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三峽大壩真會出大事!竟然沒驗收!這個核彈什麼時候炸?

近日,三峽大壩變形的谷歌衛星照片在網上傳的沸沸揚揚,引發外界的關注和擔憂。有水利專家曾說,三峽工程是是江澤民給中國埋下的定時炸彈,一旦潰壩,長江下游六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已故中共元老李銳曾撰寫題為《我知道的三峽工程上馬經過》的文章及書信,之後江澤民勒令他閉嘴。李銳去世後,其在北京家中書房裡的所有書籍和文稿,已被中共全部抄走。

2009年三峽工程竣工儀式,中共最高層竟無一人出席。三峽大壩竣工多年,迄今卻仍未進行竣工驗收,拿到合格證書,因為沒人願背這個黑鍋。

李銳生前出書江澤民要他閉嘴,死後書房資料被查抄

李銳在他的書房中(李南央提供)

李銳於今年2月16日以101歲高齡去世。1949年後,曾擔任毛澤東的兼職秘書等重要職務。他曾撰寫《論三峽工程》一書。他在題為《我知道的三峽工程上馬經過》的文章里說:三峽是我這輩子反對到底的一件事情。我跟我的外孫女忙忙說過:“將來三峽出了事兒,你要記住,你的外公是堅決反對這個工程的。

1996年4月,李銳寫了最後一篇關於三峽停工的我文章。但是江澤民要李銳照顧大局,以後不要再提反對的意見了,此後,他在沒為三峽的事情再寫過文章和上書。

李銳的書房(李南央提供)

李銳女兒李南央在父親生前便遵照父親的囑託,將《李銳日記》與部分書信和有關廬山會議以及土改的文稿秘密帶到美國,捐贈給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但仍有大量文稿留在李銳的書房中。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7月11日報道,李南央表示,父親還有多少珍貴文稿留在他的書房裡,她也無法準確說出。比如1958年3月毛澤東召開成都會議,啟動了全國瘋狂盲幹、蠻幹、攀比趕超的所謂“大躍進”,導致餓死數千萬人的三年大饑荒,父親便有一本筆記專門記錄下這次成都會議。

李銳書房的書籍和文稿全部被當局抄沒的消息,是李南央的一位朋友通過電郵告訴她的。這位朋友曾到李銳書房取一本書,發現書房已被搬空。李南央相信,具體的時間是在李南央的繼母張玉珍4月2日向北京法院起訴李南央索要《李銳日記》之前。

中共掩蓋歷史銷毀歷史檔案有傳統

李南央表示,她不能不為父親的書籍和文稿的去向感到擔憂。她希望他們封起來,但是感覺是不可能了。中共的這些人,他們就是要消滅歷史,就是要掩蓋歷史。

李南央很慶幸能夠把父親的日記和部分文稿帶到美國。中共有銷毀歷史檔案的傳統,李南央表示,父親生前已經預料到自己留下的文稿會有這麼一天:“他自己當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時候就經手燒了周恩來的檔案;還有一次他寫《大躍進親歷記》時,他讓秘書到中央檔案館去查大躍進的資料,什麼都沒查出來。我放到網上的影視資料他都說得很清楚,他說習近平上台要把檔案都燒掉,那個時候他就下決心了,一定要拿出去,否則就沒了。”

黃萬里因三峽工程向中央上書被清華排擠

三峽工程上馬爭議巨大,反對聲最大的要數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2001年去世)。三峽工程上馬前,他三次上書中央領導,陳述工程不可上馬的原因。三峽工程上馬後,他也曾三次上書江澤民,但都泥牛入海無消息。

李銳在《我知道的三峽工程上馬經過》的文章里說:在80年代三峽論證時,黃萬里兩次到我家來談他的意見,把他寫的文章拿給我看,文章的標題是《長江三峽高壩永不可修的原由簡釋》。黃萬里是北京市政協委員,他曾在市政協會上正式提出反對修建三峽的報告提案:“三峽高壩禍國殃民,請決策停修”,附文是:“請安排爭辯”。

黃萬里在清華被排擠,到85歲才讓他上課。黃萬里是一個悲劇人物,也是一個非常偉大的人物,他可以跟馬寅初、陳寅恪並列,有獨立的人格,能堅持自己的意見。而我們這個國家,這個體制,就是不能容納這樣的人。

黃萬里研究基金主任黃肖路是黃萬里的女兒,11日她在美國之音節目中說,她看到的關於反對建三峽大壩的資料,特別是她的父親黃萬里生前帶給中央領導的6封信,他的理由就是長江三峽高壩是根本不可以修的,不是早晚問題、國家財政、環境生態、防洪效果或國防的問題等等。

更主要是“自然地理環境中河床演變的問題,和經濟價值中所存在的客觀條件,不允許一個尊重科學民主的政府舉辦一個禍國殃民的工程”,如果被建,終將會被炸掉。當時的華東水利學院、現在的河海大學也有論文發表,論述這個觀點。

