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薄谷開來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人是社會關係的總和,按照社會學理論,每個人都有多重社會角色。薄谷開來是父母的女兒,是姐姐們的妹妹,是丈夫的妻子,是兒子的媽媽,是朋友眼裡的大姐大,是著名法學家王鐵崖大教授的學生,“是個很成功的律師”,……等等等等。

薄谷開來受審。

關鍵是,她在重慶是個什麼角色?她在重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運行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按照薄熙來的深情描述,“我的夫人開來,師從於我國著名法學家王鐵崖大教授,20年前就是個很成功的律師了,但她擔心有人造謠生事,早早就關掉了正辦得紅紅火火的律師事務所。這麼多年來,就是看看書,搞些藝術,做做家務,默默地陪伴著我。對她做出的犧牲,我十分感動,也很歉疚。”

堂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在莊嚴的人民大會堂的大庭廣眾之下說過的話,應該有其權威性吧?如果薄熙來說的是人話,那麼,薄谷開來就是個“默默地”為丈夫、為家庭“做出犧牲”的家庭婦女,“閑人馬大姐”式的半老太太。

但是,薄熙來說的是鬼話,其老婆絕非良善之輩。至於這老兩口子的同惡共濟的關係,表面上看,是“唉!仆本喪心,有賢妻何至若是”,是薄谷開來殺人案牽連到了丈夫,實際情況是“啐!婦雖長舌,非老賊不到今朝”,是薄熙來的政治輕狂招致清算,連累老婆做了突破口。

我對薄谷開來的情況掌握得十分有限,不及多數網友,但是,僅《南都周刊》的一篇文章中的信息,就足以使人窒息,使人對中國的政治不寒而慄。什麼道德、法制、組織程序、組織原則、服務宗旨等等一切支撐社會文明的諸要素,全部崩塌,一切冠冕堂皇的東西,全部崩塌。這個社會倒退到了(或本來就是)中世紀式的鬱悶、野蠻、腐敗狀態。

她可以帶著老媽和寵物狗長驅直入重慶市公安局長的辦公室;她可以左右王立軍能否進市委常委;她可以調換、審查了王立軍身邊4名工作人員;她可以動用“兩勞”人員搜查重慶市委秘書長徐鳴的辦公室和家,親自帶人查抄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的辦公室;可以讓王立軍抓其四姐谷望寧,抓薄與前妻的兒子李望知;她可以殺人。……。其他的經濟、政治等黑幕就不必說了。僅僅看上述幾條,你說她是個什麼人?

能做到上述行為,原因只有一個,她是薄熙來的老婆,而薄熙來能做到縱妻作惡,原因也只有一個,即不受限制的權利。即使拋開老婆的其他罪惡不談,即使拋開老公的其他政治行為不談,僅僅這一點,你還能再相信那些高唱紅歌的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嗎?還相信薄熙來所歸屬的那個利益集團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嗎?

有些自由派人士把薄谷開來比作江青,固然是因為把薄熙來的效顰毛澤東作為由頭,但是,這種類比是很不恰當的。江青本身有政治職務,儘管她這職務來路不正,且濫用職權,但,畢竟有政治局委員的身份,江青的胡作非為有一定的權力依據,而薄谷開來就是一個在重慶市委沒有任何職務的家庭婦女。就這麼一個沒有掌握任何公權力的“閑人馬大姐”,就能把重慶官場搞得雞飛狗跳,她那掌握無限權力的夫君會怎樣?就這麼一個因偶然原因被揭露出來的薄谷開來就這個樣子,那麼,大量的沒被揭露出來的高幹及其家屬子女會怎樣?你能想像到嗎?江青是個陰謀家,也是個政治家,陰謀其內,而政治其外,在陽光下她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和政綱,其所作所為,都是政治活兒,而薄谷開來的蠅營狗苟,都是些什麼爛污?都是見不得人的。

而問題在於,本來都是見不得人的蠅營狗苟,卻在一定範圍內正大光明、肆無忌憚地大幹。這是什麼樣的政治生態?

拋開一切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因素不談,這兩口子,以及大大小小的類似官員及其家屬子女,即使放在封建中世紀,也早就被推出午門斬首了,即使放在原始部落,也早就被亂石砸死了。而恰恰這一切,正與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有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