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博士在美自殺疑遭華裔導師霸凌 還吃人血饅頭

陳惠祥今年30歲,正在佛羅里達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攻讀博士學位,生前疑似與華人導師產生激烈矛盾,具體死因疑與今年年初發表的一篇博士論文有直接關係。

沒有殺死你的,才會讓你更強大。

美東時間6月14日,來自中國的佛羅里達大學博士班研究生陳惠祥(音),被發現在校園辦公室自盡,並在電子郵件中留下遺書:“沒有殺死你的會讓你更強大”。

一直很優秀的青年,為何在拿到美國博士學位前選擇了這條不歸路?

事件在華人留學圈中引發極大關注,人們惋惜年輕生命隕落之時,也希望更多真相細節披露。6月29日,根據美國博客平台Medium用戶曝光的生前聊天記錄,陳惠祥自殺原因直指生前疑遭導師李濤(音)逼迫發表錯誤論文,長期受導師霸凌虐待,瀕臨崩潰。

警方回應稱差不多排除他殺可能

據最新消息,校方回應自殺屬實。至於導師是否存在學術不端、陳惠祥的死與其導師有多少關聯等,目前,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導師學術造假還吃人血饅頭?

美東時間6月12日,佛羅里達警方接到了一則報警信息:一名就讀於佛羅里達大學的中國籍博士陳惠祥,在蓋恩斯維爾(Gainesville)突然失蹤,朋友希望能夠儘快找到他。

接警後,警方迅速展開搜尋,但只發現了陳惠祥的車子,並不見其蹤影。此前,他的朋友已經找遍了陳惠祥所有經常去的地方,全部一無所獲,打電話、發簡訊,也沒有任何回應。

陳惠祥尋人啟事

直到13日上午8時,佛羅里達電子和計算機工程系工作人員,在其工作的班頓大樓實驗室發現陳惠祥已經自縊身亡。在陳惠祥自殺後,他的郵箱中設置了一封定時郵件,他的父母、女朋友以及他在佛大的導師李某均收到了這封“遺書”,證明其自殺早有心理準備。

據媒體報道,陳惠祥今年30歲,正在佛羅里達大學電子與計算機工程系攻讀博士學位,生前疑似與華人導師產生激烈矛盾,具體死因疑與今年年初發表的一篇博士論文有直接關係。

陳惠祥朋友透露,他的博士論文原本已經投稿成功,即將發表,但他發現起始數據有誤,整個論文被“全盤否定”,於是嚮導師申請撤稿,可導師非但不同意,反而認為這篇論文可以直接發表。

據知情人士透露,導師李濤為了發表論文,還給了陳惠祥兩個選擇:如果撤銷論文,陳惠祥六年心血將全部作廢,無法獲得博士學位;另一個就是裝作不知情,直接發表論文。

公然的“學術造假”使得一向追求學術端正的陳惠祥無法接受,他擔心數據有明顯錯誤的論文,萬一日後被同行看破,不但影響其他人的研究,自己的學術生涯也會被斷送。

知情人透露導師李濤動輒以開除或不畢業相威脅

在朋友眼裡,陳惠祥是個樂觀開朗的人,如果不是長期遭受導師的“野蠻”對待,是斷然不會選擇走上絕路的。而早在失蹤之前,陳惠祥就與朋友吐槽學業上壓力很大,已經走投無路,多次萌生自殺念頭,在其電腦里也發現了很多“教自殺的東西”。

與陳惠祥一同實習的同學回憶,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陳惠祥7點下班之後,導師李濤還打電話來催paper,狂罵的聲音隔著好幾步都能聽得一清二楚。陳惠祥為了交差,經常凌晨2點入睡,早上5點爬起來做paper,8點又一起去上班。

同學爆料以此佐證導師“野蠻”對待

而關於這位導師李濤,知乎上有認識他的人爆料,李擅長詭辯,而且手底下博士的論文發稿量也很高。

(圖源:知乎回答)有知乎網友爆料導師李濤擅長詭辯

而關於事情真相究竟如何,李教授方面也發表了回應,表示6月8號因為家裡有事回了中國,對陳惠祥的死並不知情,得知後,也深感悲痛,並強烈譴責網上散布的不實言論。不過,他對論文撤稿這件事情沒有採取任何的回應。

李濤發表最新回應怒斥不實言論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6月28日,北美留學生日報微信公眾號後台收到了一段讀者的留言和一張圖,留言爆料指出,在陳惠祥死後,導師李濤在亞利桑那州鳳凰城舉辦的ISCA2019國際研討會上,竟然帶著陳惠祥生前那篇數據錯誤的論文做了演講。