黃肖路說她父親生前總是把反對三峽大壩的理由寫給中央領導,他說給領導人講半小時的課就能讓他們明白,但是他從來沒有被給過這個機會。現在我們也知道了給領導人寫信完全是對牛彈琴的事。就算現在沒有出大事,三峽大壩修好後整個長江流域的生態變化也已經非常嚴重了。

黃肖路說,中央不喜歡聽反對意見由來已久。她的父親在《花叢小語》里用小說的形式達到論證黨內現象的目的,只有三千字。黃萬里在《花叢小語》中把知識精英分成一種歌德但丁派。現在黨內絕大多數都是歌德但丁派的和諧現象,這是政府奇觀。黃肖路說這個大型水利工程就是一個政治工程。

三峽工程是江澤民給中國埋下的定時炸彈

中國三峽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里記載﹕“江澤民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以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三峽工程,對生態的破壞對氣候環境的影響是不可挽回的,導致中國大陸自然災害不斷。大旱、高溫、洪水、地震等災禍頻發。其後果正如黃萬里所預言的那樣:三峽上游山體坍塌、長江沿岸崩陷、洞庭湖與鄱陽湖乾涸、生態環境惡化、移民陷入赤貧……。

而且,三峽工程除了發電,對防洪的幫助極其有限,不僅沒有成功控制下游水量,反而是在下游乾旱時,大壩要蓄水;下游鬧水災時,三峽卻在泄洪。官媒以往所宣揚的諸多好處如今都成為了隱患。

2011年6月1日王維洛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三峽工程是中國政府儘力摁住的火藥桶,但隨時可能爆發。

三峽工程對中國國家安全的威脅,遠遠超過核武器。而三峽工程是江澤民給中國埋下的一顆定時炸彈,這顆定時炸彈爆炸之時,就是中國老百姓遭殃之日。

軍事評論家楊浪的認為:三峽大壩下游地區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也是中國最主要的屯兵之地。根據1988到1989年資料,該地區駐軍占陸軍空降師的百分之百,集團軍的百分之四十五,步兵師的百分之二十八,裝甲師的百分之二十。三峽一旦潰壩,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略預備隊在未進入戰爭之前,就被三峽潰壩洪水所吞噬,其後果是無法估量的。

中國物理學教授錢偉長,1991年在《海灣戰爭的啟示》一文中說,三峽水庫潰壩的危害,將使長江下游六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他說,我們絕不能花了幾百億或幾千億人民幣來修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水壩,給我們的子孫背上包袱。

江澤民強行通過三峽工程上馬內幕

世界上第一本系統論述三峽工程產生、發展的《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一書作者王維洛博士認為,建三峽工程是江澤民上台後與李鵬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他說:“江澤民89年‘六四’之前,三峽是什麼東西也許他還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過以後,他第一個在國內視察的就是三峽工程,他到那裡去表態支持三峽工程。”

他強調:“如果沒有江澤民的支持,三峽工程是上不去的,李鵬再動它也上不去。(他)要能動上去,三峽工程1985年就能建了。他們兩人所承擔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王維洛揭當時江澤民是如何確保三峽工程上馬的:“在全國人大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開會的時候,都還害怕有過半數的代表不支持三峽工程決策。然後江澤民就去全國人大召開黨員代表大會,就用黨的紀律要求黨員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後投票比例和黨員在人大代表當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

1992年4月3日,全國人大七屆五次會議以67%的贊成票通過了《關於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這是中共人大有史以來最低的贊成率。

三峽工程當時就是這樣跟支持共產黨還是不支持共產黨連在一起的,被強行上馬的。

腐敗治國江澤民是三峽貪腐的總禍根

看中國2014年08月23日透露匿名人士的爆料說:三峽集團的巨額資金被挪用去搞房地產投資,還在幕後向中共高層輸送利益,其中的許多款項都流向了江澤民集團。汪洋如果認真驗收,就會牽一髮而動全身,最後曝出貪腐的總禍根-江澤民。

王維洛在文章《三峽集團的反撲――誇大效益,不談損失》中說:三峽工程投資超過2000億元人民幣,其中1800億元是老百姓繳納的三峽基金,老百姓作為投資者既得不到投資的利潤,連本錢也拿不回。

原四川地礦局區域地質調查隊總工程師範曉表示,三峽大壩工程上馬,並沒有科學、民主的決策過程,而且有意迴避有關工程負面的影響,是一種政治需要,更多的是利益集團的利益需求。

2013年6月,中共審計署公布,經過審計調查,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共被查出76起違法和經濟犯罪案件,涉案人數達113人,違規金額達人民幣34.45億元。

根據巡視組和審計署的報告,三峽集團內部人員多年來利用各種方式侵佔國家資產、壟斷公共資源、貪腐浪費、輸送利益,幾乎到達失控的地步。三峽已經淪為私人定製的牟利機器。

近年來,官方研究報告預警,從後續影響看,三峽工程所需要的資金是個無底洞!三峽大壩工程貽禍無窮,堪稱到了流膿現瘡的地步。

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