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用毛語錄談戀愛 用改名字表忠心

——語錄對錯招來禍

林彪的“活學活用”發展到後來,要求人們不論說話辦事,都必須先背幾句毛主席語錄。比如到商店買東西,顧客先開口說一句“抓革命,促生產”,售貨員則回一句“要鬥私批修”,到食堂打飯要先說一句“為人民服務”,然後遞上碗說,“買三兩米飯”。炊事員回一句“民以食為天,吃飯第一”。然後盛飯。

搞對象對語錄呢?

女的說:“婦女是半邊天。”

男的說:“世上絕沒有無緣無故的愛。”

然後才坐下來說別的悄悄話。男的若做點小動作,女的便說:“只許規規矩矩,不許亂說亂動。”男的則回答說:“在任何時候都要壓倒敵人,戰勝敵人,絕不為敵人的氣焰所壓服。”女的有時也引用一句革命歌詞,“第五不能調戲婦女們。”男的則說:“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或者說:“假的就是假的,偽裝應當剝去。”

父子之間談話也對語錄。

父親說:“你們青年人朝氣逢勃,好象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然後才說:“小子,你把廁所掃掃。”兒子就說:“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如果不樂意幹活,則可對:“革命無罪,造反有理。”踮腳就跑走了。

路上走路遇個生人,也對語錄。常念的是:“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或者是“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一次,一個拉排子車的人正爬坡,車重,上不去。就向旁邊一個同志客氣地點一下頭說:“一切革命隊伍中的人,都要互相關心,互相愛護,互相幫助。”請求對方幫著推一把。對方也背一段語錄作回答:“要自力更生,艱苦奮鬥。”“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悠悠走開了,並不幫忙。

如果不對語錄,對一句革命口號也行。你說“社會主義好”,我可以對一句“不是小好,而在大好”。雖然風馬牛不相及,也不為錯。可是,語錄對不好,也能釀成塌天大禍。

一次,一個男生到女生宿舍去,敲門後便說:“毛主席萬歲”。

按正常情況,女的有兩種答法,可接著喊,“萬歲萬萬歲!”也可以說,“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這樣,男的便可以進去。可是,屋裡這個女生正一個人光著身子洗澡。偏巧前不久兩派在門口辯論時,將門上的插銷推搡壞了,難以插牢。女生一時緊張,忙用肩膀頂住門扇,急不“擇”話地說:“不要萬歲,不要萬歲!”意思是拒絕他馬上進屋。

男生一聽高興了,心想:上次黃昏我想找你“那個、那個”,你竟不答應,今天可算落到我手裡了,當下將事情彙報上去。

這位女生馬上被打成現行反革命。直到“四人幫”垮台,才得到徹底平反。

文革之初,毛主席多次接見紅衛兵。一次,有個小將把自己的紅袖章敬獻給毛主席,主席問她叫什麼名字?小將回答說叫宋彬彬。毛主席問是哪兩個字,她回答說是文質彬彬的彬。毛主席說她要武嗎?她從此改名宋要武。這一下,全國的紅衛兵都改起名來。姓楊的改名叫楊光照,姓黨的改名叫黨最親,姓東方的改名叫東方欲曉,姓武的改叫武裝斗。姓白的名字最難改,比如改叫革命、造反、跟黨之類,一加上姓,沒法叫了。有個姓白的小將乾脆改姓紅,起名叫紅彤彤。當時還有個姓高的小將,起了個最是別緻的名字,叫做“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全名分成兩部分,很象一個外國名字。就有人私下給他起個外號叫啰里啰索夫。後來他把名字壓縮成“高--把--底”。

不過,非革命者不能亂改名。有個大學本科畢業的中學教師,晚上小將們到他屋裡閑談革命,他為了表示對小將們的敬佩,便引用毛主席那段關於青年人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的語錄,決定自己改名叫“八九點”。不料第二天全校牆上到處貼滿了他的大字報,說他是惡毒攻擊我們心中最紅最紅的太陽毛主席。因為毛主席是把青年比成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他改名的時間故意選在太陽落山後的晚八九點。這樣,他後來的遭遇就可想而知了。

(選自劉興華著《瘋狂的歲月——文革酷刑實錄》,朝華出版社,1993年5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瘋狂的歲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