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華裔女科學家被美清理門戶 轉投浙大被中共昭告天下

FBI(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前安德森癌症中心華裔終身教授吳息鳳的檔案如果不是間諜驚悚片,也是錯綜複雜、千絲萬縷。其中包含她不正當地分享機密信息的調查結果,並接受了中國醫療機構的六個諮詢職位。在安德森工作27年後,吳息鳳於1月15日辭職,3月20日華麗轉身,成為浙江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針對吳息鳳被FBI調查進而辭職一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7月8日在記者會上稱:美國“羅織‘從事間諜活動’等荒謬借口,對中國在美學生學者、科技人員和華裔科學家進行無端指責和騷擾,製造了不少‘冤假錯案’……只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吳息鳳已投入浙大3個多月,中共為何以答記者問的方式昭告天下?這對眾多的海外華人和他們的後代來講,可能並非好事。

吳息鳳被清理門戶

據彭博社報導,屢獲殊榮的流行病學家、美國公民吳息鳳在FBI對她與中國的職業關係進行了三個月的調查後,吳悄悄辭去了德克薩斯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終身教授、轉化醫學和公眾健康基因組學中心主任的職務。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首席副主任塔巴克(Lawrence Tabak)說,即使在基礎研究領域,絕對沒有分類的東西也具有內在價值。“這種預先獲得專利的材料是創造知識產權的先行者。”從本質上講,這種做法就是竊取其他人的想法。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礎生物醫學研究的公共資助者,對國家的健康研究界擁有巨大的力量。它每年撥出約260億美元的聯邦撥款,約60億美元用於癌症研究。

在6月5日的聽證會上,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官員告訴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該機構已經聯繫了61家研究機構,涉及資助機構涉嫌轉移專有信息,並提交了16起案件,主要涉及一些科學家與外國政府未公開的關係,以便採取可能的法律行動。

辭職2個多月後吳息鳳加入浙大

現年56歲的吳息鳳在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度過了27年。在辭職2個多月後,她在離開了在美國的丈夫和兩個孩子,澎湃新聞報導說,3月20日上午,在浙江大學紫金港校區舉行的“浙大歡迎您”儀式上,吳息鳳全職加盟浙江大學,擔任公共衛生學院院長。

吳息鳳拒絕了美國彭博社的採訪請求,理由是她向美國平等就業機會委員會提交的投訴尚未裁決。

中共決心在“偷”上創新

美國研究機構正認真對待中國(中共)對美國知識產權的貪婪。

在4月份紐約的演講中,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描述了FBI對華裔科學家進行審查的原因。他說:“中國已經開創了一種社會方法,可以從各種各樣的企業、大學和組織中以任何方式竊取創新。”每個人都參與其中,雷說:中國的情報部門;它的國有和他所謂的“表面上”的私營企業;每年在美國工作和學習的130,000名中國研究生和研究人員。“坦率地說,中國(中共)似乎決心用偷竊爬上經濟(崛起的)階梯,以犧牲我們的利益為代價。”

曾經的“姐妹”

吳畢業於上海醫學院,獲博士學位。1994年從休斯頓德克薩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畢業。她在研究生院時加入了安德森,並因創建了幾個所謂的合作項目而聞名。

在此過程中,吳與中國的研究人員和癌症中心建立了密切的聯繫,使安德森與五個中國主要癌症中心建立了“姐妹”關係,安德森當時對此也持支持態度。2015年,在習近平主席出席的儀式上,中國授予安德森國際科學合作的最高榮譽。

吳參加了中國醫學會議,在休斯敦接待了訪問中國教授,並與來自26個中國機構的共同作者發表了87篇研究論文。總而言之,她共同撰寫了大約540篇論文,這些論文在科學文獻中被引用了大約23,000次。

自2010年以來,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每年為中美合作提供約500萬美元的特別補助金,其中20%用於癌症研究,而中國的對口企業每年額外投入300萬美元。據NIH的一項內部審查,這些聯合項目產生了許多關於癌症的高影響力論文。

安德森開始對中國科學家懷疑

然而,在2014年左右,安德森對中國科學家的懷疑開始紮根。前一年,密爾沃基威斯康星醫學院(Medical College of Wisconsin in Milwaukee)的一名中國研究員因​​聯邦經濟間諜罪被捕。檢察官說他在早期實驗室測試中偷竊了三瓶抗癌藥物。(他對未經授權進入計算機的指控表示認罪,被判處服刑時間為四個半月。)當時,安德森正在推動將癌症藥物的基礎研究商業化。今天,該中心與近30家製藥商和其他私營公司建立了聯盟和合作夥伴關係。安全性得到了加強。

最終導致吳離開的一系列事件始於2017年夏天,當時聯邦調查局通知癌症中心“可能盜竊安德森研究和專有信息”的調查正在展開。一個聯邦大陪審團隨後發出傳票,關於安德森一些員工五年電子郵件往來。

幾個月後,該中心終止了其國際研究計劃,並將其合作項目部門留下的內容置於業務部門之下。該中心的前僱員表示,重點從研究合作轉向商業機會。安德森女發言人佩頓(Brette Peyton)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該中心的全球計劃沒有改變。

美國FBI局長說,這次競賽正在中國的“整個社會”進行,美國需要整個社會去回應。

2018年6月,安德森給FBI一封同意書,允許FBI與NIH和其他聯邦機構分享癌症中心員工賬戶中的任何“相關信息”。這標誌著國家安全調查的新焦點:遵守聯邦撥款要求。

去年秋天安德森總裁皮斯特提交的五份備忘錄中,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的一位高級官員引用了數十份員工電子郵件,稱吳和癌症中心的其他四位科學家違反了資助審查中的保密要求,未能披露在中國的有償工作。

吳息鳳承認了什麼?

根據律師的建議,吳書面承認了失誤,但不承認是雙重領薪。她承認與美國同事分享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資助建議——不是為了泄露科學機密,而是為了在工作量上得到幫助。她說,使用辦公室管理員和更多初級研究人員來執行下載、列印撥款提案和打字等任務。

吳還承認沒有按照補助金申請要求向NIH披露她的中國合作者的所有姓名和隸屬關係。理由是她在休斯敦與他們中的許多人一起工作,當時這些人是安德森的訪問學者。吳辯解說,他們在中國的隸屬關係已在已發表的論文中清楚地註明了。

吳承認,她接受了在中國的各種榮譽稱號和職位。

但安德森報告總結說,訪問學者仍然是“外國成分”,必須予以披露。吳的所作所為存在利益衝突。

一些人認為對吳的案件是矯枉過正。但安德森總裁皮斯特表示,安德森必須採取行動保護其國立衛生研究院的資金,去年該資金達到1.48億美元。他說,安德森對納稅人及其捐贈者負有“社會責任”,以保護其知識產權免受試圖“對美國所有優秀和傑出的事物”佔盡便宜的國家的影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記者憶文編譯/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