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賣除蟲葯扮算卦仙 人權律師抗議當局打壓

最近,網上流傳著大陸人權律師劉曉原自主創業,賣滅“四害”葯和跨界算卦的視頻,引發關注。

劉曉原表示,由於受到北京司法局的打壓,他已被迫失業近四年,日前再遭註銷執業證。他拍下創業照片和視頻是對當局的抗議。

大陸人權律師劉曉原自主創業賣滅“四害”葯,表示中共當局的抗議。(推特圖片)

人權律師劉曉原扮成算卦仙,說官員來算命只收5分錢。(視頻截圖)

“註銷我的執業證,就是砸我鍋!”

6月14日,北京司法局發出對劉曉原註銷執業證的決定書,劉曉原在推特上說:“今天,北京市司法局終於註銷了我的律師執業證。去年以來,被卡住轉所調動且超過六個月期限的律師(維權律師)不只我一個,但是北京市司法局卻先拿我‘開刀’,應該是昨天賣‘老鼠藥’的照片讓他們受不了了。”

劉曉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北京司法局以鋒銳律所被註銷六個月,我沒有辦理轉所調動,無律師事務所接受而註銷我律師執業證,如此誣陷於我,這明顯是對我進行迫害。”

劉曉原為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長期為弱勢群體提供法律援助和諮詢。他為弱勢群體維權多次被卡住年度檢核,曾被失蹤過,長期被打壓。受2015年7月大抓捕律師(709)事件影響,他被迫失業近四年時間。

他說,“早在2011年,北京市司法局就想把我趕出北京律師隊伍。當時,我被失蹤回來後連續卡我兩個年度的年檢,後來要求以我註銷旗鑒律所作為代價,才讓我繼續留在北京調入鋒銳律所執業。”

2019年6月14日劉曉原被北京司法局註銷執業證。(推特圖片)

阻轉所網上個人資料被撤下

2018年11月9日鋒銳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司法局註銷,劉曉原轉所調動同時被卡。在北京市司法局的轉所規定中,律師和轉所的律師事務所,必須在北京市司法局官網的律師管理系統中申請單號。

“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系統里,所有執業律師名單都在裡面,但是呢,去年鋒銳被註銷後,把我的‘從業經歷’‘無違紀’等執業資料完全刪掉了,讓我無法在互聯網平台上調動,目的就是要控制我轉所,我多次反映他們都不管。”談話中劉曉原顯得相當氣憤且無奈。

為轉所調動之事,他寫過幾十封投訴信,不僅給市司法局官員寫,還給司法部官員和全國律協官員寫,也給市政府市長寫,還向監察委、政法委控告,但司法局就是不解除對他的限制。

被失業朋友聲援

劉曉原的好友姚小遠發文聲援,他寫道:“因為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劉曉原原來所在的律師事務所沒了。作為執業律師,劉曉原要在規定時間(六個月)找到新的律所。這裡的梗是,劉曉原找新的律所必須通過網路註冊報備,問題是,網上就沒有劉曉原的資料。”

“沒有資料劉曉原報備不了,時間一到,按照規定動作,劉曉原就得出局。這樣,大活人劉曉原就進入一個死局,進入這個死局的劉曉原,也就是一縷空氣。他未來也許是被軟埋,也許是被活埋。”

中共發動消滅人權律師

曾因網路言論被吊銷律師證,目前流亡加拿大的山東律師祝聖武表示,“自從2017年中共發動以消滅人權律師為目標的迫害運動以來,中國最有聲望的人權律師大部分都被剝奪了律師證。中國人權律師群體因此而遭受了嚴重的經濟困難。”

祝聖武表示,“流亡加拿大之後,本以為遠離政治迫害過上新生活,但面臨的困難非常大,不只是因為政治避難申請將近一年來毫無進展,而且因為重新學習和重新規劃職業困難重重。”

“當我們把人權律師的遭遇放在中共反人類犯罪的大時代背景下,人權律師的遭遇真的不值一提,法輪功、新疆穆斯林信徒、藏傳佛教信徒、蒙古族群體、上訪戶群體……他們的悲慘遭遇,遠非人權律師的遭遇可以對比。”祝聖武說。

祝聖武強調,“我相信人權律師不會為中共的這點壓力而悲觀、退卻,因為他們選擇反黨反社會主義事業的時候是知道中共有活摘器官、當街殺人、群體滅絕等反人類罪行的事實的,他們是有受苦受難的心理準備的。”

對於北京市司法局濫用公權作出的剝奪執業權的註銷決定,劉曉原表示,“不承認、不認可、不接受。”他還會提起行政覆議和行政訴訟來維護合法權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