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致香港警察:孩子們還可以崇拜警察嗎?

7月7日晚,香港警察強行驅離九龍“反送中”遊行人士

雨傘運動期間,寫過一篇《致警察叔叔》,那次是我第一次看到香港警察如何對示威者使用過份武力。當時依然相信警察其實跟市民同一陣線,只是因為樹大有枯枝,才有零星警務人員違規。隨著運動落幕,轟動全城的“暗角打鑊”與“延伸的手臂”中涉事警務人員最後得到法律制裁,總算還受害人公道與給了市民一個交代。隨後幾年,香港警察做了不少修補形象的工作,網民也因為事件告一段落,已少有再提起,這就是法治社會的規律吧?因為市民一般相信法律,所以只要司法機構作出裁決,無論結果跟我們期望一致與否,我們都會尊重。

不幸地,警方在反送中行動里的惡行,不止將辛苦經營回來的形象一鋪清袋,還比上次更為失控,警務人員公然違反警察通例,在短短一個月里,由“消失的委任證”發展到昨晚有(疑似)便衣警員高呼:“警察執行職務時,系唔需要出示委任證!”無法無天的程度令人擔憂。

警察公然違規,令我這種面對年幼孩子的老師十分頭痛,相信父母亦然。在這種社會撕裂的環境下,少有人會提起幼童,但社會氣氛對他們的影響不容忽視。記得在朱經緯一案審訊期間,有位三歲孩子蹦蹦跳跳地拿著中文課本,說想念首詩給我聽。他隨便掀開最愛的課文《好警察》,內容就只有兩句:“好警察、好警察,維持治安最盡責。”我贊他咬字清晰、念得好,他卻靠近我壓低聲線說:“警察打人啊!”我即時疏導他,但要知道年幼的孩子根本消化不了這種概念上的矛盾。

除非全世界的教科書、圖書、卡通片等都刪除表揚警察的內容,否則“警察是好人”這個基本的概念不可能不教。六歲以下的孩子,黑白分明,你不能跟他們談灰色地帶。夏天炎熱、冬天寒冷這些就是“基本概念”,你不能跟他們說:“冬天寒冷。但是因為全球暖化,有時侯冬天也會很熱……”他們會聽得一頭霧水。

有父母會說,成年人就有責任避免讓幼童接觸這種資訊。放心,老師當然不會在教《好警察》那一課時提起有警務人員在執行職務時犯法,去混淆孩子的認知。但教育是立體的,孩子會被學校以外環境影響。念《好警察》給我聽那位豆丁的父母,也十分驚訝孩子會這樣說,因為他們在家裡也沒有提起事件。當父母教師都有這樣的經驗:有好多事情沒有說過、沒有教過,孩子不知不覺便學會。

所以在近期警方執法的話題上,父母當然可以繼續反對示威者的選擇,但也不能漠視警方公然知法犯法的行為。幾歲的孩子,天天看卡通,小狗小豬獅子大象都扮演過正義的警察角色,所以他們多麼崇拜警察叔叔。因此他們絕對不會視示威者為榜樣,反而對警察的一舉一動卻記得一清二楚。一時意氣用事、順口說出狂言瘋語對孩子的影響,比你們想像的深遠得多;不要忘記,今天一知半解的豆丁,一轉眼便會成為下一代年輕人。

人人都說教育很重要,但我們並不能只靠老師和家長講書說教。所以那些關於哪科目有用、哪科目出錯的辯論其實是浪費時間兼極度天真。那些看似簡單的最基本道理,其實靠整個社會支撐。每個人都要先對自己在社會上扮演的角色負責,才是對下一代負責。沒有這份承擔,不是罪名,但請不要跑去投考為市民服務的職位,然後扮威風,狐假虎威既可恥又可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