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90後女孩的自述:我想逃離這個國家

接著就來了很多警察,他們先把我的手機搶走,查看,然後刪掉了我拍的照片,原來他們不想讓人知道這個秘密的地方,然後罵我,上來踹啊!踢啊!扇耳光,拽頭髮,擰胳膊,咔,一下子把我胳膊反擰過去,一群年輕人圍著我看,看我不服,準備把我帶走。這時我媽看到了,她說,「你去哪裡?」我說「他們要帶我走」,我媽就開始哭,她擔心我畢不了業……

蔣煉嬌畢業照。(大紀元)

按:這是一個從小被迫與父母分開的女孩,七歲時回到父母身邊,開始修煉法輪功;九歲隨全家到北京天安門上訪,之後父母被判刑、勞教,失去呵護的她和妹妹哥哥也失去自由,被監控,餓肚子,挨凍,遭人欺辱……

父親在監獄裡遭受酷刑,腿被打折,不會說話了,後來又因寫了一個「善」字再次被勞教;母親常常被從家中拖走……她記不清十幾年來父母被抓了多少次,但當她講出自己的經歷,卻又招來中共對她全家人的再次迫害。

2016年10月,已經長大成人的女孩,25歲的蔣煉嬌終於成功逃離了中國。本文據採訪視頻整理出她的坎坷經歷。

蔣立宇(左)和姐姐蔣煉嬌(右)。2010年攝於蔣立宇家鄉。(蔣煉嬌提供)

如今,蔣煉嬌的妹妹蔣立宇,因2017年5月12日夜在北京因張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北京市石景山廣寧派出所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4年,現關押在湖北省武漢市江漢經濟開發區江達路28號5監區入監隊(郵政編碼:430024;監獄電話:+86027-83556010)。希望有緣人能給蔣立宇郵寄信件等,鼓勵她繼續堅持自己的信仰。

(續前文)

我經歷這麼多,竟然沒權利說出來。

2014年,我把我從小到大的經歷寫出來,題目是「從我九歲起,迫害至今未停」,放到了網上,文章里我講了自己的經歷,也講了爸爸媽媽這麼多年的苦難。沒想到,又招來了對我們家的迫害,我經歷這麼多,竟然沒權利說出來。

那是2014年5月份,我打電話給家裡,沒人接,我們幾個孩子都不知道我爸媽去哪裡了,我直覺我爸媽又出事了。因為前幾天我媽電話說警察找他們了,說我在網上寫了甚麼東西,裡面有我爸爸的名字。

我想回家去找我爸媽,我要知道他們在哪裡,我要知道他們的生死,我爸爸當年差點沒被打死啊。

我請了十天假,回家了,到處問,問醫院,問派出所,沒人說他們在哪裡,最後有好心人告訴我,他們被秘密綁架到一個洗腦班了,好像是在鄖縣的一個小鄉鎮。我找過去,在鄉鎮的辦事處旁邊,有一個破舊的學校,那地方連門牌號都沒有,房子挨著山根,全是水泥糊的,只有下面一層有窗戶,我用手機拍了這個地方,我想我爸媽可能在裡面。

於是我在外面喊爸爸媽媽的名字,我媽和我爸真的從窗戶探出頭來,他們讓我趕緊離開這裡,有個過路的農民也說,「你還是走吧,你救不了你父母,還會被抓的。」我說,「我父母沒幹任何壞事啊,不應該給關到這裡。」我大聲喊「還我父母!」

接著就來了很多警察,他們先把我的手機搶走,查看,然後刪掉了我拍的照片,原來他們不想讓人知道這個秘密的地方,然後罵我,上來踹啊!踢啊!扇耳光,拽頭髮,擰胳膊,咔,一下子把我胳膊反擰過去,一群年輕人圍著我看,看我不服,準備把我帶走。這時我媽看到了,她說,「你去哪裡?」我說「他們要帶我走」,我媽就開始哭,她擔心我畢不了業……

我被帶到湖北十堰的一個法制學習班,那兒好像叫牛頭溝,只有我一個法輪功,其他全是信道教的、基督教的,都要被洗腦。法制班是不講法制的,讓不知哪裡來的年輕人打我,用手銬銬我,用毛巾塞我嘴巴。警察辱罵我,威脅我,說要給我判刑,送我去監獄,說我勾結國外反華勢力,顛覆國家政權……

