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香港從此不一樣

林鄭特府警方擺空城計,放一千小孫悟空進立法會大鬧天宮,長達兩小時多,忽然一個警察也無。明顯破罐子破摔:你說我過度使用暴力,好,我就躺倒不幹。

一下子乒乒乓乓,打砸有道,原來這批年輕人都已經不怕坐牢,甚至不怕死。有三人自殺在前,加上“違法達義”,特區政府想引蛇出洞,轉移焦點,現在果然出了一個新焦點:新的“抗爭文化”,要爭公義的普選了。

在這方面,林鄭特府確實很巧妙地,將全民針對她本人的逃犯引渡修例之大錯,四兩撥千斤,將矛頭撥轉向“雨傘運動”未了之事。由聲討她本人,變成挑戰“一國兩制”。讓出立法會大樓這座圖騰,苦肉計加空城計,激活中央政府的“六四深層恐懼”,聯想到人大會議召開所在的北京人民大會堂,若遭到上訪“暴民”衝進去,塗污鐮刀鎯頭的黨徽,請問中央,您有何感受?

這一招,切中共產黨的盲點,森林深處,果然開始隱隱傳出該頭King Kong發出的陣陣哮嘯。

如此兵行險著,在那非常脆弱的兩小時里,一切不可預知:若佔領立法會的年輕人不撤,還有幾千人魚貫湧入,內雜有黑社會,佔到下半午夜,開始縱火。然後次日上午,有人運送拆樓的工具,開始將立法會當做巴士底獄,一磚一瓦拆鑿瓦解,全球傳媒直播,情緒越來越高亢。中央軍委接到駐港解放軍的請戰令,召開緊急會議,定性“顏色革命”,坐在當中的那個人,不論願意不願意,大勢所趨,就要簽署一張紙頭。

這一切,玩得如此之大,以中國的政治行為定律,必然發生。

然後其他大量五毛化的中年香港中國人,會發生磁場感應,也跟隨“堅決擁護平亂”。倪匡六十年代的小說“六指琴魔”,有此一幕,“鹿鼎記”之神龍教發功,亦一樣的氣場。

然後會發生什麼事?Kong U一級榮譽生林鄭月娥女士和喇沙高材生警務處處長:香港這個場,是中央實質委任交付給兩位看管的,如此層次之借刀殺人大遊戲,連梁振英也甘拜下風,令人另眼相看,不過請兩位想清楚,是不是真玩得起?

幸“暴徒”有節制,及早散溜,以後當然有大追捕、大審訊,還會引發無數的大小示威,但鍵盤召集不斷。請問特首這個位子,除林鄭,還有誰敢接?

誰敢再嘲笑這位女特首沒有政治智慧?她的智慧和膽識,原來在CY之上。

所以一下子,香港從此,永遠不一樣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