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20歲紅透倫敦 40歲破產 她是中國第一位007邦女郎

她是中國第一位007邦女郎,曾紅透好萊塢,她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她說“我是上海的女兒”,但中國人卻對她知之甚少。今天,就帶你走進這位傳奇女性的世界。

她是第一位中國007邦女郎:性感妖嬈、高貴冷艷;

同時,她也是新版《紅樓夢》賈母的扮演者:位高權重、不怒自威。

▲李少紅版《紅樓夢》劇照

兩個迥然有別的角色中間,隔著的,是近半個世紀的光陰。山河改換,天上人間,無非歲月。

1

無數個“第一”,是她獨領風騷的實力之證。但這份傲視群儕的簡歷不足以概括周采芹的一生,卻輝映著她生命中那些最耀眼的光芒。

周采芹,1936年11月30號出生。“思樂泮水,薄采其芹”,父親擷詩經古風,意祝女兒雅才高致。

周采芹的父親周信芳是與梅蘭芳齊名的京劇大師。他創造的“蒼勁有力、雄渾豪邁”的麒派藝術自成一體,影響深遠。

▲周采芹的父親周信芳

有人用清代姚鼐的話來評價他:“溫深徐婉之才,不易得也。然其尤難得者,必在乎天下之雄才也。”

周采芹的母親裘麗琳是民國上海灘第一名媛,裘麗琳的父親裘仰山同時擁有謙和茶莊與致和錢莊兩家產業。

▲周采芹的母親裘麗琳

因家裡的極力阻撓,裘麗琳當年是通過私奔才獲得了與周信芳比翼齊飛的機會。從和丈夫生活在一起的那一刻起,裘麗琳就不得不去適應周信芳所生活的世界——她曾隨身攜帶一把小槍,陪伴丈夫在北方各省“跑碼頭”三年。

他們的三女兒周采芹,就出生在巡演途中的戲廂里。

因此,流浪彷彿成為了周采芹的“宿命”,自17歲起,她便開始在海外闖蕩。

1953年,周采芹被父母送到英國倫敦皇家戲劇學院深造,她是該院首位華裔學生,也於多年後成為該院首位華裔院士。

周采芹憑著過人的表演天賦,成為第一個登上倫敦西區舞台主演的中國演員。

▲年輕時的周采芹

黑髮如瀑、明眸善睞,高開叉旗袍裹著她玲瓏婀娜的腰肢。上個世紀60年代,她是倫敦西區和百老匯既嬌媚可人又風情萬種的“中國娃娃”。

但真正令她聲名大振的,是上世紀50年代末因主演《蘇絲黃的世界》而紅遍倫敦。

這部話劇連演三年,場場爆滿,周采芹的名字在倫敦西區威爾士劇院的燈箱廣告上閃爍了兩年。

▲倫敦西區威爾士劇院閃爍著《蘇絲黃的世界》圖|周采芹私人照片影印

“但願你認識的那個蘇絲黃能像采芹演的蘇絲黃那麼好”諸如此類的評價,讓周采芹成為英國舞台上,最風韻靈動、最深入人心的東方女性形象之一。

受其影響,那一年的聖誕節,旗袍成為風靡倫敦的流行晚裝。時尚圈的金髮美女把頭髮拉直、染黑,用黑筆把眼睛畫成東方式的杏仁眼。

沒有人能料到,這部話劇能產生如此強烈的轟動效應。她在倫敦皇家戲劇學院的同學們曾料定,以她的相貌,畢業之後肯定找不到工作——倫敦的舞台上不需要一張東方人的臉。

規則是用來打破的,而不僅僅是用來奉守的。當你屈從一種成見時,便意味著,你已經成為它的“同盟”。

她通過寫自薦信的方式極力為自己去爭取演出的機會。當倫敦的舞台上從此閃耀著一張明艷照人的東方臉孔時,她用無可爭辯的魅力征服了一切懷疑者和不屑者。

一舉成名後,她曾被大師安東尼奧尼青睞,參演了電影《放大》,她驚鴻一瞥的出場,便牢牢攫取了眾人的目光。

周采芹另一個被人津津樂道的角色是“邦女郎”,在《雷霆谷》中,她出演一位美艷而毒辣的中國娃娃,和肖恩·康納利演對手戲。

▲《雷霆谷》劇照

周采芹也因此成為第一位華裔“邦女郎”,比1997年出演《明日帝國》的楊紫瓊,早了整整30年。

此外,她在《六福客棧》等一些電視片集中也有精彩的表現。

周采芹作為第一個在英國出版中英文唱片的中國歌手,其中英文版本的《第二春》曾在亞洲連續兩年獨佔排行榜首位。

當時的倫敦盛傳著“男有李小龍,女有周采芹”的說法。

在很多人眼裡,她是儀態萬方的中國公主,也是自信洒脫的百變嬌娃。

▲周采芹參加名流宴會

2

周采芹在英國風頭正盛時,卻因投資房產失利,賠光了所有的積蓄。

從巔峰跌入谷底,讓她一夜入冬。曾經養尊處優的富家大小姐,一下子淪為一文不名的窮光蛋。更何況那年,她已經40歲了。

她在公寓里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藥,企圖以死獲得解脫,最終被救。在黑暗中躺了漫長的17天後,周采芹才漸漸恢復了生活的勇氣。

