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他「拋家舍業 千里奔襲」 20年畫盡1000座古寺 網友:大寫的服

有這麼一個人

在過去的20年

一把摺疊椅、一張白紙、一支鋼筆、一個背包

畫盡了1000座古寺

用線條表達著對山西古建築的愛戀

用真心深情履行著自己的畫畫使命

他沉浸在山西的古建築里

手繪著山西古建築的身姿

手繪建築畫師

名叫連達

東北人

山西有著歷代十三朝文明古都

那裡的古建築讓他了迷

他用畫筆留下了即將消失的古建靈魂

而在這如苦行僧般的旅程中

他風裡來,雨里去

留下的是一幅幅

或雄偉、精美

或蒼涼、傾頹的

手繪古建築

山西是一個名勝古迹、文化深厚的古都

也是涵蓋年代跨度最大的古建築勝地

連達想:“這麼好的古建築,又沒人保護,

坍塌也沒人管,

為什麼不用畫筆把它描繪出來呢”?

“18年的堅持”

1999年,他來到山西晉祠

關帝廟、平遙古城,

“中國古建築的恢宏與靈氣,深深地震撼了我”

他決定,用畫筆記錄這些古建靈魂

每一次出行他都要做足準備。

主要裝備是一個重達50多斤的背包

裝有各種畫具、衣物等必備品

多年來,

連達每年春秋兩季都要抽出兩個月時間去山西

徒步到山鄉村落四處尋訪各類古建築

專心致志地繪畫

天一亮,他就出門尋訪古迹寫生

一坐就是幾個小時

經常顧不上吃飯,直至天黑才停筆

為了節省節約

他一天花銷要控制在50元之內

他住過鎮上十幾二十塊錢的旅店

還有老鄉家漏雨的屋子

他吃山西太谷餅吃到反胃

為了趕時間,

也曾坐在臭氣熏天的旱廁和垃圾堆旁

一邊嚼乾糧一邊寫生

晚上躺下全身酸痛

甚至草鞋磨破了,也捨不得買

最危險的時候

自己還曾被人當作文物盜賊圍攻

對連達來說,這些苦都不算什麼

“畫古建是我的命”

即使環境怎麼惡劣

每天只要天一亮

他又精神抖擻地投入到繪畫中

芮城永樂宮,正午的陽光下

連達一個人端坐無極殿前

一張白色卡紙,一支鋼筆,

他揮汗如雨,卻凝神靜氣,始終沒挪地方

連達沒有上過大學,他坦言,因為基礎有限,很多作品線條歪歪扭扭,作品難以入目,也許我的寫生技法不夠專業,建築結構的表現也不夠嚴謹,但這是我對古建築熱愛的一種表達方式和對古建築現狀的記錄。”

他必須堅持,比別人付出一萬倍的努力

酷暑乾燥的天氣

連達背後汗流浹背

衣服濕了又干,幹了又濕,循環反覆

風風雨雨畫了將近20年

連達這一路走來

挨打、受凍、被圍攻、受欺凌......

但連達依然堅持自己的愛好

只要開始畫了

就會堅持到底

雖然一路走過來跌跌撞撞

但大部分人對美術也有著敬佩和尊重之情

一位村民看到連達在38度的陽光暴晒畫畫

就拿著木板幫連達擋太陽

那一刻,連達無比的感動......

村民給連達擋太陽

有很多人疑問,為什麼不拍照回去再畫?簡單快捷的方式不是省了一大筆人力物力財力了嗎?

連達說:“想著就讓人心酸,現今的很多古建築旁邊都有很多垃圾,雜草,甚至是廁所之類的雜物遮擋。相機固然快捷簡單,卻很難避開這些雜亂之物。有些古建築內荒草叢生,相機拍攝很難看出原樣。

“所以我只能親自來到山西

親眼目睹古建築,

寫生比拍照畫起來也比較實在、有意義”。

連達作品比較偏向寫實

他準確客觀地描繪古建特點

力求把古建那種淳樸自然還源於現狀

▲山西省襄汾縣丁村第二十二號古宅外門二〇一五年十月四日

▲山西省萬榮縣榮河鎮廟前村

后土廟秋風樓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

▲山西省稷山縣清河鎮上費村李氏兄弟

散票義行碑亭二〇一五年十月九日

請往手機旋轉90°

▲永濟中條山堯王台

▲運城解州關帝廟清代崇寧殿、御書樓

“連達的焦慮”

連達家裡有兩個女兒

孩子都要上學了

自己不在家

不但不能孝敬父母,更不能陪在孩子身邊

家庭的重擔全都是妻子承擔起來

連達內心很愧疚......

連達特別感謝他妻子

因為一直以來妻子非常支持連達的做法

沒有妻子全力支持

自己不可能堅持到現在

“越努力越幸運”

連達用20年畫盡1000座古廟

他的春天終於來了......

2017年連達先後出版了

《山西古建寫生》、《觸摸,寺廟》

和《尋訪山西古廟》

三本記錄鄉野古建築狀況的書籍

幾百幅寫生作品及幾十萬字的敘述

一張紙、一支筆

用20年時間畫盡連達的故事

還被清華大學找他出書

連達:“我僅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更多人領略古建築文化之美,促進大眾對古建築的關注、熱愛和保護,讓這些歷經滄桑艱難遺存至今的傳統文明的記憶儘可能久遠地傳承下去,為保留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盡一份力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文愛文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