我只請了十天假來找我爸媽,十天到了,他們還不讓我走,我就開始反抗,我說我要回學校,他們不許我出去,我站起來要走,兩個阿姨就把我推到牆上,掐我脖子。我掙脫後,一個小夥子又把我扭銬住,我喊起來:「放我回家!」他用毛巾塞住我的嘴:「不許喊!」我被扔到床上,他伸手要打,旁邊一個阿姨勸住了。

後來他們把我一隻胳膊鎖銬在床上,我不能上廁所不能活動了,那些阿姨圍著我,不斷地說髒話,辱罵我,她們說,「你不是想回家嗎?你罵你師父就能出去。」阿姨還說,「不轉化把你關在這裡打,沒人知道的,因為房間的牆上都貼上隔音板了,也沒有攝像頭。」我明白了,在中國的洗腦班裡,把你洗腦成一個罵髒話、欺負別人、毫無道德底線的人,你就可以獲得自由了,就可以回家了,善良的人你就永遠呆在這裡吧,這就是他們的思想轉化工作。

……但後來他們還是把我放了,那個610領導威脅我:「以後不許在網上寫東西,如果寫了就再抓你!」我說,「你們要動我父母我就再寫。」

為甚麼我不是外國人呢?我為甚麼要生在這樣一個國家?

我在網上寫了文章之後,不但我父母被抓走,我也被學校找去了,輔導員和院書記問我是不是寫了甚麼,我就說:「老師,你們去看看那篇文章,我到底寫了甚麼?我只是在敘述我從小到大的一些經歷,沒有一點說謊,這違法嗎?我沒有說話的權利嗎?」但老師說:「你還想不想畢業?」

同學基本不敢跟我說話了,我在宿舍里都感覺不安全,我不能再和她們說心裡話,她們會被老師找去談話,我的一言一行可能都會被彙報,彙報給學校,因為學校跟當地公安局有聯繫,學校會彙報給警察,我有辦法逃離這地方嗎?

我走在校園裡,這是我的學校,現在是我最想逃離的地方,這是給我造成恐懼的地方,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甚麼,我害怕被北京這邊的警察帶走,我不能讓自己被他們抓到……

我心裡很苦,我的家人遙不可及,我爸媽他們自己都保護不了自己,在北京我沒有親人,我的同學不可信賴,我的國家保護不了我,我的學校老師保護不了我,我唯一想到的,也許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幫我?我當時只想奔那兒去,那兒也許能把我保護起來?

我是晚上去的美國使館,我不敢白天走,我知道同宿舍的可能盯著我呢,一般晚上我都去圖書館,不會引起注意。我把書包收拾收拾,裝了幾件衣服,大概查了地址,我就去了,沒想到他們下班了。我在那附近走了好幾圈,聽到巡邏的工作人員對話筒說話:有個背著書包的人,穿甚麼樣的衣服,在那走來走去。我聽到了這個,越發害怕起來。

我心裡撲通撲通跳,旁邊有個星巴克,我就進去了,我試著和外國人交談,一個美國小姑娘在看書,我就跟她用英語說,「I am a Falun Gong practitioner. I need your help. Can you give me a hand?」(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我需要幫助。)她竟然很害怕,把書收起來走了。我也怕得發抖,我買了一瓶可樂,一瓶冰可樂,是夠冷的了,我邊喝邊站著發抖,後來我在外邊逛悠,拿著沒喝完的冰可樂,看著那些從容的外國人,我想為甚麼我不是美國人呢,那樣我就不會這樣恐懼了,這樣拚命地想逃出這個國家,我為甚麼要生在這樣一個國家?如果我是外國人,我也許不會這樣恐懼,不會這樣眼巴巴乞求別人的幫助,不會這麼害怕地在這兒走來走去,怕甚麼呢?我怕的很多,我不能被他們抓到手裡,我是年輕人,我知道他們已經活摘了很多年輕人的器官,我不知道未來我會不會被活摘器官……

