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畝產萬斤 他說那是假的 抗命共產黨的縣委書記

《人民日報》虛報浮誇,以套紅大字標題報導全國各地糧食豐收的情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按:毛光書被自己曾經追求和獻身的共產黨欺騙了!他死得很悲慘,但他和他的妻子都是好樣的,他的妻子還堅決拒絕“三呼皇恩浩蕩”。毛光書死前已經徹底認清了共產黨的真面目,他是最早抗命共產黨的縣委書記。這值得右派份子們學習,記入縣誌,但只有等待這個縣的縣誌重修那一天了。

無意中讀到鐵流先生的文章《和諧社會豈能黑辦我們老右?》說的是他的老朋友李昌玉先生,突然禁聲禁筆的事。昌玉先生在電話中說:老鐵呀!你我都是共產黨的基本教義派,五十年前就為幾句話和一篇文章埋葬了大半生,到今天工資不補一分,道歉話沒有一句,能想得通嗎?現在他們不直接找我麻煩,卻找到我兒子、妹妹、弟弟身上去了,說我是簽名的組織策劃者,右派索賠的聯繫煽動人,已經走到了危險邊緣,要立即懸崖勒馬,否則將影響我們怎樣怎樣……昌玉先生一家,不得不從秦皇島、北京、上海,趕回濟南向其苦諫:請乃父乃兄,看在我們吃飯為上,快快金盆洗手吧!他決心金盆洗手退出右派簽名行列,不僅不再發聲向中共追討所欠下的二十多年當右派的未補工資,還準備不再在網上寫帶有情緒化的文章,當然更不敢和所謂的境外“敵對勢力”發生聯繫,於是真的一下就消失了。

讀到這裡我是百感交集,我讀過昌玉先生的文章,他是一個快手,喜歡直來直去。無非是整了人家,趁沒有進棺材之前吐一吐心中怨氣;把人家整狠了,在蹬腿時能夠咬你兩口算兩口,氣出了,口咬了,不是更有利於共建和諧社會嗎?然而普通人跟炮製《嚴令媒體不準報導右派問題》的人,總是不能尿到一壺。我想,普通人該幹什麼還得幹什麼,比如我,在沒有咽氣前,想做的事情,就是幫忙冤死了的人說幾句話,因為冤枉的人太多說不了,只能撿冤死的說。再說,死了的人不會說話,活著的人為他們說話,也是一種義務。剛好手頭有一些沒有人給他們說話的死者,但讓誰來開張,思之再三,還是讓一個被活活餓死的縣委書記來開張吧!

這個縣委書記叫毛光書,四十年代初期的老“地下黨員”,中共建政後在中國南方一個叫蒙自的偏僻小縣任職。我查看這個縣的縣誌,其人某年某月入黨,某年某月參加革命,某年某月為黨和人民幹了什麼什麼,諸如此類,惟獨他的死語焉不詳。既然為尊者諱,只能去稗官野史中找。大躍進高潮迭起,全中國各行各業爭相大放“衛星”。《人民日報》每天以套紅大字標題報導全國各地大鍊鋼鐵、糧食豐收放出的高產“衛星”,刊登毛澤東親臨視察的大幅照片。中國科學院院長詩人郭沫若賦詩作詞,為湖北麻城和安徽繁昌的糧食高產“衛星”祝賀。報紙上登出來的新鮮事物不許懷疑。上級要求蒙自縣一個月內實現滾珠軸承化,毛光書說根本做不到。派他去貴州某縣參觀畝產一萬多斤糧食的高產田,他回來後不傳達不宣傳。問他為什麼?他說那是假的,上級要求蒙自實現水利化,他也說這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實現的。反正凡是大躍進中的虛報浮誇、盲目冒進他都不信、不幹。於是,他就被認定為反對大躍進的反黨右派份子。

毛光書進了勞教隊,一下子從行政十四級幹部跌到階下囚。他是長者,勞動力不強,但為人穩健持重,從不談論犯忌的話,表現出老老實實接受改造的樣子。每天勞動10~12小時,再加上每月要向地委寫出書面檢查,既勞力,又勞心,消耗大,而攝入的營養嚴重不足。不久就得了營養不良性水腫。這種病說也奇怪,其特徵就是食慾特別旺盛,飢餓感特彆強烈。那時,物資特別匱乏,有錢也買不到食品。他只好託人買來面醬一吃就是一公斤,這種東西是鹽配製的,特別咸,愈吃口愈渴,愈想喝水,水腫也就愈厲害,難友們為他擔心。果然,毛光書的健康狀況急劇惡化,全身出現水腫。他私下對難友說,他生還的希望非常渺茫。難友們暗自為他落淚,經常勸慰他不要這麼悲觀,說他做過縣委書記,說不定什麼時候,組織上會給一定關照。難友們同時也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把家裡每月節衣縮食送來的乾糧,勻出一小部分給他。餓急了他把省委贈給的一套粗毛呢藏青色的制服,向老鄉換了一斤蜂蜜當眾吃掉,大伙兒事前為他惋惜地說:“老毛,最好忍一忍,還是不換的好,做個革命的紀念吧,等於劉皇叔贈關雲長的那件綠袍一樣。”話音未落他越發生氣地說:“莫提了,眼不見心不煩。”

毛光書的身體已經完全垮了,水腫已蔓延至腹部,下不了床,更說不上出工勞動。病情惡化時,引起了勞教所領導的重視,他被送進勞教所醫院住院治療,幾天後上級通知把他送往紅河州醫院治療,他終於得到了一般勞教人員得不到的“關照”。勞教所讓原是蒙自專署財政科科長的右派趙沛去告訴毛光書,並派趙沛送他到蒙自。毛光書聽後,不相信,說:“我什麼地方也不去,就死在這裡。讓我去住院醫病,我不信,不要來騙我,我被騙得太多啦,說死我也不去。”趙沛耐心地說:“他們派我送你去,路途上我會招呼你。”毛光書還是不信。趙沛反覆勸說後,毛光書才勉強隨趙沛乘火車到蒙自。毛光書到蒙自下了火車,已經無法行走,只能一點一點地爬行,整整在街上爬行了兩個小時,才到醫院。一路上,不少人駐足觀看。怎麼原來的縣委書記成了這副樣子,有人要去扶他,被他拒絕。有人為他悲嘆,有人為他搖頭。有人不解地問:“這到底為什麼?他錯在哪裡?……”

然而,畢竟關照得實在太晚了,已喪失了最佳治療時機,入院不久後,他就溘然長逝。毛光書在生命結束前已經徹底認清了,他曾經追求和獻身的這個黨的欺騙本質。

後來,毛光書冤案平反,有關部門的幹部提著糖果、糕點帶著撫恤金去慰問他一直在農村的妻子,他妻子在極度悲憤中,將糖果、糕點和錢,全部砸出門外,哭喊著:“我不要東西,不要錢,我要人。還我的人來!”這種場景,去慰問的人也哭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