但比死更難的是活下去。為了生計,周采芹去了洛杉磯,到處打零工:去弟弟的餐廳做領班;在哈佛大學的宿舍裝信封;整理哈佛大學科學藝術學院的檔案;到保險公司當打字員……

那時,她穿著從二手服裝店淘來的三塊錢的大衣和一塊半的塑料靴子,在霓虹閃爍的大街上踽踽獨行。沒人知道,這個眼神依然明亮倔強的中國女人,當年擁有過的風光無限:“拳王阿里是她的座上賓,英國工黨領袖喬納森以和她戀愛為榮,伊麗莎白和她成為摯交。”

昔日的錦衣玉食和萬千榮光,皆成前塵。但真正的名媛,既有輝煌時的意氣風發,也有置身谷底時的凜凜傲骨。

拒絕“華裔食神”弟弟的救助,即便被關在精神病院里,也無法阻擋住她對舞台的熱愛。後來,她去塔夫茨大學刻苦攻讀戲劇,然後回到倫敦,入職劍橋劇社。

但劍橋劇社演員的最高周收入只有90美元。周采芹在劍橋劇社度過了三年苦行僧般的演員生活,並在《奧瑞斯特亞》和《紅字》里演女主角。

周采芹出演《紅字》中的女主角海斯特·白蘭時,剛一出場,便引起鬨笑。因為小說里的白蘭是高大的蘇格蘭女人,而她那麼嬌小,又有一張東方人的臉孔。

但短短的幾分鐘後,觀眾開始屏氣凝神,因為從來沒有人把白蘭的複雜多變演得那樣層次豐富:人前謙卑有禮;人後倨傲荏弱。

她重新在舞台上大放異彩。

1993年,57歲的周采芹勇闖好萊塢,叩開了好萊塢的大門——她和俞飛鴻、鄔君梅一起出演了好萊塢歷史上第一部全亞裔主演的電影《喜福會》,這部電影轟動了全美。

《喜福會》第一次令好萊塢正視了真實的華裔形象。

▲《喜福會》劇照,左四為周采芹

當年,華裔女演員最吃虧的是找不到好角色,大多時候充當的就是花瓶。

“我是好萊塢電影里第一個真實的東方女人形象,這毫不誇張。之前,華人女性只有兩種角色,傭人或是三從四德的婦女。男人則不是弱者就是流氓。東方演員長期以來是被壓迫的。我是反抗者,雖然代價很大,但我覺得是值得的。”

所以在決定她“生殺予奪”大權的導演面前,她從來不是那個唯唯諾諾、低眉順眼的演員。

這口吐納於胸襟的硬氣,是她從父母那裡就學到的。

幾年前,接受採訪時她說:“我17歲出門的時候媽媽就告訴我,你要給中國人爭氣,你要給演員爭氣,你要給女人爭氣!現在我快80歲了,我要給老年人爭氣,所以我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退休。”

1998年,周采芹在百老匯主演了《金童》,讓她成為唯一一個在大西洋兩岸主流舞台劇中領銜主演的亞洲演員。

2006年,周采芹與鞏俐、章子怡共同出演《藝伎回憶錄》。華人世界幾大頂級女演員首次同台,也促成了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

▲《藝伎回憶錄》劇照,周采芹與鞏俐

年過七十,周采芹成為新版《紅樓夢》里的賈母,舉手投足間,氣度非凡;

2016年,周采芹與周杰倫合作《驚天魔盜團2》;

▲《驚天魔盜團2》中,周采芹飾演周杰倫的奶奶

今年5月,在周采芹主演的電影《幸運的奶奶》里,她不僅輕鬆自如地運用了各種幽默橋段,而且毫不服老地挑戰了不少激烈的動作場面。

最終,這位犀利冷漠卻智慧強大的亞裔老太俘獲了一眾北美觀眾的心:“能在一部以唐人街黑幫為背景的動作喜劇里,看到主角是83歲仍神采飛揚的周采芹,是多麼幸運的一次觀影體驗。”

