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袁斌:中共為何要抄沒李銳書房裡的全部文稿?

李銳, 資料圖。

一個人去世後,無論是按法律還是按常情,有權處理他遺物的顯然只有他的家人,外人是無權動的,即便是政府也一樣,除非獲得家人的授權。

不過在中國,法律和常情在權力面前卻可以是不作數的。如果中共想動誰的遺物,會把它們當回事嗎?壓根就不會。這不,據自由亞洲報導,中共元老李銳去世後不久,當局便將他書房裡的全部書籍和文稿抄沒一空!

早在去世之前,李銳便囑託女兒李南央將《李銳日記》與部分書信和有關廬山會議以及土改的文稿秘密帶到美國,捐贈給了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但仍有大量文稿留在他的書房中。

李南央向記者描述她父親的書房說:“進書房的門是凹進去的,書房的外面是一個書架,這個書架從天到地全部是日記的影印件,還有文章的影印件。門背後,窗戶是朝南的,南窗的對面牆上就是書架,書架底下是有門的,門裡頭堆著都是資料。”李銳書房的書籍和文稿全部被當局抄沒的消息,是李南央的一位朋友通過電郵告訴她的。這位朋友曾到李銳書房取一本書,發現書房已被搬空。

那麼中共為何要置法律和常情於不顧,把李銳書房裡的全部書籍文稿抄沒一空呢?

用李南央的話說:“中共的這些人,他們就是要消滅歷史,就是要掩蓋歷史。”

眾所周知,李銳不僅是中共元老之一,而且是中共黨史資歷深厚的歷史見證人。他1934年參加中共領導的“一二九運動”,1937年加入中共。1949年後,曾擔任毛澤東的兼職秘書、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水利部副部長等職務。他一生通過日記、筆記等記錄下的黨史,是與官方黨史不同的另一部真實的中共黨史。

中共有銷毀歷史檔案的傳統。李南央說,父親生前已經預料到自己留下的文稿會有這麼一天:“他自己當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時候就經手燒了周恩來的檔案;還有一次他寫《大躍進親歷記》時,他讓秘書到中央檔案館去查大躍進的資料,什麼都沒查出來。”李南央很慶幸能夠把父親的日記和部分文稿帶到美國。

李南央表示,父親還有多少珍貴文稿留在他的書房裡,她也無法準確說出。比如1958年3月毛澤東召開成都會議,啟動了全國瘋狂盲幹、蠻幹、攀比趕超的所謂“大躍進”,導致餓死數千萬人的三年大饑荒,父親便有一本筆記專門記錄下這次成都會議。“這個筆記本之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有廬山會議的筆記,後來我看到他的日記以後,我才知道他有成都會議的筆記本,都在他的書房裡頭。”

李銳去世後,中共一邊操控李銳的遺孀張玉珍將李南央告上法庭,指控她“擅自”將李銳的日記贈送給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要求法院判處李南央歸還這些遺物,一邊又將還留在李銳書房裡的書籍文稿全部抄沒一空,如此窮凶極惡無非是想把李銳日記和文稿控制在自己的手裡,以防其中記錄的大量中共罪惡曝光於世。

中共的這種流氓行徑再一次表明它對真相的恐懼已到了何等地步!正如李南央說的那樣:“(李銳日記)根本就沒有秘聞,有什麼秘聞吶?是它(共產黨)自己,這個自信,那個自信,只能說明它太不自信啦。說出大天去,他(李銳)能說點什麼?怎麼就嚇成這樣。只能說明它有多麼脆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