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日模東京每周辦反送中遊行至《逃犯條例》撤回為止

平野鈴子在東京發起「與世界共同保護香港」遊行,每逢周六從東京日比谷公園遊行到東京車站,直至《逃犯條例》撤回為止。昨日參與遊行的三十多人中,包括約十名港人。他們高喊「香港加油」、「I LOVE HONG KONG」、「Freedom HONG HONG」、「Stand up JAPANESE」和「Stand up WORLD」的口號,引起不少日本途人注目。

圖片來源﹕平野鈴子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有和服模特兒自發在日本發起聲援運動,決意每逢周末於東京舉辦遊行,直至《逃犯條例》撤回為止。昨日是她第二次遊行活動,有超過三十人參與。

平野鈴子在東京發起「與世界共同保護香港」遊行,每逢周六從東京日比谷公園遊行到東京車站,直至《逃犯條例》撤回為止。昨日參與遊行的三十多人中,包括約十名港人。他們高喊「香港加油」、「I LOVE HONG KONG」、「Freedom HONG HONG」、「Stand up JAPANESE」和「Stand up WORLD」的口號,引起不少日本途人注目。

平野鈴子

圖片來源﹕平野鈴子

政治素人首辦抗議為香港

平野鈴子本業是和服模特兒。今年25歲的她特意穿和服參與示威,以示自己日本人身份。她本是政治素人,第一次主動發起政治運動,就是為香港「反送中」。向警方申請等事,均由她一手包辦。遊行所用標語亦是由她自費製作。

早在6月15日,即二百萬零一人遊行前夜,她已曾從東京坐新幹線赴名古屋,參與反送中示威,向日本人解釋反送中來龍去脈,呼籲他們關注。問到她為何身為日本人卻甘願為香港如此出力,她說自己曾到訪香港兩次,非常喜歡這個地方。一來她在香港有不少朋友,二來亦覺得香港人很溫暖、有人情味,因此希望為這城市做點事。她又認為,一旦逃犯條例通過,受影響的不僅是香港,更是台灣、以至東亞地區。只是她坦言,在日本辦遊行十分不容易,最大問題是難以動員。「日本人對政治不太關心,因為他們認為無法改變社會。」

參與遊行人士當中,有香港人Kenny。他前往日本是為學日語,至今只到埗兩周。在香港時,身為基督徒的他已參與過6月6日、6月11日等多場示威運動,亦在6月12日中過催淚彈。他表示,來到日本後仍希望繼續支持反送中運動,所以參與昨日遊行。在大學修讀歷史與政治的他,批評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使用強硬手段,破壞香港法治體系。他希望遊行可以吸引更多國際關注。

左﹕阿晴;右﹕Kenny。(兩名受訪者避免正面上鏡)

縱然絕望亦不放棄

另一位參與遊行的港人阿晴,是香港城市大學「亞洲及國際研究」的學生,「所以比較知道民主為何重要」。現時她在日本以交換生身份留學。與Kenny不同的是,反送中爭議爆發時,她已在日本。自5月以來,關注反送中的她會透過twitter等社交媒體,翻譯香港消息成日語發布,希望令更多日本人留意。

問到二人對今後香港與自己去向有何想法,Kenny說,他傾向現實,認為中共威脅太大,香港難有民主,所以想移民日本或其他地方,「日本是亞洲最安全的地方」。不過,「當然有得揀都想返返香港」。阿晴則表示,她雖然喜歡日本,但始終會想在香港繼續生活。「因為這是我出世的地方,比較有人情味。」她與Kenny亦同樣對香港前途感到絕望,「最後都會被中國食咗」,但近日又出現湖北省民眾抗爭一事,她猜想或與香港抗爭氣氛蔓延有關係。沒有人知道今日做的事會帶來怎樣的效果,因此她說﹕「就算未來絕望,我們都不能放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來源:立場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