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柳葉刀:給神經搭個橋 四肢癱瘓病人生活能自理了!

沒有想到,竟然是外科手術走在了神經修復的前沿……

當地時間7月4日,《柳葉刀》主刊刊登了一篇神經修復的重磅研究,準確的說,是一份神經移植修復的手術報告——

這份手術報告剛一發表,立即登上了各大外媒的醫療新聞板塊頭版,足見其震撼。

畢竟,多年以來,醫學家和科學家想盡了各種修復神經的方法,什麼幹細胞什麼納米科技,迄今為止大多都雷聲大雨點小。

誰也沒能想到,拿手術刀的竟然先人一步,通過創新外科手法彎道超車了……

到底是什麼手術這麼厲害?

神經移植手術並不是特別新鮮的事情,這篇文章之所以能登上《柳葉刀》主刊,是因為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把神經移植的方案用來幫助脊髓損傷的患者——讓四肢癱瘓的患者上肢功能恢復到能夠生活自理!

這項手術對患者本身的傷情是有一些要求的:首先他們徵集的16名患者全部是因為脊神經損傷而發生四肢癱瘓的患者(本次徵集患者受傷部位在C5以下),而非高位截癱者;其次,患者的損傷不能年代過於久遠,這次募集到的患者,損傷發生在18個月以內;第三,患者能夠提供用於移植的神經。

上肢對於生活自理能力非常重要,所以如何在一定程度上恢復上肢的功能一直是科學家們孜孜追求的目標。過去常常採用肌腱移植來達到目標,即把有功能肌肉的肌腱移植到新的部位來支配無功能的肌肉。

而這次,這些外科醫生採用了更大膽的嘗試——“神經搭橋”。

手術組的思路是:

將受到損傷脊神經影響的手臂神經,通過移植“搭橋”的方式繞開受影響區域,連接到健康的近端神經上,使神經通路恢復

手術移植方案具體如下:

首先,要恢復患者的手肘功能,使患者能夠伸屈手臂——

手術組採取的方案如上圖,選擇將供給小肌肉的神經,或腋後神經的運動部分,或以上兩者,移植到控制肱三頭肌的神經位置。左邊藍色方框中是取下來用於移植的神經,紅色方框為移植部位。右圖紫色點為神經吻合位置。

要恢復患者的拇指和手指的伸展功能,讓患者能打開手掌——

方案是將控制旋後肌的神經移植到骨間後神經的位置。如圖,同樣是將藍色框內神經移植到紅色框位置,紫色點是神經吻合位置。

恢復患者的抓握功能,讓手指能夠屈曲——

將控制橈側腕短伸肌、肱肌或旋後肌到神經移植到骨間神經的位置。最終效果如圖stage4,紫色點為吻合處。

操作的核心原理就是上述三步。這項研究的領頭人是一位女外科大夫(也就是論文一作),叫Natasha van Zyl,和其他進行手術的外科醫生一樣,都是資深的4級專科專家,所有的手術都是他們親自主刀進行。在募集到的16名患者中,部分進行了雙上肢手術,因此接受手術的胳膊一共有27條,共移植神經59條。

(Natasha van Zyl,資深外科專家,本文一作)

此外,有一部分患者進行了肌腱移植,一方面增強握力,一方面用於對照移植效果。

手術效果到底如何?

從手術設計原理來說,似乎平平無奇,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黑科技”,那麼結果到底怎樣?

先看看數據。

經過24個月的追蹤和變化,在上肢功能評分上,研究組設置了兩個標準,一個是抓握能力(考察手掌功能和力量),一個是捏住鑰匙的能力(考察相對精細的手指動作),結果如下——

從評分上來說,不論哪種方式的移植,患者兩項能力的總體得分是上升的,但在漲幅上有些區別。

而正如Natasha van Zyl醫生所說,“手術的目的不在於把患者變成鋼琴演奏家(指手指靈活度),而是幫助他們恢復生活自理能力,讓他們能再次成為一個有能力獨立生活的人”。

因此,生活自理能力的恢復也是研究團隊考評的對象——

可以看到,與基底分數相比,術後12個月和術後24個月,大家的自理能力評分和活動能力評分都出現了上升。其中,能自己上廁所和出門這兩項能力,是許多患者非常看重的,甚至有人說,“能自己上廁所而不需要人幫忙,感覺像重生了一樣”。

此外,還有許多具體的生活問題得以解決,我們可以看看患者自己的展示——

這張照片中捧著球的男性叫Paul Robinson,34歲。

在手術前,他的上肢功能僅限於這樣夾著物品,必須帶特殊手套才能自己推輪椅,要是掉在地上只能嚷嚷著讓別人來替他撿,沒法開車,沒法用手端著飲料喝……

以下是《柳葉刀》放出的術後的效果演示:

他能拿著飲料瓶自由使用,也能撿起鑰匙,也可以自己出門了。

展示病例中還有下面這位小夥子,原來抬手都困難,現在可以自如的從高處拿放物品……

那麼,移植神經和移植肌腱的區別是什麼呢?後者其實是上肢功能恢復的傳統手術項目之一。對此,Natasha的解釋是,傳統肌腱移植手術可以增強患者的力量,但是神經移植能夠提高患者的動作精度,完成撿鑰匙、抓取物品等動作;同時,神經移植的原理是讓患者原有的肌肉恢復功能,而非從別處移來肌肉組織。

這項手術有沒有負面效果?

所有的手術都可能發生併發症或者更嚴重的情況。目前,16名接受神經移植的患者中,有4人移植失敗。其中2人甚至發生了永久性的感覺減退。

而對於移植成功者來說,也需要堅持康復訓練,並且能恢復的功能都比較基本,目前還無法恢復到完全健全的狀態。

不過,Natasha認為,全球每年有250000–500000人遭受脊神經損傷,其中一半以上是四肢癱瘓患者,這項手術對於這些無法恢復功能的絕望者來說,無疑開闢了一條新的治療道路。

同為外科醫生,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教授Dr. Ida Fox點贊了這項手術,他說:“比起細胞移植、刺激裝置植入等,神經移植安全、可靠得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它還繞開了高風險的脊神經手術。”

正如這項研究提示的那樣,外周神經是可接駁再生的,但脊神經這樣的中樞神經修復,目前依然是難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醫學界神經頻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