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人到晚年 身邊的人漸漸離世 是一種什麼體驗?

人這短短的一生,從出生到死亡也不過幾十年的時間,卻不得不經歷無數次的生死離別。我們孑然一身的來,又孑然一身的走,身邊的人來來往往、走走停停,有些人離開,就再也等不到他回來了。當人漸漸老去,時至晚年,身邊的人都漸漸的離開,即使傷心難過,卻也無力挽留。人到晚年,身邊的人漸漸離世,是一種什麼體驗?或許,這是年輕人永遠都不想去面對的事情,可是人到晚年,卻不得不去面對。

父母離世的時候,感覺整個天都塌了。自己不得不獨當一面,直面死神。

老陳已經60歲了,父母在今年相繼去世,在老家的親戚給老陳打來電話,老陳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眼淚不停地流下來,止也止不住。小時候,小陳在學校里被人欺負,父母就會帶他上別人家讓別人給他道歉,並告訴老陳,只要有父母在就沒人能欺負他;上完大學,老陳想要創業,父母二話不說拿出存款,支持他的夢想。老陳創業失敗了,回到家,父母沒有責怪老陳,只是說累了就回家,爸媽還能幹,還能養你;人到中年,老陳小兒子想在大城市買房,老陳湊不出首付,只得又問父母借了錢,父母上了年紀,已經沒有太多積蓄,但還是都拿了出來,他們說只是不願看老陳過得太辛苦。

老陳回憶以前的種種,父母總是保護著他,總是把所有的最好給他,做他人生的支柱和後盾。現在父母走了,他再也沒有了支柱,也沒有了能夠安撫內心的港灣。《百年孤獨》有這樣一句話:父母是隔在我們和死亡之間的帘子。父母在的時候,或許我們從沒有想過死亡,父母走的時候,我們卻不得不去直面死神。

愛人離世的時候,經常在夢裡夢見他,夢見一次,就大哭一場。

父母陪你走過上半輩子,而下半輩子大部分都由愛人陪你走過。徐玲已經65歲了,丈夫前些年因為患癌去世了。自從丈夫去世後,徐玲每天都活得很難過,每每想起丈夫在世時的音容相貌,都止不住的流眼淚,睡覺也經常在夢裡夢見他。徐玲的童年過得並不幸福,父親酗酒成性,母親不堪重負拋下她和別人又組建了家庭。她經常因為自己的家庭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別人。直到她丈夫的出現,丈夫小心翼翼的呵護,讓徐玲第一次體會到了被愛的感覺,丈夫給了他愛,還給了她一個夢想中的完整的家。

現在丈夫走了,自己的家又是不完整的了,徐玲難以承受內心的孤寂,每每想起,又是落淚。徐玲還經常在夢裡夢見丈夫,夢醒之後,不免又是大哭一場,那種思念,那種天人相隔的感覺,或許沒有感同身受,只有親身經歷才有這個體驗。

朋友離世的時候,自己變得不愛說話,因為最想聽的人不在了。

老薑和老劉是發小,兩人自打小學起就一直上一個學校,直到大學分開了,卻也是在同一個城市,工作的時候又為了省錢合租。可以說大半輩子都是粘一塊的,再也沒有比彼此更親密的朋友了。去年老劉的身體漸漸差了,狀況也是一天不如一天,直到今年年初,老劉去世了。

自打老劉去世之後,老薑就變得很沉默。老薑從小到大,不論有什麼高興的事或者煩心事,第一時間就是找老劉分享,現在老劉去世了,老薑每每想說話,卻又不知道該找誰說,再也沒有人能夠像老劉一樣理解他,共同分享他的喜怒哀樂了。

有時候,我們就像老薑一樣,話只說給知己聽,知己離世了,我們也就變得沉默了。因為最想聽我們話的那個人,不在了。

總結:人這一生會碰到許許多多的人,每個人都會陪我們走過一段路,但可能並不能陪我們走完全程。人到晚年,我們可能需要看著身邊更多的人逐漸的離開,父母走了,我們再也沒有了人生的支柱;愛人走了,我們不再擁有完整的家庭;朋友走了,我們可能失去了喜怒哀樂的傾訴對象,每每想起曾經一起度過的時光,我們都會流眼淚。但人固有一死,不能因為身邊的人離開就沉浸其中,無法自拔,把生活過得亂七八糟。你要知道,你身邊一定還有其他愛你的,還需要你守護的,希望你過得開心快樂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妮夏情感專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