耄耋之年,仍寶刀未老。心無礙,藝無境。人們從中看到了一個從不以年齡為自己設限的巨星風采。

▲《幸運的奶奶》劇照

3

周采芹17歲離開中國去英國,她以為她的人生剛剛開始,與父親的再次團聚指日可待,但這一別竟成為她和父親的永別。

1975年,周信芳因在十年浩劫中遭到迫害而去世。

而她的母親,曾經風華絕代的上海灘名媛裘麗琳,因為被批鬥虐打而身染重疾,在醫院急診室的走廊里離世。

但裘麗琳海外的5個子女,因為消息被封鎖,沒有人知道家裡的變故。

沒有追悼會,沒有葬禮,她的骨灰孤零零地被遺棄在某個角落裡。

而母親7年前來倫敦看她的那一面,竟成為她們的最後相見。

後來,當周采芹終於知道母親去世的消息後,長慟不已。此後,她生命中那些再光焰灼灼的時刻,都不及母親留給她的最後溫暖。

在她眼中,像父親母親那種情比堅金、恩愛美滿的婚姻太少了。

▲周采芹父母

父母浪漫傳奇的感情經歷讓周采芹對愛情充滿了憧憬和幻想,不過,她的感情道路卻並不順暢,她的兩次婚姻都以離婚收場。

結束第二段婚姻的時候,周采芹才26歲,從那時開始,她便放棄了對家庭和婚姻的追求。此後,她再也沒有動過結婚的念頭。

▲周采芹和第一任丈夫

不過,這兩段婚姻,也讓她更好地審視了自己,明白了對於自己來說,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母親從來沒有告訴她要嫁一個有錢人,反而是教導女兒要有學問,要有本領,女人才能自由,隨便哪裡都能去。

晚年周采芹接受採訪時說:“做一個賢妻良母是很boring(無趣)的。”在她魅力十足的外表下面,是一顆追求更寥廓世界的靈魂。

鳳棲於梧,亦可翱翔九天;溪行桃花源,亦能匯汪洋。

當她沒有將“賢妻良母”當做畢生的“事業”時,她收穫了生命中更豐富的可能。

4

1981年,受曹禺和金山的邀請,周采芹成為中戲第一批回國任教的“海外專家”。

在中央戲劇學院任教期間,她毫無保留,傾囊相授。為中戲學生導演的莎士比亞名劇《暴風雨》,上演後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老戲骨杜源有幸在學生時代就與周采芹結緣。他提到周老師教學表演的方法總是不落窠臼、別出心裁,那是他們第一次學到如何讓演員全方位地“解放天性”。

她變革了國內的很多僵化刻板的表演教學法,一些優秀演員憶及當年,都直言深受周采芹表演法的影響。

▲長壽美劇《實習醫生格蕾》中,周采芹飾演Yang的媽媽

去年因《殺死伊芙》而榮膺首位亞裔視後的吳珊卓,曾在《實習醫生格蕾》里與周采芹搭檔過母女。

她對周采芹充滿了崇拜之情:“印象最深刻的是周老師強大的氣場。在舞台劇排練後半段,幾乎是她在教我怎麼演,我受益匪淺。”

據說,周采芹演過好萊塢所有亞裔演員的媽媽。

她25歲時失去媽媽,在此後半個多世紀的歲月里,對母親的回憶和演繹貫穿了她的餘生。

而今生今世,她記得父親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你要永遠記住,你是一個中國人。”

周采芹2001年獲得美國艾美獎終身成就獎,成為中國人在海外闖蕩的卓越代表。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歷史是應該被記錄的,尤其是那些濃墨重彩下的光芒。

她的自傳《上海的女兒》出版後,紐約時報用“扣人心弦”來形容她的書及她充滿戲劇性的一生。

作為第六代導演的陳苗女士,與周采芹是相識近二十載的老友,因為有感於她極富傳奇色彩的人生經歷,和植根於血液中的勇敢、獨立和頑強精神,在歷經了6年的採訪與拍攝後,一部反映周采芹史詩般人生的人物藝術片《上海的女兒》即將問世。

▲《上海的女兒》海報

她是上海的女兒,更是中國的女兒。

見過世間最繁華的盛景,也經歷過人生最狼狽不堪的時刻;曾有萬眾聚焦的華彩,也有寂然落幕的黯淡;曾盡享天倫之樂,也備嘗家破人亡的悲愴。

大起大落的際遇,從未讓她臣服過生活的任何刁難與殘酷,她一直說,“至今還沒有教會自己相信命運”。

“父親給她一個戲劇的夢,母親給她獨立的意志,而她自己則帶著天生的激情和桀傲的個性,在東西方文化的碰撞中吸取生養的活力。給自己創造了一種充滿奇彩的生活。她的故事的確堪稱傳奇,之所以非同凡響,是因為全然由自己特立獨行的性格造就。”

周采芹少時起即接受的是淑女式的教育,但淑女和公主只合溫室濡養,她亦曾三千寵愛於一身,然而在歲月的千迴百轉中,在命運的波瀾起伏里,“女王”二字卻被她雕刻成生命中最閃耀的徽章。

《霸王別姬》中,少年程蝶衣被戲班子師傅教導:“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誠如斯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世界華人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