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他把頭伸進粒子加速器中 被高能質子束直接爆頭..

人受到比致命輻射高出上百倍的輻射劑量,那毫無疑問只有死路一條。

但奇蹟卻出現在了蘇聯的物理學家普戈斯基身上。

U-70同步加速器

上世紀60年代,在蘇聯的普羅特維諾市,建造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U-70同步加速器。

這台巨大的加速器直徑達到了1.5公里,利用電磁場將粒子加速後碰撞,幫助人類探索物質本質。

而原本運行良好的加速器,卻在1978年7月13日出現了一些故障。

控制台

通常來說,加速器出現故障不會關閉,因為大型加速器啟動後,需要半個月以上的時間預熱,製冷又需要半個月以上時間,全功率運行則需要半年左右。

如果環形管道某處出現故障,控制台通常會將環形管道內的高能粒子導向混凝土牆,然後工作人員再進入管道內維修。

當時,蘇聯物理學家普戈斯基正準備前往故障區,向控制台說明他將在5分鐘後到達,但結果他比預定時間早到,管道內的正在運行的高能質子束尚未被移除,而恰巧安全系統又出現漏洞。

普戈斯基就這樣,直接打開門進入了正在運行的加速器內部,被高能質子束直接爆頭。

大約10的12次方數量級的質子脈衝,通過了普戈斯基的左後腦,並從左臉穿出。

質子束的截面積只有2×3毫米左右,但測得它在進入後腦時有20萬拉德(輻射吸收劑量單位),而普通人一次性吸收500拉德的輻射量就可能在2周內死亡。

普戈斯基受到的輻射量,比致命輻射高出400倍。

被爆頭的瞬間,用他本人的話來形容就是見到了比太陽還要亮1000倍的光芒,但當時並沒有感覺到疼痛。

普戈斯基

普戈斯基立刻被送往莫斯科第六醫院,這時質子束的威力才開始體現。

左臉變得腫脹不堪,後腦的頭髮開始掉落,打擊點前後的皮膚開始脫落。經醫院檢測,左後腦枕部、左顳區、左耳骨迷路、鼻子左側軟組織,都被質子束貫穿損傷。

這還不是最令他擔心的,質子輻射這類的電離輻射會破壞DNA雙鏈和鹼基,使細胞無法正常複製,老細胞死亡新細胞無法誕生,器官組織就會走向死亡;過量的輻射還可能導致細胞癌變,引發癌症。

幾乎所有醫生都認為他活不了了。

在被質子束爆頭後的幾周時間裡,普戈斯基的左耳喪失了部分聽力,左臉變得僵硬不能動彈,還引發了陣攣性癲癇。

但神奇的是他並沒有死,這次傷害對他來說甚至都沒有損傷智力,還順利地拿到了博士學位。

多年後,有人將他的左右臉進行對比,發現右臉布滿了皺紋,左臉皺紋卻很少,被人誤以為是質子束能使人變得年輕。

其實,普戈斯基的左臉已經癱瘓了,無法做出表情,皺紋自然就少了。

說到這裡可能就有疑問:為什麼受到如此大劑量的輻射,還能活著?

這是由於質子束高速穿過大腦,它們的直徑只有10的負15次方米數量級,絕大多數質子都從面部穿出,並未留在大腦內,雖然輻射劑量大,但也只在人體內釋放了極少的能量。

再加上當時環境並非真空,空氣也消耗了質子束的能量,沒有傷及大腦重要區域和血管,普戈斯基才能得救。

真正致命的並非穿透性輻射,放射性核素通過呼吸和食物攝入體內才最致命。

時至今日,普戈斯基將近80歲,每6個月就需要前往莫斯科放射診所進行檢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