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陳光誠:坐在他旁邊的人 最低也得是他所在監區的區長

——王全璋見妻子如同「木頭人」 陳光誠析因

「二、別忘了背後就坐著記錄(錄音)者,不管王全璋說的任何一句話,都要回去彙報的,都要有後果的。坐在他旁邊的人,最低級的也得是他所在監區的區長。而在家屬後面的人,也是來自不同科室的。(這些人)奉命聽他們說的每一句話,回去都要寫報告的。所以王全璋說的這些話李文足也別當真。」

李文足(前)與709家屬王峭嶺、原珊珊、劉二敏等多次到山東臨沂監獄要求會見王全璋。(視頻截圖)

歷經4年的抗爭和苦難,李文足終於見到了自己的丈夫王全璋,但卻發現王全璋像“編好程序的獃滯的木頭人”,目光空洞,面無表情,極度焦慮。沒有人知道王全璋過去四年中經歷了什麼。

山東盲人律師陳光誠根據自己在臨沂監獄的經歷,分析了王全璋可能遭受的一些經歷,他建議709家屬更要加大力度抗爭。

陳光誠說,首先,中共把這些律師抓起來後,二話不說就拉到一個屋裡,扒光衣服,上去幾個人就是打。什麼都不說,持續幾個小時地毆打,給你在心理上造成那種恐懼,而這是中共慣用的一種手段。

“言外之意就是你不用指望跟我講道理,就是幾個人對你毆打。周圍擺上各種設備,電警棍甚至槍啊,都擺在那兒。你要是反抗,就當場把你給處理了,你又能怎麼樣?”

陳光誠說,中共首先從心理上,把這些年來中共宣傳的那些所謂的法制啊什麼的,全部給你打破,就是告訴你,共產黨現在就是一個猙獰的惡魔。你在這個惡魔面前,沒有什麼好講的。這是第一招兒給這些人內心種下陰影,共產黨一般通過這種形式開始的。

當然,伴隨而來的就是一系列的迫害措施,如酷刑折磨、喂葯等等,身體上的各種摧殘。

對於王全璋對李文足說的自己在這很好,陳光誠認為,這其中可能有兩種意思。

“一、他所指的裡面完全不包括黑監獄、看守所以及中共對他實施酷刑的那些地方以及被關押的地方,他說的僅指被送到臨沂監獄的這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至於他所說的有照顧他,這個也不是絕對地沒有,有點兒可能。一方面是王全璋刑期快到了,馬上就要被釋放了,中共的一些爪牙和獄警,有的也對中共有一定的認識,再就是外界和國際的壓力。

“二、別忘了背後就坐著記錄(錄音)者,不管王全璋說的任何一句話,都要回去彙報的,都要有後果的。坐在他旁邊的人,最低級的也得是他所在監區的區長。而在家屬後面的人,也是來自不同科室的。(這些人)奉命聽他們說的每一句話,回去都要寫報告的。所以王全璋說的這些話李文足也別當真。”

直接的恐懼威脅

另外,關於王全璋顯示出的極度焦慮和恐懼,陳光誠分析是中共實施恐懼威脅的直接結果。

他舉例自己當時被抓的時候,也有這麼一種情況。比如:“它們會故意地傳一些謠言,說我老婆已經被國家安全部抓了,給我製造恐懼,給周圍的犯人施加壓力,讓這些犯人不要覺得我還有什麼未來、希望等等。再一個是直接的威脅。”

“比如:我有個朋友在機要科,聽到一個消息,說黨委現在正在考慮要加刑,說我出賣國家情報。要加刑,通過這樣一種方式,給你灌輸一種恐怖,由於你不了解情況,對你內心是一種摧殘。”

此外,共產党進行的威脅中還包括死亡威脅,比如說:家屬可能出車禍之類的,這就是一種赤裸裸的威脅。這樣的話讓經歷了一番折磨的王全璋聽到後,他可能就會想這不是不可能的。而王全璋完全知道當年共產黨特務開車撞高智晟、撞陳光誠大哥的事情,那他也可以想想對他家人也可能做。

監獄大牆外喊“王全璋”讓中共恐懼

陳光誠說,最近以來,李文足她們在監獄後面的大牆下面喊“王全璋”,這個行動是非常有震懾作用的。不僅王全璋聽到,全監獄好幾千犯人都聽到。這些人也有各自的圈子和群體,在監獄裡傳來傳去的,一旦王全璋有了這些人的支持,就會讓共產黨非常恐懼。那它就會對李文足進行封鎖打壓,給王全璋實施威脅,如“李文足她們在那裡大喊,(要給她)扣上擾民、尋恤滋事的罪名,把她抓起來。如果現在把她抓起來,孩子還那麼小,怎麼辦?”

“那麼他們就會說,黨和政府考慮到這個情況了,不抓她,你們見面要勸勸她,就剩這麼幾個月了等等。這一類的洗腦思想,共產黨是不斷地用的。一般人在這種連番的轟炸之下,內心就會崩潰,甚至覺得也有一定道理,就上了共產黨的當了。”

不上中共的當以逆向思維對付它

陳光誠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對付共產黨的辦法就是逆向思維。當共產黨跟你說這些的時候,那就證明共產黨真的沒招兒了。當共產黨說要抓你老婆的時候,那你就知道共產黨在再三考量知道沒有辦法把你老婆抓起來。自己心裡一定要清楚,如果不清楚,那就上它當了。

如果它能抓早就抓了。但是一般人在經歷了那樣的恐懼折磨後,沒辦法很容易地走出這個圈子,從而意識到這些東西。一旦意識到了,就不會上它(共產黨)的當了。

陳光誠表示,共產黨的邪惡,如果你沒有真正地跟共產黨打過交道,沒有經歷過那種心理戰,了解它們的狀況,你就很難理解。所以,今天我們看到了,(王全璋的狀況)透露了非常多的信息。因為現在真正給共產黨形成障礙的不是王全璋了,而是709妻子。這是為什麼共產黨對王全璋這樣干,反過來也是對李文足的一種打壓。

陳光誠最後強調:凡是中共說的東西,要去逆向思維,如中共讓他對妻子說,你別再管我了,別再維權了,好好在家照顧孩子。那就要逆向思維了,考慮加大力度去抗議,加大力度去維權,加大力度去把中共的邪惡揭露出來。這就是一個正確方向,越是中共想讓你怎麼樣,你就往相反的方向做。

“一旦跟中共這個邪魔站到對立面去對付它的時候,那當然就是正義的使者了,應該這樣堅持下去,不要後退,對任何一個人都是這樣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凌雲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