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基本的一課 中共國領導人還沒學到

艾森豪威爾總統1961年的告別演說,值得各國領導人參考。他指出,美國的領導能力和威望,不僅仰賴無與倫比的物質進步、財富和強大軍力,還在於把力量善用在世界和平與人類福祉的利益上。事實上,中共領導人還沒有學到這基本的一課。中國仍然陷於「強權即公理」,成為最大的即是最好的思維模式中。

美國《外交服務雜誌》(The Foreign Service Journal)發表美國農業部海外農業署退休官員、有三次駐華工作經驗的夏爾(Philip A. Shull)的文章說,丘吉爾曾將俄國稱為“謎中之謎”,毫無疑問,許多人對中國也會有同感。

以習一尊為首的中共政治局了無生氣

自從1979年美國和中國建交以來,雙邊關係在兩種狀態之間搖擺不定:一種是對和平與繁榮世界共同利益的熱烈樂觀態度;另一種是緊張和互不信任。總是支撐美國對美好前景希望的,是基本假設中國會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參與者加入國際社會。按規則辦事的貿易和外交體制的明顯利益,必然會使中國朝著這一方向發展,國際社會也從中獲益。

但中國自從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公然頻頻違反規則,導致美國和“志同道合”的貿易商、決策者、談判者在驚恐之餘損失數以十億計的美元。美國人認為,政府在貿易中的理想角色,是建立一個透明、可預測的公平制度,並對其進行監督。而筆者認識的大多數中國人則認為,政府不僅可能,而且必須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因為政府有責任保證國內的安寧和繁榮。

但中國在WTO的表現顯示,他們基本上拒絕甚至弄不清建基於“法治”的貿易體系,並試圖按照她自己制定的“依法”行事。北京對WTO和其它國際準則缺乏尊重,除了她並未參與創製這些國際規則,還由於中國在許多世紀曾是世界上最富裕最先進的國家,但到19世紀和20世紀卻飽嘗了“不平等條約”的滋味。曾經有過的屈辱感,塑造了中共領導人對國際貿易及安全問題咄咄逼人的立場,如在南中國海根據所謂“九段線”提出的領土訴求等。當然,國際社會理解這種不可接受的行為,並不等於原諒這種行為。

筆者和許多其他人認為,華盛頓改變中國行為的最好方式,是和美國的所有盟國共同努力。北京一貫的伎倆是分而治之、分而勝之。美國固然強大到足以“面對面”和中國叫陣,但其他國家不行。中國尊重實力,只有爭取到其他國家和美國共進退,才能使所有國家都變得強大。

贏得和體現全球地位,靠的是奉行有利於共同利益的政策,履行承諾,遵從規則。哪怕這些承諾和政策在特定情況下對國家不利。儘管偶有失誤,美國在過去幾十年中建立的信譽和善意仍然留存。再加上我們產品的質量和經貿商的信譽,美國完全有能力保持全球領袖的地位,以及在全球貿易中巨大的競爭優勢。

經濟改革政策改變了中國,數以億計的中國人擺脫了極度貧困,中國也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之一。但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的行為模式,使之不再神秘難測,中國就不可能成為世界各國的領袖。

艾森豪威爾總統1961年的告別演說,值得各國領導人參考。他指出,美國的領導能力和威望,不僅仰賴無與倫比的物質進步、財富和強大軍力,還在於把力量善用在世界和平與人類福祉的利益上。

事實上,中共領導人還沒有學到這基本的一課。中國仍然陷於“強權即公理”,成為最大的即是最好的思維模式中。只要中國的行為夾帶如此狹隘的私利,北京就不可能加入,更不可能取代美國世界領袖的地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萬維讀者網林孟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