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唯色:有關那場火劫的詩

【果然忘性大於記憶……】

果然忘性大於記憶,

僅僅八個月,幾乎無人再談起那場大火。

當我再次走入那間幾乎恢復原樣的覺康[1],

聞不到絲毫焚燒的氣味,各種供品的味道更加濃烈,

至尊之像亦如事發前一樣豐滿甚至更加豐滿,

這與每天不停地、反覆地上金有關。

看上去像純金打造的華蓋過於嶄新,

畢竟不是原物,未經數百年的香火熏染,

周遭站立的菩薩們微笑如常,

似乎就地轉世瞬間便可完成。

一位面熟的僧人打斷我的問話,

以平靜的表情平靜的聲音說“囊達敏杜”[2],

“沒有任何事發生嗎?”反倒是我不平靜,

而他再多的一句也不肯說了。

或者我應該繼續講述吱吱[3]的故事,

是吱吱,而不是潛藏於現代交通工具之內

悄然而至的、接踵而至的外地老鼠。

那些拇指長的吱吱,灰白色,小小的眼睛亮晶晶,

往昔在白拉姆[4]像前跑來跑去,

啄食著銅質器皿里供放的青稞,

已被在此安營紮寨的老鼠咬死殆盡。

我曾在這裡目睹過驚人的一幕:

一隻只黑色的、碩大的老鼠揮舞著尾巴,

爆呲著尖利的牙齒,公然地在各個佛殿馳騁著,

朝聖者趕緊紛紛閃開,像是生怕被咬住……

對了,造成火劫的元凶,會是這些壞傢伙么?

還是說,另有肇因卻不可告人?

是不是除了日日上金,更迫切的是需要重塑記憶?

金光燦爛的覺沃佛[5]無欲無求,反而是

需要覺沃佛護佑的人們爭相付出各種獻供,

似乎如此這般,雙面人的生活才不致失去平衡,

這是多麼地啼笑皆非。

2018-9-6,拉薩

注釋:

[1]覺康:ཇོ་ཁང་།(Jokhang),拉薩大昭寺供奉佛祖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的佛殿,是最中心的神聖佛殿。

[2]囊達敏杜:སྣང་དག་མི་འདུག(Ngadak mingduk),沒事、沒關係、沒問題的意思。

[3]吱吱:ཙི་ཙི།(Tsitsi),老鼠。

[4]白拉姆:དཔལ་ལྷ་མོ།(Pel Lhamo),大昭寺二、三樓之間拐角處有兩尊女神的神聖塑像:長著蛙臉的白拉白東瑪與三目圓睜、露齒而笑的白拉姆,都是萬神殿中居首位的女護法,也是大昭寺乃至拉薩的大護法——吉祥天女班丹拉姆示現的不同法相,但在民間傳說里是班丹拉姆的女兒。這兩尊塑像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砸,文革後塑新。

[5]覺沃佛:ཇོ་བོ།(Jowo Rinpoche),即拉薩大昭寺主供佛像——佛祖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藏人又尊稱“覺仁波切”,意為釋迦牟尼至尊之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