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慘不忍睹! 證實母親在黑監獄中並非「猝死」 苦苦追尋真相12年

2019年6月29日,維權網獲悉:2008年1月5日,上海訪民滕金娣被關押在友放旅店黑監獄80天後死亡,官方給出的結論是猝死,然而以“遺棄罪”和“尋釁滋事罪”兩次對不服鑒定結論的滕金娣兒子王扣瑪判刑。

直到2019年4月23日,王扣瑪向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申請信息公開,內容是要求獲取並公開2008年1月5日原閘北分局刑偵支隊對滕金娣死亡屍檢的法醫簽署滕金娣死亡屍檢認定及照片、錄像等死亡依據信息”。同年5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依申請給王扣瑪郵寄了案卷材料,而這些照片顯示的是滕金娣全身傷痕纍纍,慘不忍睹!頸部有瘀青,而且還有兩個很明顯用硬器被刺過的兩個孔,肋骨部位有很大的瘀青,背部有一條像刀口一樣很長的傷口,及整個手背及五個手指都是傷痕。

上海市冤民王扣瑪一系列案件己眾所周知,但大家是否知道王扣瑪的一系列案由的根源是什麼?相信大家都不知道,只知道案由的表面。

先讓大家重溫一下,在上海灘王扣瑪身上所發生一件十二前離奇命案。

首先向大家介紹一下責任單位及責任人:

原閘北區北站街道黨委書記:趙汝青(現任靜安區政法委書記)

原閘北區北站街道政法委書記:陳平

原閘北區信訪辦科長:趙岳剛

原閘北區北站街道綜治辦主任:金家龍

原閘北區北站街道綜治辦副科長:黑監獄友放浴室看守:陶逸初

原原閘北區北站街道北塘居委會書記,黑監獄友放浴室看守:楊美麗

原閘北區北站街道社工:黑監獄友放浴室看守:高育文、陳俊尉

原閘北區北站派出所公安承辦:王黎勇、陳佰民

上海銀邦房屋置業有限公司:陳經理

上海申興房屋動拆遷有限公司:顧順鴻張寶發

原閘北區法院信訪辦副主任:張丹紅

2007年5月27日,王扣瑪母親滕金娣位於上海市閘北區七浦路427弄17號住房,因舊區改造進入拆遷。滕金娣在協議書未簽任何字,房子就被非法強行拆除,後又沒有得到合理安置。原申興動拆遷公司承諾滕金娣老有房住。後又變掛。房屋不給了,卻給了貨幣安置,而安置協議上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蓋上公章。滕金娣是42萬元,卻又只給了27萬元,侵吞了15萬元,滕金娣對此不滿,就不斷走訪上海市的各部門。

2007年10月11日下午,王扣瑪陪同85歲母親滕金娣去上海市政府信訪辦上訪,在信訪接待時滕金娣與王扣瑪被信訪接待人員故意隔離,讓王扣瑪在接待室外面等候。其間,王扣瑪臨時離開去買香煙,上廁所方便一下,15分鐘後回來就找不到母親了,想不到這十五分鐘的離開竟成母子永別。

事實上,滕金娣與王扣瑪隔離後,在市政府信訪辦被人送至人民廣場治安派出所,並由市信訪辦通知轄區的閘北區政府。廣場派出所當天值班記錄顯示,當晚黃浦區人民廣場治安派出所經辦人王麗君,將滕金娣移交給閘北區政府北站街道綜治辦陶逸初帶走。但陶並沒有將老人送回家,更沒有送到民政部門,而是政府專門關押上訪人員的黑監獄友放浴室,非法拘禁關押在潮濕陰暗、通風不良、不具備生活條件的黑監獄“友放”浴室。直至2008年1月5日滕金娣被關押迫害致死。其間八十餘日內,閘北區政府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沒有任何信函、電話或上門告知王扣瑪或其他家人【註:北站街道綜治科科長金家龍曾多次重申,在滕金娣被關押期間沒有通知過王扣瑪】。

閘北區政府北站街道政法委書記陳平、陶逸初等相關責任人為了逃避滕金娣被關押在“黑監獄”友放浴室迫害致死的罪責,栽贓陷害,串通上海銀邦置業房屋有限公司陳經理和上海申興拆遷有限公司顧順鴻、張寶發,對被害人家屬進行威脅與利誘,江澤民的侄子江顯明也出面也參與來解決問題。江顯明提出私了,最後通過多次協調,先是簽約同意支付喪葬費16萬人民幣來換取家屬同意火化滕金娣遺體,前提先把人火化,再支付。但等遺體火化後就抵賴支付。

六個月後王扣瑪進京為母伸冤,先後去了公安部信訪辦,國家信訪辦,被截訪回滬,實施打擊報復,在獄中硬逼王扣瑪承認遺棄母親,公安承辦王黎勇、陳佰民說:你必須寫投降書,不投降就弄死你,最後由閘北區法院判我遺棄罪一年半徒刑,在獄中對我人格侮辱和殘酷迫害,人還未出獄,己迫害致殘(有殘疾人證)。

