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中共官媒曝光高官吸毒嫖娼史

在整個江西官場,陳安眾因“煙、酒、嫖、賭、毒”五毒俱全而出名。(網路圖片)

中共官場貪官、色官隨處可見,近年“毒官”也成為關注點,並且很多官員都是貪、色、毒集於一身。6月26日是國際禁毒日,大陸官媒盤點了多個吸毒官員,其中有人在吸毒後報警說遭人追殺,警方趕到時,他興奮得一絲不掛。其中目前被查的級別最高的吸毒官員是中共江西省政協前副主席陳安眾

“吸毒州長”與數十女性有不正當關係

楊紅衛1963年8月出生於紅河州彌勒縣,雲南大學歷史系畢業後開始從政。28歲擔任彌勒縣縣長,因為年輕,曾被戲稱為“娃娃縣長”。在彌勒縣長任上,楊紅衛還當選全國百大優秀縣長,33歲升任紅河州州委常委、秘書長、黨委副書記。2005年,42歲的楊紅衛調任楚雄,不久擔任楚雄州州長。

2011年4月27日晚,楚雄州政府的書記辦公會現場,正主持會議的楊紅衛被突然到來的雲南省紀委宣布“雙規”。

中共紀委發布通報稱,楊紅衛收受賄賂人民幣1011.09萬元、美元13.8萬元、港幣3萬元、澳元1萬元、貴重物品摺合人民幣95.98萬元;楊紅衛及其妻在昆明、箇舊、彌勒等地有房產17套,在澳大利亞墨爾本有房產6套;楊紅衛還吸食毒品,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

2011年8月2日,楊紅衛被雙開。6個月後,2013年2月,楊紅衛一審被判無期。宣判後,楊紅衛表示不服,其家人已委託律師上訴。

據媒體報導,楊紅衛精力特別旺盛,可以連續幾天白天開會,晚上吃燒烤吃到凌晨四五點鐘,一大早又起來上班,許多局長比他年輕都受不了。

楊紅衛喜歡酒和女人,以“酒量好”著稱。也喜歡抽彝族的水煙筒,煙筒幾乎從不離手。他所吸毒品,是一種以鴉片為主、多種中草藥加工的混合物,名為“卡苦”。其成品形狀類似煙絲,恰好常用水煙筒吸食。“卡苦”主要泛濫於中緬邊境的雲南德宏、臨滄一帶,其犯癮癥狀和海洛因相似,但較海洛因輕微。“卡苦”價貴,故多在社會富裕階層流行。據測算,癮癖大者每日需人民幣約200元,月需6000元。

市長吸食毒品被曝警察趕到時一絲不掛

2015年3月,湖南省紀委展開新一輪巡視,分十個小組,其中第八小組進駐岳陽地區。

同年4月7日,岳陽臨湘市委副書記、市長龔衛國以身體不適為由,向上級遞交了請假條和辭職書,稱自己“有抑鬱症,需要接受治療”。

據央視網消息,2015年4月16日,曾做過臨湘市副市長的姜宗福在微博發文,披露了龔衛國吸毒被抓的過程:“他自己吸毒產生幻覺報警,警察趕到,一絲不掛。”“我為我曾經工作過的臨湘感到痛心,堂堂市長,居然是個癮君子,毒癮發作產生幻覺,自己報警說有人追殺,特警趕到,一絲不掛。”

2015年4月23日,岳陽臨湘市市長龔衛國落馬。8個月後,此人被“雙開”。

官方通報稱,龔衛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濫用職權,插手工程項目,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吸食毒品,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性關係,並非法生育一孩。

親手“制毒販毒”的官員

除了吸毒官員,還有傳播製造毒品原料技術的官員。

肖積合,男,1966年10月26日生,福建省長汀縣人,曾任長汀縣質量技術監督局副局長。2002年因受賄被開除公職後,憑藉其化工專業知識,掌握了利用溴代苯丙酮化學合成麻黃鹼技術。

檢索相關網站後發現,麻黃鹼原來是製造冰毒的原料。

2010年4月,肖積合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刑滿釋放後,肖積合受暴利驅使重操舊業,從2012年2月份開始,先後在福建省安溪縣、江西省寧都縣夥同他人化學合成麻黃鹼,均被當地警方查處。

除了吸毒、制毒,還有官員竟然販毒。

2014年8月21日,安徽臨泉縣人社局原工會主席王飛因販賣海洛因,被判無期徒刑。

2011年4月初,王仁賀、張子堂起意到雲南購買毒品回臨泉販賣,後與王飛、王雪俠等五人籌集巨額資金。4月18日晚,王仁賀、王雪俠、王飛等人從臨泉乘車趕赴瑞麗市畹町鎮。

同年4月24日,毒品上線聯繫王雪俠,約定分兩天交易毒品56塊;當晚,在王仁賀的安排下,王雪俠帶人取貨,王飛把風,完成交易28塊。次日凌晨,警方將王仁賀等人抓獲。根據王飛供述,警方在賓館房間天花板上查獲毒品海洛因28塊,凈重9737克。

目前吸毒的最高級官員時常找一幫女孩子來嫖娼

陳安眾曾任湖南衡陽市長、江西萍鄉市委書記、江西省政協副主席等職,2010年任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13年12月落馬。2015年6月,陳安眾因受賄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

據陸媒報導,陳安眾的私生活相當荒唐、淫亂:到澳門去賭博,還吸毒,“在歌舞廳,喝多了酒,吸了毒,找一幫女孩子來嫖娼。”

知情人士透露,與陳安眾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的女人“多到數不過來”。陳的一位下屬形容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大吃大喝大玩,不曉得吃掉公家多少錢”。在整個江西官場,陳安眾因“煙、酒、嫖、賭、毒”五毒俱全而出名。

2014年9月,早已落馬的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萍鄉市委原書記陳安眾被檢察院立案偵查並逮捕。據知情人透露,陳安眾供出了一連串女幹部的名字,他喜歡“找一幫女孩子來嫖娼”。在陳安眾影響下,當地官員去吃飯沒有帶女孩子都會覺得沒面子。

陳安眾是原江西省委書記蘇榮的部下。在蘇榮任內,雖然陳安眾的“五毒俱全”在當地出了名,但還是官運亨通。

無神論黨徒精神空虛“黃賭毒”一條龍吸毒官員數量或十分巨大

2015年,湖南衡陽縣一口氣查辦61名涉毒官員,這些官員開毒趴時,還會叫來風塵女子助興,成為“黃賭毒”一條龍。

吸毒者更有司法人員,2014年,周永康馬仔劉漢涉黑案一審公訴中,媒體廣為關注的一個焦點,就是劉漢的兄弟劉維和德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前政委劉學軍、德陽市公安局裝備財務處前處長呂斌,還有什邡市檢察院前副檢察長劉忠偉等多名政法官員,也曾聚在一起吸毒而被查辦。

中共以無神論洗腦官場,不少官員因精神空虛而投入毒品之中。目前尚無吸毒官員人數的官方數據,但一名專門代理毒品案件的刑事律師對媒體表示,問題非常嚴重。

這位律師說:“吸毒官員的數量可能十分巨大,超出我們的想像。在中國,沒有太多人能長期負擔毒品開銷——一克冰毒在北京需要約800元,在廣州大約要400元。在擁有的錢財超過自身需要以及沒有信仰的情況下,一些官員尋求通過毒品尋求刺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