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川普摘除中共手術方案 穩且有效的兩招

6月29日,川普在大阪G20峰會記者發布會上。

共產黨是一種毫無底線的極權意識形態,它註定無法和自由社會共存,它的終極目的是統治全世界,那麼它的結局就是被世界所剷除。

近年來中美對抗的步步升級,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大國之爭,而是根源於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上的對立。共產黨就象是附著於人類機體上的癌變組織,它的存在就是全人類的危險。中美對抗是它即將被摘除的表現。

川普(川普)本人去年在聯合國大會上,以及今年年初在國情咨文中都曾強烈抨擊社會主義。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以及國務卿彭佩奧最近的《六四30周年聲明》、在《國際宗教自由報告》記者會的演講,就更加直接,矛頭毫不留情的對準了中共。近日有消息指,彭斯副總統將再就中共迫害人權問題發表重磅演講。

形勢發展到今天,很難想像,美方會沒有解決中共問題的戰略規劃,特別是川普政府的一貫宗旨是現在就解決問題,而不是留給後人。從G20前後川普的一系列動作來看,他當下對中共的策略有兩點。

神來之筆的“分化孤立”

這又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在國際上孤立中共。G20之前,北京高調和俄羅斯、伊朗、朝鮮等密商,這也再次明示世界,中共才是當下世界動亂之源。不解決中共,伊朗、朝鮮問題就很難解決,而解決了中共,伊朗、朝鮮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在G20之前,川普最後一刻叫停對伊朗的報復攻擊,避免了陷入戰爭泥潭。G20上川普和普京互動親密。在G20之後,川普又幾乎是神來之筆,用推特召喚出金正恩。在和金正恩會面中,又邀請金正恩訪問白宮。川普這樣做,將導致這些國家對中共三心二意,讓中共難以把他們當槍使,來把局面攪渾。

另一方面是在中共內部分化孤立。這屆美國政府雖然對共產黨深惡痛絕,但川普卻一直稱習近平是好朋友,並同意暫不對剩餘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給了習近平面子。但這部分關稅卻隨時可加,這成了懸在中南海上空隨時會落下的利劍。

在5月初美中貿易談判破裂後,北京黨內高層即開始了強硬派和投降派之間的分裂。現在川普這樣做,將使這種裂縫繼續加深加寬,同時讓中共無法凝聚力量胡來。

這一招,就象是在摘除癌細胞之前,先打下的麻醉劑。

穩坐釣魚台的“持續放血”

G20之後,對比5月初,美國方面得到的是,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從10%增加到了25%(加上去年已經開始徵收的,現在高達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需要支付25%的關稅),同時中方答應在協議達成前就從美國大量採購農產品。而中方卻幾無所得,被迫重新回到談判桌。

但和上次不同的是,川普沒有要求協議要在某個截止日前達成。相反,他強調,他不急於達成協議,協議的質量比速度重要。

7月1日,川普在白宮又對記者說:我期待他(習近平)會行動,如果他不行動,那也可以。兩種情形我都會高興。但我想我們有大的可能會達成協議,我認為他們想達成協議。(英文原文:I'd expect him to move. If he doesn't move, that's okay too. I'm very happy either way. But I think we have a good chance of making a deal. I think they want to make a deal)

如果習近平不行動,沒有協議,川普為什麼也會高興呢?從川普接下來的話可以看出答案,他說:因為他們正在失去很多公司,這些公司不想支付關稅,所以很多公司離開了。他們去了越南。而且,一些回到了美國。(英文原文:Because they're losing many companies that are leaving because of tariffs, because they don't want to pay the tariffs. So, they're losing many companies. They're moving to Vietnam. And, by the way, some are moving back to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they belong.)

也就是說,在川普看來,對2500億美元商品徵收關稅,已經起到了推動產業鏈移出大陸的作用。同時,企業最不願意麵對不明朗的前景,剩下的3000億美元商品雖然暫不增收關稅,但對此的憂慮也在讓更多企業遷出大陸以規避風險。

比如儘管蘋果產品並沒有被徵收關稅,但近日《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說法報導,美中貿易糾紛難解,促使蘋果考慮分散供應鏈風險。蘋果要求多家供應商研究將部分產品最終組裝線遷出中國大陸。

紐約時報》也認為,產品生產依賴中國大陸的美國公司已經開始將供應鏈轉移到亞洲或世界上的其它國家,G20後美中達成的這一初步和平協議“可能會進一步鞏固全球經濟秩序的廣泛重組,削弱中國數十年來作為世界工廠的地位。”

川普知道,產業鏈的轉移需要時間。更讓川普處於有利地位的是,貿易戰並沒有對美國經濟造成負面影響,目前美國失業率處於歷史最低位,股市處於歷史最高位。

川普看到了中共經濟正在持續失血,而美國經濟卻在越來越好,時間越拖,北京在談判桌上的籌碼就越少。川普一生談判無數,深知時間變數所能起到的作用。

而在北京這邊,簽不簽協議?強硬派和投降派都在各自角力,習近平要避免黨內對手們給自己戴上“對美投降”的大帽子,有可能需要使出一番非常手段。

曾著有《亞洲霸凌:為什麼中國夢是對世界秩序的新威脅》一書的中國問題專家毛思迪(Steven Mosher)認為:

“我們對中共提出公平競爭的所有要求,如停止網路攻擊、停止知識產權盜竊、停止補貼,停止號稱要主導未來高科技的2025經濟部門(即中國製造2025計劃)等——我們要求中共做的所有事情,它們都把這些視為對其政權的直接挑戰和威脅。我們對此非常清楚“。”那麼他們會接受美國的要求,沿著進行結構改革的路走嗎?這就意味著中共的權力不斷受限,逐漸走向解體“。

所以,北京如果接受了川普所要的協議,將會導致中共體制解體。而如果這樣拖下去,則會持續經濟失血,越來越萎縮,癌細胞同樣躲不開被摘除的命運。

沒有了共產黨癌細胞的中國大陸將會重新煥發生命力,中國人民將會迎來沒有後患的穩定和幸福。沒有了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打壓,中華文化將得以回歸,中國將得到世界真正的尊重。從這一點上看,川普不但是在“讓美國再次偉大”,同時也是在讓中國再次偉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