王扣瑪的“遺棄罪”是由北站街道派出所領導政法委書記陳平、陶逸初等人一手策劃,毫無事實根據,串通公檢法編造死因。此案是先定罪後編證據的典型案例,通過製造偽證將滕金娣死亡的罪責嫁禍於其子王扣瑪,並依靠沒有管轄權、便於制假的閘北法院的審理,製造了一起“遺棄罪”冤案。“遺棄罪”應當由案發地管轄人民廣場地區的黃浦法院,或王扣瑪戶口所在地審理,而不是利益相關的閘北法院受理審判。

閘北區法院的判決顯然與事實和法律相悖。此案裁決在程序上違法,認定事實不成立,適用法律錯誤。

1、無證據表明王扣瑪有遺棄行為,公訴人、判決書無例舉王扣瑪拒絕撫養母親滕金娣的事實。

2、母親滕金娣死亡與王扣瑪無任何因果關係,是非法拘禁者將滕金娣非法拘禁在陰暗、潮濕、通風不良、不具備生活設施的“友放浴室”所造成的死亡。

3、王扣瑪的兄弟姐妹有7個,無一個親屬指控王扣瑪有遺棄行為。

4、母親滕金娣死亡,王扣瑪是最大受害者。

5、“遺棄罪”的特證是什麼?親人不告,兄弟姐妹不告,何來遺棄。母親生前有住房、退休金、勞保。

6、致使滕金娣非正常死亡的罪犯至今逍遙法外。

中國有五干年的文化習俗,母親去世,周年兒子祭奠,理所應當。2012年1月5日,在黑監獄友放浴室弄堂內祭奠母親,事先徵得北站派出所警方副所長徐德慶同意,拉起了警戒線,在警方徐德慶的統一指揮下,有條不紊進行祭奠,祭奠中末發生任何秩序混亂,最後所長徐德慶誇獎說:今天配合的很好。九個月後,警方來我家抓捕我,說我1月5日犯尋釁滋事罪,最後又有上海閘北區法院判我二年半徒刑。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上海市高級法院駁回通知書就管轄權問題,稱“友放旅社亦屬該案的犯罪地”,一審法院具有管轄權。那麼問題來了,友放旅店是誰的犯罪地?如果是王扣瑪的犯罪地,那麼上海市高級法院應該改判王扣瑪謀殺罪,不應維持遺棄罪。

更離奇事往下看,王扣瑪向北京最高法院提出刑事申訴,最高法收取了王扣瑪的申訴狀,並多次約談了王扣瑪。一年後,最後上海高級法院給了王扣瑪一個書面答覆:信訪終結。王扣瑪再去問最高法,回答是問你們上海高院去。從此冤案沉落大海。

從2008年到2019年,在這十二年來,王扣瑪一直在想方設法查明真相。

直到2019年4月23日,王扣瑪向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申請信息公開,內容是要求獲取並公開2008年1月5日原閘北分局刑偵支隊對滕金娣死亡屍檢的法醫簽署滕金娣死亡屍檢認定及照片、錄像等死亡依據信息”。又向公安部申請行政複議。

在2019年5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連繼打了幾個電話通知王扣瑪去取材料,當時王扣瑪正在住院,請他們能否寄過來。等王扣瑪拿到材料後,看到是母親迫害致死時的照片,全身是傷痕纍纍,慘不忍睹。頸部有瘀青,而且還有兩個很明顯用硬器被刺過的兩個孔,肋骨部位有很大的瘀青,背部有一條很長像刀口一樣的傷口,及整個手背及五個手指都是傷痕。

看到這些照片後,王扣瑪全明白了,母親滕金娣的死亡不是黑惡勢力們所說的什麼“猝死”,而是被黑惡勢力們殘忍的活活打死,或用更不可告人的手段致死。

所以那些黑惡勢為們為什麼急於要王扣瑪的兄弟姐妹把遺體火化,因為劊子手們怕通過屍體解剖查出真正的死因,所以把王扣瑪先抓捕後定罪為“遺棄罪”,替這些黑惡勢力所犯下的罪行墊背、背黑鍋。

王扣瑪說:在監獄中,他們不僅對我進行人格侮辱,還在我的食物里下毒藥,想殺人滅口,置於我於死地。在二次冤獄中多次開出病危通知書,現己被迫害致腦中風、半身不遂,不能自理,終身致殘。

現在真相已基本浮出水面,上海市的司法機關會糾正原來的滕金娣“猝死”結論嗎?王扣瑪的被“遺棄罪”會平反昭雪嗎?製造滕金娣老人死於黑監獄的那些責任人會受到法律的追究嗎?本網將繼續關注王扣瑪的申訴。

王扣瑪電話:13601772756。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維權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