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大國攻略:每個香港人心中都有一個李小龍

七月一號晚上,本來有四人堅決不離開立法會,其他已經離開的抗爭者聽聞後立刻沖回立法會大樓,在警方午夜發射催淚彈前,把這四人強帶出來。

香港七月一號反送中的示威者佔領立法會,進行破壞,中共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口徑一致譴責暴力,港警陸續逮捕示威者,被捕者年紀小的甚至只有14歲。雖然大部分參與示威的學生都戴了口罩,隱藏身份,但是逮捕行動已在學生之間散播恐懼的氣氛。從6月9日第一次反送中大遊行開始,已至少有52人因為反送中運動被逮捕,至少4名示威者失去生命。

對於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行動,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所副研究員林宗弘說,佔領立法會的行動在很多國家發生過,香港並不是最嚴重的。他認為港府小題大作,殺雞警猴,有意抹黑抗爭者。港警廣泛搜證並逮捕示威者,秋後算帳的意味濃厚,實質上示威者到底破壞了什麼財產,港府並沒有符合比例原則的裁處,整個逮捕行動像是擴大整肅抗爭者的行為。

有人認為衝擊立法會的暴力行為,增強了北京強硬派的力量。林宗弘認為,這種說法是假設北京對香港問題有溫和派,但若如此,事態不會發展至此。他說衝擊立法會或許是個圈套,刻意擴大製造事端以便指責抗爭者。

衝擊立法會使得反送中支持者的意見變得分歧,主張和平示威的人認為衝進立法會,辜負了兩百萬人和平的聲音,也讓北京有借口對香港更強硬。

香港中文大學的講師梁啟智說,他也不支持衝擊立法會,但他呼籲大家在譴責之前,先問一問自己:你會譴責一個想自殺的人嗎?還是你會問一問,是什麼把他推到如此境地?又有誰本來可以阻止絕望,卻不為所動?若要譴責,請先譴責這些製造絕望的人。

有人質疑港警使出空城計,示威者中了圈套。台灣大學榮譽教授明居正說,有香港朋友告訴他,帶頭衝擊立法會中的有些人,也曾出現在聲援警察的集會中。因此不知是否真有人設局,導引示威者沖入立法會,讓港警有理由鎮壓。他說若真是設局,而這局若是設給習近平,就是逼習近平出手,情況就很複雜。

對於有香港媒體報導北戴河會議將討論香港問題,明居正說這可能有幾種情況,或許習近平會極力避免北戴河會議,若真談香港問題,要看習近平是否在場,會議是否由習近平召集,或者習近平召集會議,有人在會上發難檢討香港問題,都有可能。香港問題對習近平來說十分棘手。

他說,只要香港普選的問題沒解決,港人就會上街遊行,因此修《逃犯條例》等於是把香港人叫出來,這個做法十分不聰明,中共是搬林鄭月娥砸自己的腳,若是習近平自己主張修例,就是習近平砸自己的腳。

香港處境深獲國際同情。香港中文大學講師梁啟智7月3號在台北出席網路媒體“Matters Lab”的講座,主題為“一國兩制的前線經驗:香港反送中告訴台灣什麼?”他談到反送中運動的幾個關鍵詞,如 be water,“像水一樣”,和“一個也不能少”。這兩個關鍵詞關係到群眾運動“如何退場”。

他說所有群眾運動都有什麼時候該結束的難題,總有一個人要出來說行動結束大家可以回家,但這句話很難說,因為運動不會立馬有成果,對方通常不會立刻回應要求,假如有人出來說要回家,這個人會被罵。很多時候示威者有一種“廣場心態”,八九民運時也有這種討論,大家都佔領這地方,什麼時候走?是不是大家投票,但現場很難舉行投票是否撤退,而且很難定義誰有權參與討論。但若不投票,要留就留,要走就走,示威者人數越來越少,留下來的人會越來越危險,示威人數一旦減少,警察就會推進來。

