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香港 追回過去22年沒有努力過的事

我平靜地說:不是香港倒退,只是民主自由從來都不會由天上掉下來,但97前的香港,卻奇蹟地享有高度自由,因為殖民地背後由民主政權主導。現在,我們只不過是追回過去22年沒有努力過的事。

7月7日,23萬人參加了九龍“反送中”遊行,遊行人士手持《看中國》“香港撐住”畫報

上星期與良師前輩lunch。前輩是有心人,本可不問世事享受悠閑生活,但612當日看電視覺得一定要為學生出去,買了一些救護用品往金鐘,其時已放催淚彈,在外圍根本走不過去。她遇到兩位拿著大袋物資的小女孩逃跑過來,女孩叫她不要過去,見前輩拿著救護用品,又不好意思開口問是否支援。我聽了,不禁佩服——這些熱血又可愛的人!

前輩約我出來,是想弄明白一個疑問:為何那麼多人不喜歡泛民?因為之前她不在港多年,對香港政治認識有斷層。我當然由反高鐵說起,以至菜園村、反東北、反國教、遮打革命(金鐘、旺角之派別)、魚蛋革命一一細說。並非要抹黑泛民,只是如實訴說非建制如何由反東北前的鬆散聯盟、以至近年的分裂,解釋為何民眾這樣討厭大台、討厭階段勝利。但我也強調今次是空前的團結,不割席、不分化、不篤灰。

前軰概嘆,何曾想像到年輕人要懂得弄熄催涙弾。她對韓國和台灣朋友說,以前在新聞看見漢城警察掟催淚彈、台灣議會內打架,現在都在香港出現了。是香港倒退了嗎?

我平靜地說:不是香港倒退,只是民主自由從來都不會由天上掉下來,但97前的香港,卻奇蹟地享有高度自由,因為殖民地背後由民主政權主導。現在,我們只不過是追回過去22年沒有努力過的事。

前軰頷首。

我很慶幸有如此前輩良師,當然更多時生活上、職場上更多的是相反的聲音。有時也懷疑,為何土生土長、受外國教育的人會對政權的制度暴力視若無睹、對抗爭者的公義的訴求充耳不聞。誠如前輩所言:好多嘢喺其他地方無問題、但在中國就相當大問題。引渡條約本身沒問題,但要與司法制度不善的國家訂立引渡條約就很大問題。

與前輩一席話,頓時力量滿滿。

這個時候,我們都需要彼此扶持去增加力量,繼續為良知發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輔仁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