恐懼,這種恐懼不僅我能感受到,我的同學,我的老師,連那個美國小姑娘,都被恐懼籠罩,可能在共產黨的社會所有的人都恐懼吧。我知道我的同學其實都很善良,我和她們講過我的遭遇,她們也很同情,但當老師威脅他們,所有的同情就會被恐懼佔據,同情弱者在我們國家是需要勇氣的,她們不敢同情,她們不敢和我說話:在中國,即使你不學法輪功,你同情他們就有可能也會被迫害。哪怕是老師、父母、朋友,在這個國家,沒有信任,沒有安全的場所,連你的思想都藏不住,都要挖出來,都要按照政府的意志轉變。

我的無助甚至不能和任何人訴說,同學知道了,老師就會知道,我會被談話,我這邊一有事兒,我們家那邊就知道了,就會招來警察。

最後我還是回學校了,在忐忑不安中,我畢業了……那天拍畢業照,同學們都很開心,我臉上也強裝笑容,我心裡愁苦,但我不能和任何人說:那天我父親還給關在洗腦班,不知甚麼時候能回家……

蔣煉嬌畢業照。(大紀元)

我為甚麼想逃離這個國家

我只是說了真話,就給我們家再次帶來恐懼,我爸媽本來一直被騷擾,現在更不得安寧了,院長辦公室現在搬到我們家的旁邊,監視我家就更方便了,現在我給家裡打電話都是要非常小心的,我最後一次回家,因為害怕有人知道我回家,爸爸不讓我出屋,上廁所時,要讓我媽看看周圍沒有人的時候才能出去,媽媽把飯從廚房送到堂屋,我才能吃飯,一整天都要躲在屋子裡不能叫人看見!

我想逃離這個國家的想法,是從我突破網路封鎖翻牆出去的時候,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那和我的國家完全不一樣,那時我就想離開,我就想逃離這個國家。

我畢了業,但像我們這類人,在中國找工作不能說自己煉法輪功,否則很難應聘成功。我當過實習記者,我在中國最後一份工作也是記者,這工作常常就是逼你說假話,不說假話這工作你就做不下去,你就很難生存。

我身邊的一些同修,他們從我認識他們開始吧,就在不斷地出事,被騷擾、綁架、判刑,有些現在還關在監獄裡邊,被判刑好幾年。年輕人沒有工作,老年人被取消退休金,這個群體在這個國家生存總是很困難,我也不知道自己哪天會不會被抓,或者怎麼樣。

在這個國家裡,你所有的生活都被監控,每逢節假日,五一、十一,或者他們開會,大街上、地鐵里就有很多便衣,我上班的路上還不到5米,就有穿黑衣服的戴紅袖標,手裡拿著步話機,監視每一個人。

一個很小很小的事你可能就被抓了,你手上帶一本《轉法輪》,去同修家一趟,把真相傳單給別人,一個翻牆軟體,一個小U盤,一個mp3播放器,更甚者,如果你在街上對一個人說,你了解法輪功嗎?這樣一句話,就有可能被抓,被關進精神病院,都能判你好幾年,更甚者失去生命,這麼大的國家容不下這麼小這麼正常的事!

我知道如果我逃離中國,我們家又在缺失中了,我家一直都在缺失中,到現在為止,我們家都沒有一張完完整整、最起碼都穿戴整潔的全家福。小時候是因為逃避計劃生育,我和妹妹不能和爸媽生活在一起,交了罰款回來後不到一年,爸媽又因為修煉法輪功雙雙被關押,之後我們孩子各奔東西,之後我回家爸媽都感到恐懼!我希望,我希望有一天不再恐懼,在開心快樂的狀態下,我們全家能夠拍一張完整的全家福,我希望那一天快快到來!#

(全文完。)

蔣煉嬌終於逃離了中國。(大紀元)

附:蔣煉嬌簡歷

1991年2月25日出生在中國湖北省十堰市鄖縣。

1998年,在湖北省十堰市鄖縣鮑峽鎮小學讀小學一年級。

2000年,與父母上北京天安門請願,被停學幾個月,2001年接著讀四年級。

2004年,湖北省十堰市鄖縣鮑峽鎮中學讀初中。

2006年,在湖北省十堰市第二中學讀高中。

2010年,考入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專業是漢語言文學。

2014年畢業,從事過幼師、收帳、教務、航空客服、記者等工作。

2015年,在訴江大潮中,24歲的蔣煉嬌向中共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