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讀史到底有什麼用

首先我給大家講兩個故事,都是真實的故事。

故事一:

1900年鬧義和團時期,清軍神機營有個兵,名叫恩海(滿洲正白旗),他開槍打死了當時德國駐華大使克林德(Clemens Freiherr von Ketteler),打死克林德這個事是對是錯,我們在這裡就不討論,可是打死克林德之後,恩海貪圖克林德的財物,他搜走了克林德的一塊銀表,然後呢,恩海把這塊銀表當給了當時北京城的一家當鋪,換錢用。

八國聯軍攻破北京之後,聯軍的偵探就開始查:當時是誰打死的德國公使克林德。怎麼查呢?就查這塊表,結果從當鋪找到了這塊表,順藤摸瓜,就逮住了恩海,這恩海倒也是條漢子,敢做敢當,供認不諱,結果很快就被處決了。

故事二:

1931年6月,日本帝國有個軍事間諜,名叫中村震太郎的,跑到東北的荒山野嶺,測繪軍事地圖,被當時張學良的東北軍團墾三團逮住了,團墾三團就地處決了中村震太郎,然後呢,團墾三團的將士貪圖財物,將中村震太郎的手錶摘了下來,當給了當鋪。

後來日本帝國看這個中村震太郎,到北滿去調查兵要地誌,怎麼就沒有音訊了呢?於是派人去查,結果也是從當鋪入的手,查到了中村震太郎的手錶,然後通過當鋪的老闆,順藤摸瓜,最後查清楚了:原來真的是中國東北軍團墾三團殺的中村震太郎,於是日本方面就派人瘋狂搜捕當時的涉案人員,其中團墾三團有個名叫陸鴻勛的,就被日軍逮住了,立馬處決,說是給中村震太郎報仇。

讀到這裡,我想很多讀者應該都有所感悟了吧?這兩個真實的歷史故事,它們之間有什麼關係?答案是:它們是歷史重演的關係。事實上恩海殺人貪圖贓物因而喪命的故事,已經非常清楚地警示後人:殺人是不能貪圖贓物的,為什麼?因為贓物會出賣你的凶手身份和行蹤。當然了,我這裡不是教你殺人,這只是在談歷史。

我們假設30年後的中國東北軍團墾三團將士是一群喜歡讀史的人,他們理應知道恩海的舊事,理應吸取恩海的教訓,中村震太郎是一把火燒了,毀屍滅跡,要知道當時並沒有DNA鑒定技術,假如三團的兵不貪圖中村的手錶,也許日本方面永遠也查不出來是誰殺的,團墾三團的陸鴻勛也不至於因此丟了性命。

恩海的故事和陸鴻勛的故事完完全全就是翻版,是歷史重演,團墾三團的涉案將士不讀史,所以丟了命。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讀史,到底有什麼用?答案是:讀史除了給予愛好者娛樂之外,更重要的是告訴我們:歷史上的前人做過什麼事?都有什麼樣的後果?什麼樣的錯誤,我們這些後人不能再犯?

歷史是一面鏡子,它能提醒我們避免重走前人走過的彎路和錯路,在有些時刻,就像陸鴻勛案一樣,讀史是可以救命的,不讀史是足以害命的,讀史不是能掙多少錢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保命的問題,它比掙錢的意義,重要多了。

再講一個故事,也是真實的故事:

1918年,中國北洋政府追隨西方帝國主義列強,出兵俄羅斯西伯利亞,武裝干涉當時西伯利亞境內新生的布爾什維克政權,你沒有看錯,1918年,中國軍隊出兵俄國西伯利亞,攻擊人家的新生布爾什維克政權,也實際參加了一些零零星星的小規模戰鬥,後來這支中國部隊是什麼時候回國的呢?是在1920年撤兵回國的。

對於這件舊事,我們中國人不痛不癢,但是在俄國人那邊,人家不是這樣看的,後來蘇聯在自己的教輔材料、歷史書籍、媒體報道、廣播電視等各種渠道,談起1918年的舊事,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控訴1918年“十四個帝國主義國家武裝侵犯蘇俄新生的布爾什維克政權”,其中這“十四個帝國主義國家”,當中就有北洋政府時期的中華民國。

說的更清楚一些,我們中國人沒有覺得自己出兵侵入人家俄國的領土有什麼不妥,可是在人家俄國人的眼中,這是侵略,這是侵略者的行為,換句話說,人家認為中華民國的北洋政府軍隊是侵略者,我們不這樣看並不重要,可人家是這樣看的。

你出兵到了人家的國土,人家會歡迎你嗎?人家不會歡迎你的,換位思考,這事兒一想就明白,太簡單了,所以我們要有機會到莫斯科或者到西伯利亞去旅遊,和俄國人聊天時,我們最好不要談起1918年的舊事,否則人家會覺得我們很沒有教養,這是做人最基本的禮貌和分寸。

還有(1978+1)年也是這樣,我們的子弟兵殺進了Vietnam,發現人家Vietnam全民皆兵,老奶奶,小盆友,通通向我軍放冷槍,為什麼?因為人家不能接受外國軍隊侵入他們的國土,我們不認為自己是侵略者,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認為我們是。

所以我們有機會到Vietnam旅遊時,也千萬不要提起(1978+1)年的舊事,戰爭的對錯我們姑且不論,但那畢竟是人家的傷疤,事情過去了就算了,千萬不要去揭人家的傷疤,這是作為身受中華文明沐浴的大國國民所應具備的最基本的修養。

我們是讀史人,自然能從歷史中吸取經驗教訓,懂得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因此在生活中,我們不會在無意中作出傷害別人的事情,然而,近期有一部電影的宣傳片,徹底暴露了我們的國民文化修養的極度低劣和以自我為中心和雙重標準的醜陋真面目。

我們當年端著機關槍,舉著紅旗,攻進你們的首都,殺你們的人,分裂你們的motherland,我們很爽,我們很自豪,你呢?你爽不爽?不爽?要麼,我再給你來一下?

我活了半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這麼醜陋的一群人,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國民,一個號稱有五千年(?)文明的國度,竟然能出這種連《動物世界》都不如的極品,真是不服不行。

這群人為什麼會犯這種錯誤呢?因為這些人不讀史,不知道換位思考,這種事情歷史上早有先例,人家韓國的歷史話語,能照搬你#國的話語邏輯嗎?不可能的,人家有人家的歷史話語邏輯,你認為你殺進漢城很自豪,可是人家韓國人不這樣看,想想1918年北洋政府出兵俄國,俄國人怎麼看你?Invaders。人不讀史,就會犯渾。

無數令人啼笑皆非的新聞舊事告訴我們:人還是要讀史,俗話說,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所經歷的事件,歷史上往往都有先例,同樣的事情,前人怎麼做?做了之後有什麼後果?我們作為後人,多讀史,少走彎路,能保命,能守財,也能使我們懂得做人的道理,凡事將心比心,萬萬不至於淪為一頭在韓國人面前炫耀“舉著紅旗進漢城”的禽獸。

2016年9月14日深夜,中國香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