讀者留言供圖

該讀者還爆料,去年的ISCA論壇上,李濤組裡的博士就被發現論文抄襲,被抄襲的原作者在會議上直接開撕,事後卻不知為何不了了之。

讀者聊天截圖

據與會者透露,死者的導師甚至沒有提起過十幾天前剛剛為此自殺的陳惠祥,只是在午餐時大家一起默哀了一下而已。

自殺,不該成為你的人生選項

如今,警方已經介入調查,陳惠祥的父母也已前往美國,相信事情很快就會水落石出。

需要引起我們重視的是,留學生自殺案例並非首次登上新聞。事實上,近年來,出國求學人口數量日趨攀升,年紀日趨低齡,留學生的心理問題一直未得到有效疏導。

2019年2月11日,有人在斯坦福大學的PaulG.Allen大樓中發現了一具男性遺體。有人猜測自殺動機可能是因為在讀博的過程中遇到了特別大的阻力。

2019年1月31日,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博士生劉春楊從學校宿舍出走,15天後被發現死亡,劉春楊曾提到過,因為畢業論文還沒有發出來,要延期一年。

2017年年底,康奈爾大學材料工程專業四年級學生田苗秀在考試周期間被發現於公寓內死亡,年僅21歲。田苗秀在離世前曾發電郵給同學,對無法完成期末項目表示抱歉。

2017年10月,在美國猶他大學攻讀生物學博士的唐曉琳自金門大橋躍下身亡。失聯前,她曾透露過自己壓力巨大,有投河的念頭。

2016年1月,芝加哥大學MBA班陸姓中國留學生疑因課業壓力,在寒冬中跳入結冰的密歇根湖,年僅28歲,其書桌前還貼著“堅持奮鬥、決不放棄”的標語。

縱然是少數現象,名校留學生自殺不完全名單仍然令人不寒而慄。

儘管這些留學生各自面臨的問題不盡相同,但不難發現共通點,一系列悲劇背後,或多或少都與“畢業”、“導師”、“延期”相關。具體總結為四個方面:學業壓力、對父母的慚愧、害怕導師對自己的不信任、得不到合適的心理疏導。

其中最嚴酷的問題,莫過於學業壓力。在之前十多年的學習經歷中,中國留學生或許更適應以結果為導向的學習方式,而這無疑和美國強調分析過程及批判性思維的學習方式相衝突,高期望值與現實困難,便形成了劇烈衝突。

而美國西南部一所大學針對19名中國研究生的調查顯示,多數學生壓力來自於很難取得導師的信任;甚至有人擔心,語言障礙讓導師懷疑他們的智力水平;更有人坦言,他們恐懼失敗,怕對不起父母,晚上常常睡不著覺,反覆琢磨與導師的談話,是否有措辭不當,不愉快等等。

中國留學生心理問題亟待關注

一位留學加州的博士生王立(化名)表示,讀博一年的他,深刻感受到博士學習與導師之間的“密切關係”,一般來說,理工類博士生導師擁有大量項目,而自己又不可能獨立完成,所以多數都會像包工頭一樣,將項目分解為多個子項目,安排碩士生、博士生幫助完成,有的甚至直接讓學生擔綱。

王立坦言,學問做到深處拼的就是良心,大部分導師為人師表,忠於學術,學生為其分擔學術項目,會定期給予報酬,生活上給予關愛,心理上給予疏導,態度誠懇友好;少數導師則依仗著自己掌握畢業與否的“生殺大權”,把安排學生幹活視為理所當然,甚至當作一種“恩典”,給學生心理造成極大傷害。

據耶魯大學研究人員2013年發布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在耶魯學習的中國留學生中,45%的人有抑鬱癥狀,29%的人有焦慮癥狀,遠高於美國大學生整體抑鬱症和焦慮症比例的13%。另一些包括澳大利亞和英國學校在內的高校調查也收到了類似的反饋。

在社交媒體上,遭遇抑鬱困擾的學生,不止一例。

工程博士Bella說,不斷累積的工作量+智力挑戰+持續惡化的心理健康,我覺得沒有支持、孤立和漂浮的不確定性,焦慮成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喝酒、傷害自己,有時甚至想死。

事實上,在多起中國留學生自殺事件中,學校在發給全校學生的信件最後,都提到了心理諮詢熱線及諮詢方式。但事實情況是,只有27%的人知道學校中有心理健康諮詢的服務,而真正諮詢過的同學,只有4%。

學術、學業及心理壓力如達摩克利斯之劍一般,懸在每一位學生頭上,不分年齡、不分專業、不分性別。當文化衝擊、語言障礙、經濟壓力、社交困難一併來臨時,失眠、焦慮、抑鬱的負能量幾乎呈幾何倍數增長。

不是所有博士都永遠擁有漂亮的成績單。在情緒崩潰、鑽牛角尖的時候,要學會壓力釋放,及時止損,與自我和平共處。你可以選擇奮鬥,也可以選擇平庸,但請別讓自殺出現在你的人生選項中。

最後,借用陳惠祥的那句話來結尾:沒有殺死你的,才會讓你更強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