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留美學生犯重罪 善很難改變這些大陸惡膽慣惡

——善原來真的是很難改變惡的

【編者按:作者看到的大陸人的惡難改,恰是中共統治下無神論洗腦和腐敗人心的結果。移民和留學生的靈魂已經被毒藥控制,善他不接受,必有惡報惡果相隨而來。被判重刑的就是明證。暫時僥倖漏網的,早晚自食其果。這也是善待另一種威嚴體現。】

幾年前看過著名作家王朔曾寫過的一篇文章,主旨在講“中國人來到美國生活連壞人都變得老實了”的文章,其中他特別提到,“我覺得中國人到了美國之後都變好了,變得都守法了,我認識幾個在國內都是壞人的人到美國生活之後都變得非常老實。我才一到美國,朋友就告訴我:你可千萬別犯法,你在美國犯法算是倒了大霉了,會記你一輩子,到哪兒都跑不了”。

當時看後很以為意,尤其環顧周圍,認識的華人幾乎全部自然而然入鄉隨俗,主動遵守美國當地的法律和規則,成為美國社會的模範公民。然而最近的一段時間,我卻對這個結論產生了懷疑,尤其看到以下的幾個報道之後。

一是,近日2名在美國新罕布希爾大學就讀的大陸學生因涉嫌使用被盜信用卡支付學費和其它費用而面臨重罪指控。這兩個學生不僅盜用他人的信用卡支付自己的大學學費、汽車保險,租金和其它費用,而且還向其他的學生兜售以折扣價用信用卡幫他們支付學費來套現,目前,這兩名學生均被指控犯有信用卡欺詐的A級重罪,其中的一人被控犯有9項欺詐罪,另一人被指控犯有1項重罪和1項企圖欺詐罪,目前已保釋等待審判。看後我真的不明白,在美國,盜用別人信用卡不僅很容易被抓到,而且屬於嚴厲打擊的犯罪,定罪後的判決很重,如此的法治環境都無法抑制這種惡行,我真的有點無語了。

下面這事兒這一兩年更是在美加報道很多。有那麼一小部分的中國留學生,在完成學業之後準備回中國並且不再回北美了,於是就用信用卡大量買入高價格物品,再以超低價賣出套取現金,還有的人從信用卡上按不同時段小額取錢,短期內聚集一筆錢,之後便買單程機票飛回中國,不還卡債,一走了之。曾有一名來自廣州的鄭同學介紹過自己的經歷,當時他準備買一台手提電腦,經朋友介紹來到溫哥華的一間高層公寓中,屋內除了一張雙人床外,其餘都是各類全新商品,包括大屏幕電視、微波爐、電腦、相機、名牌錢包及香水等,屋主是個約20歲的中國男子,直接向鄭同學介紹說自己正準備結束留學生生涯返回中國,必須馬上甩掉這些新買的產品,這名華裔男子甚至大言不慚的表示,自己就是想用掉信用卡額度套現,回國後就不來了,也不會擔心會影響貸款信譽什麼的。而他不知道的是,這樣做其實真的很危險,信用卡公司的欠債檔案全球共享,持卡者的信息可被跨境追蹤,即使是“逃”到了中國或者其他國家去,信用卡公司仍可以僱傭專門公司進行追討,如果牽涉的數目過大,司法部門一定會介入,因為這屬於商業詐騙行為。

如果上面這種打算離開一去不復返的行惡,某種程度上還可理解的話,下面這種已經移民的人作惡,就讓人有點匪夷所思了。日前,紐約市調查局與曼哈頓地方檢察官逮捕了八名涉嫌偽造紐約市財政局發放的特權停車證嫌犯,其中包括一名現年47歲,家住皇后區新鮮草原(Fresh Meadows)的華裔女子林姓女子,她涉嫌使用假的特權停車證來規避支付停車費用,偽造的停車證包括殘障人士、市法律部門(CityLaw Department)、紐約血液中心(New York Blood Center)與美國郵政服務(United States Postal Service)等,因此被控一級不實文件提供罪(Offeringa False Instrument for Filing),屬E級重罪,一經定罪可能被處以最高四年的監禁。紐約停車費高不假,但是偽造特許停車證在美國涉嫌欺詐的代價更昂貴,我就不明白了,美國這麼嚴格的法治社會都無法約束貪小便宜的習慣和惡行,可見揚善除惡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情。

縱觀世界,其實許多現代文明的死對頭都曾被西方文明福蔭過,金正恩曾在瑞士求學,卡扎菲曾在英國軍事學院接受培訓,阿薩德曾在英國醫學院留學……讓人不解的是,法制和文明在這些獨裁者幾乎沒有留下什麼痕迹,讓人忍不住嘆息:善真的無力改變惡,而惡卻能很快就泯沒善,在善惡的永恆博弈中逃不過的始終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所以出國留學或移民國外,或許能夠改變一個人的生活,卻不一定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性格,修養和思想,這是不是很讓人沮喪的一種現實?揚善抑惡如此任重道遠,嗯,我忍不住有點抑鬱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