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高智晟妻耿和首訪港 將參與七一遊行撐反送中

——斥中共酷刑迫害高智晟 勉勵港人堅持抗爭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首次訪港。她表示香港人兩次百萬人遊行令她震撼,想來參加七一遊行,與港人一起“反送中”(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她鼓勵港人面對中共打壓一定要堅持抗爭,不能讓中共得逞。

反送中是底線“勿讓中共得逞”

有“中國良心”之稱的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近日成功入境香港,今日在中國維權律師關組主席何俊仁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她直言在美國一直關注香港反送中的運動,想親身來港聲援港人。

她分析中共力推修訂《逃犯條例》的本質,“中共就是想改變香港的政治體系,然後就想把這個形式用到每一個人身上,尤其這個反送中,如果我們沒有堅持下去,如果改變了,就會影響到香港人,就會影響到在香港居住的人;就會影響到像我們這種政治庇護的人、逃難的人,像法輪功信仰、基督教信仰,所有人,全都會遣送回國,全都會引渡回去。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底線,絕對不能讓它得逞。”

耿和與兩名子女2009年3月離開中國,抵達美國,接受美國當局的政治庇護。當她踏入香港的土地時,再次觸動內心深處的痛楚。

她哽咽說:“我10年沒有回過國。這是我第一次踏入香港,我非常的酸楚。這是我10年來離我家最近的地方,但是在這地方我看不到我家人,我也沒法跟他們取得聯繫。所以這就是我為什麼來,為什麼我堅定地支持反送中這個遊行。”

受兩百萬人遊行震撼盼與港人同行

經歷中共對她們一家的打壓迫害,耿和表示,七一大遊行和高智晟、自己的家庭緊緊聯繫,自己作為一位平凡的妻子、母親,希望與其他香港市民站在一起。

“這個反送中遊行牽扯到我們每一個人,我覺得我是具備著這種身份,我覺得我最有說服力,這是我發自內心的過來。我們兩個孩子都很興奮,都很支持我過來,我覺得這也是我們家心最齊的一刻。香港這個百萬遊行,200萬遊行這種不斷升級的遊行,我們看著非常的震撼。”

耿和表示自己在海外堅持了10年,鼓勵港人面對中共打壓更應該堅持下去,“中共想修改的目的就是改變你們的政治體制,那一改變就變成了跟中國一樣了。你看看中國那種狀態,又不能吃喝安全,又不適宜人類居住的那個污染的環境,就是這樣形式。所以我覺得為了自己孩子,為了明天,我們每個人都有義務堅持下去。”

夫失蹤近二年斥中共欲“精神上打垮家人”

高智晟律師2014年出獄後被當局持續軟禁,2017年8月失蹤至今,下落不明。耿和批評中共對高智晟的無理迫害,甚至株連家族,“把高智晟的弟弟家做的一個小企業停產10天,罰款20萬。就是這樣株連九族,讓家裡人為生活奔波,讓這種單薄的家庭面臨更大的打擊,從精神上打垮家人。”

高智晟自2004年開始為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辯護,尤其自2004年底開始三次上書中共政府高層,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處理手段,並調查法輪功學員器官遭當局活摘的指控。高律師2006年8月遭綁架、吊銷律師執業證。同年12月22日被判刑,雖獲緩刑,但之後5年間屢遭綁架失蹤酷刑;2011年緩刑被撤銷,入獄3年。

斥中共治下“沒有法律可言”

耿和表示丈夫經歷黑監獄,飽受酷刑的折磨。高智晟撰寫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中,披露了自己在2007年被秘密綁架後,五十多天內遭受嚴重酷刑。耿和說:“經常拿電棒電擊他,然後拿一把香煙插到他的嘴巴裡面,就點著,吸的煙吐在他的臉上。”

到了2017年8月,高智晟被釋放時已不成人形,“我先生從監獄釋放的時候,幾乎是被兩個獄警抬出的。抬出監獄進入機場的時候,機場的鏡子反光照到他臉上的時候,他第一次看到鏡子,看到自己面相的時候,就說:‘我就跟外星人一樣’。整個頭髮是白的,臉是白的,幾乎是不會走路,是這樣出獄的。”

耿和批評現在中共統治下沒有法律可言,當2017年8月13日高智晟再次失蹤時,她曾委託北京的燕薪跟張磊兩位律師,走訪北京的司法部、公安局、陝西佳縣和榆林,皆回復說沒有接受過高智晟案子。到了2018年後半期,律師工作就停止了,只能依靠大陸的親人去詢問,“他們一會兒說在北京,我大哥說我們要求要見,過兩天說‘我們給你請示’。過兩天說在榆林,就踢皮球,踢了一陣子。現在家人也不敢跟我聯繫了。”

耿和想起10年來見不到丈夫,兒子見不到父親的苦楚,不禁再次哽咽。(李逸/大紀元)

想起10年來見不到丈夫,兒子見不到父親的苦楚,她不禁再次哽咽,“我出來時我兒子5歲,現在我兒子15歲,快16歲了。他的記憶斷層了,他印象中沒有父親了,沒有思念父親那種感覺,也沒有那種痛了。反而更大的內疚都在我身上,都在我的身上,對孩子那種內疚,我覺得永遠沒辦法彌補。當孩子初中畢業、高中畢業、大學畢業,錯過每一個孩子成長期,父親都不在身邊的時候,我覺得我使出渾身的勁都沒辦法彌補孩子中間的空白,對孩子精神上的影響,心理上的影響。”

今年7月9日是709大抓捕維權律師事件4周年,何俊仁表示屆時台灣將會舉行研討會檢視大陸維權律師的狀況。他批評現在是大陸人權狀況最差的時期,很多維權律師被吊銷執照、被監視居住,甚至找不到工作維持生活。

今次耿和能進入香港,但是另一位八九民運人士周鋒鎖,6月30日下午約一時許抵港時,卻被扣查無法入境。何俊仁說:“有一個消息說,他和入境處的官員有一些肢體的衝突,他受傷,有流血。”他相信周鋒鎖想來港參加七一遊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怡香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