這也是2014年佔領運動時很大的問題,因此他說這種情況下,“Be water”很重要,“每個香港人心中都有一個李小龍”,李小龍是香港最有名的一位人物,他大學念哲學,武功很好,有人問他武功後面的哲學是什麼,他說“抽空你的思想變得無形態,像水一樣,把水放進杯里就是杯”。“像水一樣,朋友”,把這句話放進社會運動中,何時退場就變得不重要。示威者把廣場看得太重要了,但若放進水壺就是水壺,水才是重要的,廣場不重要。

七月五日晚上香港反送中集會,民眾拿著手機打出燈光。

這說法在2014年雨傘運動就已提出,但沒有起作用,這次起到作用,大家會討論是否撤退時,就有人說Be water my friends,“假如條件不容許繼續佔領,我們可以撤,明天再來”。抗爭者發現走是可以的,走並不可恥,走是一個選擇。當有Be water這概念之後,走就不會被罵,這是對整個運動很重要的改變。示威者不再擔心走還是不走,這也是雨傘運動意見分歧的重要原因。

而另一個關鍵詞“一個也不能少”跟Be water有很大關係,這次運動至少有四名反送中支持者喪命,他們輕生的理由都跟反送中運動有關。第一名喪命者,大家稱他為“烈士”,但出現第二第三個,大家就緊張說千萬不能再有了。此時就出現“一個也不能少”的概念,七月三日早上網路上有人說要輕生,群眾就到處去找這個人,“一個也不能少”放在社會運動的場面,就是不被捕,不流血,不犧牲。

因此七月一號晚上出現戲劇性的一幕,有四人堅決不離開立法會,其他已經離開的抗爭者聽聞後立刻沖回立法會大樓,在警方午夜發射催淚彈之前,把這四人抬出來。

對於be water成為反送中運動的核心思想,“Matters Lab”的創辦人張潔平說,什麼情況可以不在乎杯子,是你對水有充分自信,你對人有自信的情況下就不在乎廣場,因為哪裡都是廣場。民氣不會散,這是重要前提,很多人佔領不肯走,是怕下次沒人來。香港人在反送中運動中很團結,大家很有自信,動不動五十萬,一百萬、兩百萬人上街,民意是很重要的基礎。若跟雨傘運動比較,雨傘運動是爭取香港沒有的民主,但是反送中是香港人要保住已經擁有但要被搶走的東西,港人當然更在乎,這就是反送中的民意基礎。

七月五日晚上香港反送中集會,民眾手持標語。

她說支持雨傘運動的民調大概是四成,但支持反送中的民調一直超過六成,一直是主流民流,因此大家對民氣很有自信。

她和梁啟智都認為這不是“終局之戰”,她說香港還沒死,而且會一直活下去,香港怎麼樣跟怪獸、或跟身體里的癌症也好,共存共處反抗搏鬥,這是最寶貴之處,香港還沒死,並不是終局。

接下來就看習近平如何處理香港問題,梁啟智認為北京會把香港愈收愈緊。至於香港問題和重新展開的美中貿易談判,會不會有什麼關連?明居正教授認為。反送中運動對川普來說是個意外,川普的首要任務是和習近平簽貿易協議,他若對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施壓,可能就簽不成了,因此川普極力避免碰觸香港問題。

台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助理教授黃介正則說,美中重啟談判給了川普和習近平喘息空間,雙方都不希望僵局持續,雙方能再有機會去達成協議。美中打打談談,現在是從打又到了談的階段,談到某程度可能談崩了又會打。美中貿易牽涉很廣,不可能一個協議全部涵蓋,也不可能由一位總統一次談定,永保太平。

黃介正樂見美中雙方暫緩對抗,兩人也都有各自原因需要喘息緩和。他說,川普在美國總統初選階段需要好的經濟數據,而中共適逢七一黨慶,八一建軍節,十一國慶這三個重要日子,習近平都不能示弱,也不適合讓美中一直處於僵局,因此平穩度過這段重要的政治日程很重要,即使美中談判仍很艱難,未來仍有可能破局,但重啟談判對內對外都是現階段對美中雙方有利的形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