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維權 > 正文

打壓仍在增強 李文足們堅韌走過709四周年

2019年7月7日台北舉行第三屆中國人權律師節(自由亞洲)

第三屆中國人權律師節暨第二屆中國人權律師獎頒獎典禮7月7日在台北律師公會舉行。獲獎的中國律師唐荊陵呼籲世界各國關注中國持續惡化的人權狀況。709家屬則透過視訊,感謝外界關注中國律師處境。

只為求民主自由中國

第二屆中國人權律師獎得主唐荊陵律師7日透過視訊表示,無論是被關進監獄、失去律師執照、甚至生活來源、流亡海外,人權律師仍在法庭大聲疾呼,並在中國歷史中留下持久的迴響。

致力民主運動的唐律師雖然在今年已刑滿釋放,但仍遭國保24小時監視,剝奪行動自由。

唐荊陵還聲援香港反送中運動。他指出,香港人民正為自治、自由與民主權利進行生死搏鬥,“他們所極力追求的也是我們的理想,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他呼籲世界各國人民,別再對中國不斷惡化的人權災難視而不見,積極行動起來。

均碰觸高度敏感案

為聲援遭中共鎮壓的中國人權律師,14家人權機構在2017年709案兩周年之際,在美國華府舉辦首屆中國人權律師節。而首次的中國人權律師獎則在2018年第二屆中國人權律師節上頒發,由高智晟、王全璋兩位律師獲得。

高智晟和王全璋都是長期為中國弱勢群體辯護的律師,包括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輪功案件,為他們做無罪辯護。高智晟律師在2004年開始為法輪功上書,2005年三次上書中共高層,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並參與對法輪功學員遭當局活摘器官指控的調查。高智晟律師一家人因此遭到當局的殘酷打壓,他也多次被囚禁與酷刑。2017年8月他再度被失蹤,至今已近兩年音訊全無。

王全璋律師則是709案的受害律師,是709案中拘押時間最長、家屬和律師未能會面時間最長,及最後一位被審判的人。他的家人等了近4年才在今年6月28日會見到他。卻發現以往那位愛家人、憨厚、較真的王全璋,變成目光空洞,像“編好程序的獃滯的木頭人”。

保持樂觀的戰鬥

在7日中國人權律師節的典禮上,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另一位709家屬,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透過視訊發言。

李文足稱,這次能與王全璋會面,是現場的朋友、全世界熱愛自由的朋友共同努力爭取到的。儘管這次會面,丈夫的狀態對她打擊很大,但她還是會積極樂觀的面對生活。

對於很多人問她為何要不懈地抗爭,李文足說,丈夫被抓難道不管嗎?她說,這是人的本能反應,從未考慮過做這些抗爭要有特別原因,就是做該做的事。

坐在李文足身邊的王峭嶺則說,為丈夫維權的過程,她們都遭遇過暴力毆打和辱罵,但都盡量保持樂觀,“在眼淚中歡笑,也在歡笑中流淚”。她不認為自己勇敢,但事實證明,抗爭能讓家人的處境更好。

王峭嶺表示,她們從只顧自家生活的家庭主婦,如今在各方面有了嶄新的認識。尤其6月28日當晚,在臉書上看到這麼多人和媒體關注王全璋的會見、還有人自發把李文足會見丈夫經過的文章翻譯成英文,讓她覺得是“痛苦又特別溫暖的一天”,並對著鏡頭說“我愛你們”。

人權官員表關切

李文足和王峭嶺在7月5日還與美國、德國、歐盟、加拿大、瑞士等國人權官員見面。她們在會見通報中說,她們向人權官員介紹6月28日探視王全璋的情況,並表達了對王全璋身心健康狀況的極度擔憂,認為他迫切需要獨立醫療機構的良好治療。她們懇請各使館向中國政府提出允許王全璋保外就醫的要求。

她們還向人權官員講述了江天勇律師最近雙腿嚴重浮腫、不能自由就醫、被嚴重限制行動的情況。通報稱,各國人權官員表達了對王全璋、江天勇的深切關心和高度關注。

江天勇曾參與高智晟案,也幫助法輪功學員維權,並積極推動709家屬維權。在2017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有期徒刑2年,今年2月28日刑滿出獄

江天勇在7日典禮上連線發言時,只有聲音沒有畫面。他透露,自己雖然出獄了,但家門外有人24小時看守、近距離跟蹤,如果想去北京看醫生必須層層批准,仍處於不自由狀態。官方甚至告訴他,要3年後才能到美國與妻女團聚,這是沒有道理和人性的。

打壓力道越來越大

始於2015年的709案,將滿4周年。這場掃蕩人權律師和維權人士的打壓行動,有超過321名受害者,部份遭酷刑逼迫“認罪”,健康及精神狀況均遭嚴重傷害。他們的家人也飽受當局騷擾、監控,被迫遷,甚至剝奪孩子上學的權利。

被抓的律師即使獲釋,仍沒有行動自由。如王宇律師年初參與北京美國大使館的活動,在門外被公安強行帶走。709受害律師的代理律師也受到牽連迫害,如王全璋的辯護律師余文生至今已被拘押逾500天,5月9日秘密審訊後等候判決;王宇的辯護律師李昱函仍處於審前羈押,其庭審遭多次延後。

另外,中共當局還透過不合理的行政規定打壓敢言的律師。中國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每年都要通過年檢才能更新執照,曾代理政治敏感案的律師及律所容易被吊銷或註銷牌照。

709案受害律師謝陽的代理律師劉正清和王全璋的代理律師程海,都已被剝奪執業權。709案中首當其衝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程海律師的悟天律師事務所,和代理過徐純合案、法輪功信仰案等多宗敏感案件的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都被註銷解散。

維權律師隋牧青曾向媒體指出,這種剝奪執業權的做法,打擊維權律師的力度比709案還厲害,因為是斬草除根式的。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消息,從2017年9月至2019年1月,超過26名維權律師及律師事務所因行使集會、結社、言論自由及履行律師職責而被吊銷、註銷或暫停執業證。

了解中共的教材

在第三屆中國人權律師節上,與會者譴責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與對中國人權的漠視。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在典禮上指出,在中國受最嚴重打壓的維權律師,很多是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如:高智晟、王全璋等人。她自己在海外已受中共的打壓,可見中國維權律師承受龐大壓力,這時海外律師的聲援刻不容緩。

朱律師認為,台灣應透過民間、立法、行政等3方面的作為,先行防堵中共勢力的蔓延。例如,以後的709律師節,港台律師可發起黑衣遊行;台灣立法部門應每年通過“申援中國人權法治、維權律師的決議”,同時立法禁止中國迫害人權的惡棍入境;政府還應負起教育民眾的責任,中國人權律師案例就是很好的教材,讓台灣民眾了解中共的邪惡。

另一名出席典禮的美國紐約大學訪問學者滕彪表示,現在的中國公民社會想抗爭已越趨困難,但還是有許多人堅持,所以國際社會的支持與關注相當重要。香港反送中事件中,香港人已盡最大努力對抗中共勢力,如果國際社會選擇視而不見,那麼中共專制政府的崛起,將會進一步傷害全球的民主秩序,成為全球最大的威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