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老同學發聲: 李源潮幹嘛要為這個事情想死呢?

——李源潮為什麼還不想死

萬維登了一篇樹熊的博文,稱李源潮已死,大家趨之若鶩。我感嘆,又是官本位思維,中國勢利文化的底色。中國的前世來生全看出什麼官。咱們百姓除了“默默地活著,悄悄地死去”,這輩子好歹也看了一盤官們的盛衰浮沉,過了把乾癮,至多像阿妞那樣,作個悲觀的預測,大慨率出昏庸暴虐的,反正中國沒戲,帶著沾沾自喜的庸人智慧安然死去,結束沒有靈魂的一生。

樹熊的文章幾件事都說錯了。首先,李源潮是上海中學66屆初中生,我的同學,不是南模的。我們一起經歷的文革。雖然都是幹部子弟,但開始不是一個紅衛兵組織。他那個組織造黨支部的反,批判修正主義教育路線,而且嚴格執行階級路線,血統論,職員子弟不要,老幹部有問題的不要,看起來純而又純,高大上,其實瞎左,唬人。我們的紅衛兵組織算是正統,保黨支部,保市委,團結所有出身還可以和學習成績好有點小白專的同學(你們好多人不知道,那時學習好也是罪名吧)。但一月革命後,造反派奪權,就是從我手裡奪的,我當時是上中文革籌委會代主任。然後,十個保皇派組織,包括李源潮他們那個精英組織,“大聯合”,成了在野的一家。以後我家出事,我退出,不連累大家。

插隊,李源潮去了蘇北大豐農場,我輾轉崇明、江西,最後流落到雲南。他弟弟李勝初也在雲南插隊,我在雲大讀書時,他也考進昆明師院,常常在已留校當老師的另一插兄處聚首。他老爹老媽心疼這個流落天涯的小兒子,他趁機讓老爸托關係給他買了一把雙筒獵槍,辦了持槍證。這以後還會老老實實出工種地嗎?他說後來壩子里的鳥都被他打光了,又轉插到山裡一個寨子,這個“事迹”後來安在了上海知青典型朱克家頭上。他娶了個傣族女孩,不知現在是否還相守。勝初畢業後回上海,就在徐匯區一個房管所當個小職員,散淡一生。

1984年,我作研究生畢業論文,去北圖查資料,找北大厲以寧談提綱,和另一位上中同學、插兄一起去看過李源潮,在他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的大辦公室聊了一晚上。他當時家都還沒搬過來,就住在辦公室。剛剛訪朝歸來,他大講朝鮮這個國家將來不得了,員工幹部下班後,還要進行一小時科技學習,將來會出科技創新,讓國家富強。還是原來在上中的那個李援朝,正統、誠懇、出於樸素階級感情的簡單推理、左。但那個說法是不是暗含地對中國上上下下的政治學習,已有微詞?我不是很確定。他當時在團中央可是分管宣傳的。

其實上中的幹部子弟文革前就開始左,故意穿打補丁的衣服,彰顯不忘本和對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的鄙夷。1965年,柯慶施死了,陳丕顯在友誼電影院召集市委市府華東局幹部子弟大會,要大家繼承遺志,準備擔當大任,預示風暴將臨。不過,上中畢竟是當時全國最白專的中學,上海又是買辦文化的城市,不像北京那種皇權文化,那麼狂。什麼銅頭皮帶打老師,都是想當然,我管轄上中時,沒聽說過,更何況是中規中矩的“好學生”的李源潮?

第二件說錯的事,李源潮家並不住在東安二村,那是他太太家。他爸爸李干成是市領導,二字頭(指大革命時期的黨員),應該是住在愛塘。東安二村有我們上中太多朋友同學,大家聚首聊天,不時有一群小八臘子湊在一起聽,裡面就有後來傳出事的李的小舅子高全健。前幾年他還托朋友傳話,問我好。我對他完全沒有印象。聽說現在英國讀書,淡出了中國的商業圈。

第三件事是漏說了,李源潮進接班梯隊後被晾了好些年,原因是六四,表現不堅定。以我說的正統和樸素階級感情,他大概對開槍表示了某種不認同,然後大概有什麼競爭上位的人,告發或指使人告發,致使他以後一直帶職賦閑,直至胡錦濤上位。他和劉延東都是跨界,既是紅二代,又是團派,和江澤民、曾慶紅也有蘇北、上海、新四軍的種種淵源,自然得風得雨。習上來後,一朝天子一朝臣,淡出、肅清影響是必然的,為防他的手下不服或留有隱患,故意製造他將被查處的謠言,警告可能的拉幫結派。

第四件錯的最離譜,說他因為沒官做了,想死的心都有。我找上中同學問了,說活得好好的。習的選擇性反腐,大家一直詬病,其中有一條“刑不上紅二代”,是齊心老太后親自把關,這是接受文革、老毛的教訓。鄧朴方不給習好臉色看,胡德平胡德華兄弟不時唱反調,還有任大炮,還有樊立勤,還有劉亞洲,連曾慶紅都出來嘲他,習都吃進。你說薄熙來?那是江曾和胡溫一起搞的,習沒上手,所以後來有紅二代想通過習把人撈出來。習沒那個權柄,也不能那麼不知好歹。江曾是看“唱紅打黑”的架勢,怕將來鎮不住薄。胡溫則要出一口惡氣,薄目無中央、搶班奪權。

說回李源潮,他自己知道他有什麼樣的“貪腐”,他對習近平能構成什麼樣的“威脅”,外面的傳言都是讓八杆子都打不著的樹熊之流添油加醋用的,他享受著優渥的退休待遇和醫療保健,他幹嘛要為這個事情想死呢。你100隻鞋不落地,他也不著急。

中國現在迷信權力、迷信官本位的庸人越來越多,還越來越傻。什麼沒道理的話都有人信。我們這麼說,秦城裡的薄、周、令、郭、孫都還不想死呢,還盼著習下台,他們可以翻案呢,死了豈不遺臭萬年,永遠說不清啦?咱們老百姓不懂中共的黨內生態,高級政治生活,可以聯繫歷史慢慢學習分析,要不得的是迷信權力的勢利心,胡編亂造,中國特色。當官的事你看不懂,自然也做不了官,可人總還是要做的吧。何不做個有思想、有節操的人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WANWE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