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我農村人 29歲在大阪買了人生第一套房子

——29歲,我在大阪買了人生第一套房子

我叫小黑,網名又叫黑岩,今年29歲,我在日本大阪買了我人生第一套房。

十年前我高考失敗。

我是個小鎮青年,像無數跟我一樣的小鎮青年一樣,原本父母期待我能金榜題名、高考得中,但我當年並沒有能夠理解上學對我一生來說是什麼價值,最終還是沒能考上大學,其他同學紛紛離開小鎮,不是去上學,就是去打工。

我是那個時代里微不足道的一個縮影吧。

我也走到了自己人生的一個岔路口上,原本留學什麼的離我很遠,但偶然看到消息,發現日本的留學費用成本出乎意外地低,每年只需要5-6萬元人民幣學費,生活費還可以打工賺回來,相對於歐美動輒就是幾十萬的學費來說,這個簡直是在發達國家中性價比最高的一個國家。

來日本留學的孩子大部分是中產的原因是,只需要努力的話,完成4-6年學業,家裡只需要10-20萬人民幣就足夠了,這也是我選擇日本的最大的理由,然後日本離中國近,飲食習慣,治安良好,這些大家也都應該知道的。

結果我就來了日本。先是讀語言學校,然後考大學、上研究生,說來也奇怪,原本不是讀書材料的人,居然也就這麼讀下來了。環境可能是一個因素,也可能是沒有後路可退的境外生活,讓我這種不是富二代的孩子產生的危機感不斷督促自己吧。

畢業之後,我再次面對抉擇:回不回國。

這次其實很難選擇,日本是個相對平穩的國家,機會肯定是沒有國內多,但思前想後,我還是決定留下了,原因如下:

第一:我不優秀,我知道自己進不去很好的國內大型企業。

第二:我買不起房子,真的買不起,想都不敢想。

第三:農村戶口的我,去了北上廣深的話,我的孩子享受不了當地的優質教育,也享受不了當地的醫療,北京上海說句實話,外地人這個詞現在還是一個貶義詞,特別是對於孩子們。

在國內大城市有非常多的機會,但是沒有任何保障的大城市我是非常惶恐的。

我畢業之後第一份工就是加入了谷町君這家房產公司,專門做房產的中介小哥,由於會說中文和日文,所以專門給中國客戶挑選合適的房產,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工作。

說起來也奇怪,我沒有任何這方面的背景,也沒學過銷售,但谷町君就是用了我。按照谷町君的理念,寧可用新人,也不要曾經在華人地產公司打過工的老油條。

而在日本工作的第三年,我拿到了日本得高度人才簽證,也不知道日本政府是怎麼想的。

作為一個外國人,在日本生活中最關注的無非是醫療,教育,養老等政策。我已經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就我所知的大概情況是這樣:

1:醫療:由於日本是全員醫療,所以我們在日本生活不需要考慮因病致貧的風險。

2:孩子可以在日本接受日本的公立教育,而且完全免費。

3:如果有寶寶的話,到七歲之前可以為父母發籤證,照顧孩子和大人並享受日本的醫療。

4:拿到高級人才簽證後一年之後申請日本綠卡,可以在日本養老。(我不知道取得北京戶口要多久)

不得不說,取得日本的永駐綠卡比北京的戶口簡單的多,對於北漂來說北京是他鄉,而在這裡卻有種安定的、在家鄉的感覺,雖然回老家只需要飛3小時。

現在說說我買房吧。

可能是根深蒂固的思維,覺得自己還是應該有個自己的房子,這樣才能讓人安心。

日本第一套自住房的利息非常的低,0.575%的利息,但是需要滿足以下的條件:來日本住滿5年+工作2年以上+上一個地址住滿三年(租房也可以)

這簡直就是白給啊。

這種條件,不買真是對不起日本銀行,所以我就用零首付買了一套精裝修的三室一廳,沒有存款、沒有父母支援、在日本工作的第三年,我就這麼擁有了自己的房子。

離我那個知道自己高考失利的夏天只有十年,我一個小鎮青年在異國他鄉不但讀了研究生,還有了自己的房子。

我來到日本之後沒有做特別的事情,只是按部就班的上學找工作,然後成家立業,我並不優秀,我只是一個極其平凡的在日本生活的一個上班族而已。

但是這裡能帶給我的就是:只要你努力工作你就可以買得起房,只要你能踏踏實實的去完成每一個工作,你就能在職場上和日本社會中得到認可並取得足夠的尊重。

我們這些人背井離鄉、負重前行,不就是為了讓家人安居樂業么。

我想我能夠做到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五嶽散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