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袁斌:吳小暉母親的哀告與周永康兒媳的呼籲

日前,安邦保險集團前董事長、總經理吳小暉被起訴,同時安邦集團被保監會接管一年。*

“我要見我兒子吳小暉”!吳小暉母親日前在微信發布的一張照片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網友們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吳小暉是誰?

他就是中國安邦集團前董事長,曾娶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的外孫女鄧卓芮為妻。去年5月,吳小暉因集資詐騙罪及職務侵占罪,共被判處執行有期徒刑18年,並遭沒收財產人民幣105億元,其後被移送上海寶山監獄服刑。

中央社報導,吳小暉的母親林香美近日在微信發出了一封題為“一位母親的泣血哀告”的公開信,並附上一張她系著“我要見我兒子吳小暉”的布條到上海監獄管理局上訪的照片。她表示,家人及委託的律師已先後約20次往上海寶山監獄欲探望吳小暉,但均被拒絕。

信中稱,去年5月吳小暉判監後,代理律師陳有西曾兩次要求會見,獄方以“正在裝修會見室”為由拒絕;本月她又委託兩名律師先後7次申請會見,也遭獄方“不接待、不安排、不解釋”拒絕。吳小暉的家人10次前往上海寶山監獄欲探監,獄方開始稱“系統內查無此人”,後來又說“需要向上面彙報”,之後“讓家屬等通知”,但至今仍未獲安排探望。

林香美說,作為吳小暉的親屬,對此案判決“堅決不服”,並稱無論是對此案的申訴或涉及執行事宜的處理,家人和律師都需要見到吳小暉。但吳小暉入獄一年,“母親見不到兒子,律師見不到當事人”。

林香美稱自己已年過70,先生重病在床,夫妻倆不知是否還有望活著見到兒子,並對吳小暉的安危感到擔憂。她呼籲中國司法部屢職,依法監督糾正寶山監獄和上海市監獄管理局的違法行為,讓她儘快見到兒子。但這封公開信發出不久即被刪除。

想當年,吳小暉仗著鄧家的紅色背景,在中國是何等風光,簡直就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誰敢動他一根毫毛啊!可如今淪為階下囚後,他的母親和律師居然連見他一面都不能,不得不“上訪維權”!

這不免讓我想起周永康兒媳黃婉的遭遇,兩者簡直就是如出一轍。

擁有美國公民身份的黃婉,在丈夫周濱落馬後長達五年半受監視居住、羈押以至名為“社區矯正”的緩刑,現雖在法律上已恢復自由,但卻沒法見到自己的丈夫,並被當局以牽涉民事案為由剝奪出境自由。

今年1月底,黃婉在推特上發文說:“今天是這個月最後一天,我已經兩個月沒有見到我的丈夫了。這裡,有太多的女人見不到她們的丈夫,維權人士、律師、商人、官員……。馬上就是春節了,合家歡聚的日子,但我見不到我的丈夫,他安全嗎?他還在世嗎?我不知道!有人威脅我,如果我發表言論會對我不好。哈哈!我的丈夫是周濱,他的父親是周永康。”最近,黃婉又在網上公開其近況:“6月4日接到(北京)朝陽法院訴訟狀,非常荒謬的一個訴訟,其目的就是限制我出境。”

想當年,周永康與吳小暉得勢時,一個是政治局常委、政法沙皇,一個是鄧小平的孫女婿、紅色財閥,都是權勢熏天一手遮天的大人物,全國大大小小的官員,在他們面前哪個不是言聽計從百般巴結!而林香美與黃婉,一個是吳小暉的母親,一個是周永康的兒媳,有這樣的公公和兒子,她們哪個又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怠慢她們,誰敢?

可現如今,這一切都反過來了。在權力鬥爭中敗北的周永康與吳小暉成了階下囚,被一腳踢出了權貴階層,從當權者變成了權力碾壓的對象。於是一夜之間,林香美和黃婉都淪為了“訪民”和“維權人士”。

無怪乎黃婉說:“我作為周永康的家屬,我要對所有在周永康執掌政法委期間遭受不公平待遇的公民說聲道歉,你們維權的路上異常艱難,我也踏上了這條路。我呼籲所有中國在職的官員,你們想一想,你們的官位是否能大過周永康,他尚且無法保護家人,有一天輪到你們的時候能保護嗎?法制的健全和執行才能保護所有公民的權利!”

周永康這樣的惡官酷吏對無辜百姓犯下的罪行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決的,共產黨的累累罪惡中就有他們的一份。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其實,類似林香美和黃婉這樣的落馬官員家屬可以說大有人在。她們用自己的遭遇給所有人、尤其是那些仍在死心塌地的為中共賣命的官員們上了最具說服力的一課:中共就是一架殘酷無情的絞肉機,別看你們今天在台上作威作福,一旦失勢你們就跟你們今天欺壓的百姓一樣,不但絲毫保不住自己的權利和尊嚴,也絲毫保不住家人的權利和尊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