20日,蕭天潤抵達台灣,獲黃金3000兩,而飛機上的報務員劉書義則根據其要求返回大陸。

蕭天潤在國父遺囑前宣誓

**************************

蔣文浩最後一位起義的大陸軍方飛行員

1989年9月6日,中共空軍航空兵第49師145團2大隊飛行員蔣文浩中尉(時年尚不滿24歲)駕駛40307號殲-6型戰鬥機從福建漳州龍溪機場起飛,降落在金門尚義機場。

蔣文浩,四川樂山人,1965年12月3日出生,1986年畢業於空軍第十三航空學校,起義前總飛行時數600小時,三級飛行員。家有父母、小妹與外婆。

中共認為蔣文浩起義的原因是“長期受資產階級自由化影響”,對台灣的經濟成就感到羨慕,對大陸的暫時落後感到失望,感到差距太大。起義到台灣的念頭一兩年前就已產生。

蔣文浩於9月6日(6-4後幾個月?)下午14點04分在福建漳州機場駕駛40307號殲-6型戰鬥機,執行高級特技訓練科目起飛後,當爬升至300米高度,即突然右轉45度,急速俯衝至超低空,航向130飛行。當蔣文浩飛近海岸時,航向右轉,貼海飛至金門邊緣,再將機首拉升到300米。

據蔣文浩說,當他脫離僚機單獨往金門方向飛行時,並未被僚機或雷達發現,當天晴空萬里,雲淡風輕,能見度相當良好,蔣文浩駕機到金門上空時,金門海空監視觀測所觀測兵甘霖首先目視發現,並立即呈報情報,而尚義、料羅外圍的中華民國國軍部隊,迅速實施對空射擊,計發射40毫米高射炮彈5發,12.7毫米機槍彈56發。蔣文浩立即大幅搖擺機翼並放下起落架,駐軍才暫時停止射擊,但仍繼續監視追瞄。蔣文浩隨即發現尚義機場,下滑進場落地,一共費時14分鐘。

蔣文浩選擇降落金門尚義機場,是擔心防逃系統發生作用,難以飛越海峽。據台灣媒體報道,自劉志遠起義以後,大陸空軍除了全面進行內部整頓外,並開始將東南沿海各基地的軍用飛機加裝“電子防逃系統”,台灣空軍在檢查這架殲-6型戰鬥機時,確實發現了電子防逃系統。中華民國軍方技術人員表示,這套防逃系統與汽車防盜/防搶器的原理類似,一旦軍機飛至設定的方位與距離外,座艙內的紅色警示燈即亮起,飛行員耳機會發出警告聲音,同時將信息傳達至地面管制站及空中其它飛機。如果該機不立即轉向返航,防逃電子系統會自動放下機側減速板降低速度;若飛行員三十秒內仍不回頭,該裝置即自動鎖定油閥,減少供油量,使飛機無法加速直飛,必要時甚至將切斷油路。因此蔣文浩只能選擇距大陸最近的金門降落,飛不過海峽。

為防止1967年吳文獻事件重演,7日晚上,蔣文浩換穿國軍海軍少校制服,搭乘國軍海軍例行補給船從金門出發,於凌晨駛抵澎湖馬公港,隨即由澎防部人員接至司令部休息;台空軍在8日早晨7時30分派一架BH-1900小型運輸機起飛前往澎湖,10時左右載蔣文浩抵達台北。下午3時半,舉行記者招待會。

由於六四剛過,事涉敏感,中共方面對此事作出低調反應,大陸媒體一律沒有報道,民眾幾乎一無所知,當時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7日在每周例行簡報中回答記者提問時簡單的說:“有關該架飛機的新聞報導,正由有關部門調查中。”

29日,蔣文浩公開聲明脫離中共,加入中華民國空軍。“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頒授其空軍中尉官階、干城乙種二等獎章及二千兩黃金支付憑證。?

1988年9月11日,大陸鑒於兩岸關係的緩和,宣布停止執行1962年頒布的對駕機起義的獎勵方法。1988年9月15日,作為9月11日大陸宣布停止執行1962年頒布的對駕機起義的獎勵方法的回應,台灣也宣布大幅度降低對駕機、駕艇來歸人員的獎金。

所以蔣文浩獲得的獎金由原先的五千兩減為二千兩,加之國際金價持續下跌,換算成當時市值,約摺合台幣2240萬元,尚不足在台北市東區購置一棟高級住宅。至於所獲頒的獎章,也由“干城甲種二等獎章”改為“干城乙種二等獎章”。加入台灣空軍後也未能晉陞一級職別軍銜,仍以空軍中尉任命。

在當時兩岸緩和的大環境下,蔣文浩的起義和林賢順的起義,都被兩岸官方刻意淡化處理。根據台灣當時一項快速民意調查,在658名有效樣本中,26%認為應淡化處理這次投誠事件,21%覺得應予強調;也有百分之七的人希望政府以「平常心」處理,不特彆強調,也不必淡化。25%認為應再減少獎金,24%的人主張廢止獎勵;17%贊成繼續維持。甚至有激進的民進黨人認為,應該依據“國安條例”判蔣文浩“非法入境”,應予遣返。

隨著兩岸局勢、國際環境的巨大變化,90年代以後,再無80年代兩岸對飛的“盛況”,蔣文浩成為迄今最後一位起義台灣的大陸軍方飛行員。

蔣文浩很快便退出台灣空軍,退伍後迷上潛水及海底生態攝影,成為著名海底生態攝影家,也擔任潛水教練。被“中國攝影在線”列為中國攝影家.

87年起義的劉志遠迎接蔣文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配圖編髮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