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人權律師謝陽妻子陳桂秋:感謝709大抓捕中遇到的朋友們

709大抓捕已經過去四年,昔日的衝突、掙扎、豁然開朗,歷歷在目。我猶如一個機械人,在往複運轉了幾十年後突然出現故障,經過許許多多的維修、指點、自我反省,終於成為了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對丈夫謝陽、對女兒們、對大家庭、對丈夫的人權律師朋友們、對國家,有了更為清晰的概念,讓我的日子過得逐步豐滿、不荒唐。

709丈夫被捕當天,我是個還在看新聞聯播的女人。當我欣賞完演員們精彩的抗日表演後,我的電話那頭、丈夫的律師朋友刻意掩飾他慌亂的情緒、低沉地告訴我,謝陽被捕,我應該準備衣服、錢給他。從那天起,我與長沙市公安局、長沙市第二看守所、湖南省檢察院、省司法廳有了緣分,我尋找我的丈夫,控告他們的違法,我在無法會見我的丈夫後,常常開車在離開看守所的高速公路上渾身發抖、嚎啕大哭。回到湖南大學,我立即在講台前、實驗室里成為機械臂,並在校長會議室、院長辦公室里被斥責、被威脅、被冷嘲熱諷。車後尾隨的車子、辦公室窗外一晃的身影,讓我隨時處於拍照搜集證據的狀態。我被爸爸、公公和孩子們追問丈夫的下落,沒有任何借口能塘塞謝陽的失蹤了。

我雖然短暫失去了丈夫,但我得到了許許多多的幫助。我認識了湖南的和全國的許多人權律師們、認識了維權工作者、NGO成員們。我們一起研究案件,帶孩子們一起郊外活動。我從電視里對709王宇律師被抹黑鏡頭後面得到法警侮辱當事人的真相,我在飯桌前被他們的勇氣、智慧、理念所驚嘆。相反,我拿經費、寫論文、帶學生,已經變為了機械臂,生命在往複運動中無意義地消耗。我認識了丈夫案件的代理人,張重實、藺其磊、劉正清、陳建剛。這些人權律師在荊棘叢林里奔跑,他們對人的基本權利維護的堅決、對美好民主生活的追求、與絆腳石的堅決對抗,讓我對自己的機械臂逐步失去興趣,讓我明白,生活里除里錢、論文數量和孩子成績外,存在著只有翻牆才能看到的真實世界、被邊境控制、被貶低的訪民、以及黑暗生活里伸出的無數援手。

我感謝709家屬李文足、許艷、王峭嶺、原珊珊、金變玲、劉二敏、樊麗麗。我們的眼淚沒有打垮我們,我們在對抗公檢法司中,展示著我們的智慧。當大大的丈夫的名字貼在我們的衣服上時,我們已經是公主了。我們在尋找丈夫的路上逐步在找回自己。我們在接受各種幫助中,同時在積累幫助別人的力量。這樣的力量,是基於愛、勇氣、對真實社會的認識。四年了,我們依然被逼遷、舉家流亡、孩子們依然不能上學、應對不明藥物和酷刑給丈夫們的身體和心理留下的創傷,我們雖然曾經無發,曾經偷渡,曾經崩潰,但我們有血有肉,我們是打不跨的公主。我們雖然會為選哪只口紅而苦惱,但絕不猶豫於一腳踩死看見的臭蟲和蟑螂。

感謝神一直給我預備的路。我的眼淚、我的堅決、我的勇氣,掩飾不了我是平常人。我有缺點,會做錯事,會判斷有誤,但神在祝福我的家庭。我十分感謝在國內那些引導我認識神的弟兄姐妹們。因為有了709,才會有我們的相識。雖然我沒有很多聚會的機會,但你們種下了一棵種子,種子現在已經發芽。我帶著孩子們每周去教會,接受神的教導,讓我明白In God We Trust里蘊含的平安、有序和愛。《聖經》如一面鏡子,照出我的缺點,同時讓我明白努力的方向。我不再是無頭蒼蠅,不再附和“專家意見”,我堅信在神的引領下,我將像《Pilgrim》里的Christian,最終扔掉肩上的包袱,得到精神上的徹底自由。我夢想有一天,我腦袋裡開滿了各種顏色的鮮花,奔跑在曠野里;那裡,沒有惡法、沒人惡人;那裡,是聖靈充滿的地方,是愛充滿的地方;那裡,我和我的丈夫白髮蒼蒼,攜手同行。

感謝709大抓捕中遇到的律師朋友們,感謝709家屬們,感謝神的兒女們,感謝熱愛人權、爭取人權的朋友們。是你們的愛,讓我不再是一隻機械臂,讓我活在真實的世界裡,讓我認識自己的不足,讓我有努力的方向,讓我逐步走在新的自我的路上。

2019年7月9日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