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民運領袖:香港反送中「潮水」策略或可逼北京退讓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示威人士衝進香港立法會大樓拆下立法會領袖畫像踩踏。

香港示威民眾在7月1日再次舉行大型示威活動,其中有少部分人敲破玻璃門,闖入立法會。這一行為在輿論界引起很大的爭議。這種暴力行為應該如何看待?香港反送中運動應該如何向前推進?本台記者王允請到香港民主組織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和八九學運領袖王丹,來談他們的看法。

記者:七一的示威活動出現了以暴力進入立法會的情況,請問你們是怎麼看待這個事情的?

蔡耀昌:首先,我們一貫主張以和平的方式處理問題。但我們也了解,現在香港很多年輕人對於香港政府一直不回應選民的要求,他們感覺到很絕望,所以有很激烈的表達。我們不完全同意他們的做法,我們也勸他們,這樣很可能遇到刑事上的處罰。

但總的來講,目前的局面是有很深刻的社會矛盾,真的需要特區政府出來真誠地處理種種問題。

逾百激進示威者2019年7月1日晚一度佔領立法會(路透社

記者:這一次示威者進入立法會,有人認為是暴徒喬裝為示威者去做的,您所了解的事實是什麼?

蔡耀昌:每一個人想法不同,我們不能完全代表他們。但總的來講,我們看到,他們(示威者)不是要去破壞,而主要是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來進行表達。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勸他們,要儘快離開。幸運的是,他們最後都安全地離開了。

2019年7月1日香港舉辦回歸慶典,期間逾千名示威者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路透社)

記者:王丹先生,就昨晚闖入立法會的行動看,這會引起港府的反彈嗎,還是會促使他們反思?

王丹:香港政府完全不會進行任何實質性的反思。這次佔領立法會的行為,我們都不願意看到有暴力衝突,可是我們一定要釐清衝突的責任方是誰。

香港已經有200萬人上街,但林鄭月娥堅決不提撤回(條例修訂)這件事。所以,某種程度上說,林鄭月娥是有意激化矛盾,然後看她能否從中找到政治迴旋的空間。這樣的用心是非常歹毒的。

我們也看到林鄭月娥在臨晨4點開的記者會,她的態度如此強硬,像個法西斯一樣。所以,我們一定要認識到,這個暴力是暴政引導出來的。

另外,我很高興,這次抗爭民眾又提出了雙普選的問題,這才是香港問題的核心。如果你不讓香港人選出自己的領導人,香港人是永遠不可能接受(你)的。

港府七一升旗改室內舉行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民陣“七一”遊行數十萬人參加促政府撤回《逃犯條例》重啟政改

香港立會大樓遭空前破壞港警被指擺“空城計”

記者:現在有人提出,香港需要新的民主綱領,請問蔡先生,您對示威民眾進一步的期望是什麼?

蔡耀昌:現在大家都需要時間,想一想下一步該怎麼做。我覺得無論是民主派,還是青年人,需要加強互動,商量未來如何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以後無論是要求政府回應民眾的要求,還是落實真普選,都需要我們之間有更多的聯接。(至於)民主綱領,還是需要大家有更多的討論。

記者:從6月份開始,示威活動也造成了香港政壇的一些分化,尤其是建制派有些人也站出來批評港府的做法。那麼,目前的建制派,還有泛民派,具體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蔡耀昌:建制派,尤其是裡面的工商界代表,對這個法律的修訂都有疑慮。經過這一系列事件後,我想,工商界和政府的關係可能會出現一些變化。

另外,傳統的建制派,包括民建聯、工聯會等,經過這次事件也會感覺到,對政府的盲從未必有什麼好處。但總的來講,我們還是把主要的希望寄託給民眾。尤其是這一次有那麼多的香港市民站出來,希望大家能夠團結起來,為下一波在香港爭取民主打好一個基礎。

警方在香港立法會大樓破損的一面玻璃窗外執勤(美聯社

記者:現在的局勢非常緊張。請問王丹先生,未來幾天,或者更長一段時間,香港的局勢會如何發展?有沒有可能中國政府派軍隊進入香港?

王丹:首先,這一次我感到非常鼓舞,香港的年輕人發展出了非常高明的社會運動策略。就是他們提出的Be Water,就是象潮水一樣來,象潮水一樣去。這種策略,我覺得北京當局是很難應對的。我是相當樂觀的,這樣的策略運用得好的話,是有可能逼迫北京方面退讓的。

至於你說到會不會用到解放軍,我不相信共產黨會笨到這種程度。就是你要在香港這樣的國際大都市製造一個血腥的屠殺事件,接下來一定會面臨全世界的經濟制裁。

記者:您對示威活動的新的模式比較有信心,能否分析一下這種模式的弊端?

王丹:可能的弊端是你可能無法嚴格篩選參與者,可能會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混進來等等。這些風險是有的。但坦率講,所有的社會運動都要冒一定的風險。所以,我覺得它可能有風險,但仍然是一個好的策略。

記者:謝謝二位先生的點評。

(記者:王允責編:申鏵網編:洪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