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北京有一個神秘的「鬼市」 這裡有「江湖」!

2019年7月2日晚10時剛過,北京朝陽區大柳樹鬼市開始人潮湧動。停車場的200多個停車位被擠得滿滿當當,人們摩肩接踵“趟”鬼市,在老物件里尋覓舊時光。這裡的貨物真假難辨,水深水淺需要自己來趟,因此老北京稱上鬼市為“趟”鬼市。

現在大柳樹鬼市攤位火爆,幾百個來自各地的“倒爺”們要從中午就開始搶車位,在停車場一個車位就是一個攤位。在開始擺攤之前“倒爺”們也不會閑著,從外地趕來的攤主,有的舟車勞頓會先睡上一覺,準備好晚上一夜的戰鬥。有的開始去三三兩兩收貨,尋找撿漏機會。搶佔好攤位後,攤主先坐著睡個覺,養足精神來迎接一夜的鬼市。

開市前,攤主和朋友們打開後備廂,喝著啤酒聽著音樂,開始車尾派對。

隨著網路傳播,大柳樹鬼市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很多人來這裡做直播。鬼市是民間的叫法,之所以叫鬼市,一是因為它凌晨開市,太陽出來時就消失,像鬼一樣來去無影。二是因這裡貨物真假難辨,許多東西來歷不明。鬼市由來已久,這裡流傳著這樣一個傳說:慈禧太后大壽想要一件上好的狐皮,當差太監一時犯了難,不得不上香求佛指點。他被指引來到了一個夜色中的神秘市場,果然在此得到了一件上好的狐皮。他感覺到手中狐皮尚有餘溫,賣家卻消失不見了,原來那狐仙為救他一命把自己的狐皮褪了下來。

有人開著手機直播來探尋凌晨的鬼市。

鬼市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青年人前來淘寶,一年輕女子一手夾香煙,一手在攤位上挑選商品。

拿著手電筒的買家爭先恐後尋覓著地攤上的“寶物”,有的攤位擁擠程度不亞於春運的車廂,能到攤位前看上一會兒全憑體力和眼力。趟鬼市手電筒是少不了的,很多時候手電筒是內行身份的證明。光亮不亮直接影響看得準不準,很多行家會戴上頭燈,騰出雙手把玩摩挲商品以辨真假。

攤主拿著小皮球在攤位吆喝著,展示著最接地氣的地攤文化。

愛好復古風的女孩們淘到了自己心儀的老物件,乘興而歸。

這個夜色中的神秘市場有很多規矩,老北京人說去鬼市,不能說去,也不能說上,更不能說逛,得說“趟”鬼市。這“趟”字很有學問,水深水淺,水急水緩需要自己趟著試,有摸著石頭過河的意思。

在停車場的東門口聚集著幾個賣寵物的攤位。一隻鬥牛犬伸著脖子張望,等待被人選中。

大柳樹鬼市賣的文玩居多,現在玩具產品也變得越來越多,吸引著年輕一代的消費群體。

天剛剛放亮,大伙兒開始收攤,停車場出口排起了長隊。一位攤主就地蓋上大衣開始休息。

部分攤主開始打烊收攤,宇競和他的朋友們收完攤玩起了滑板,然後計划著拿今晚他們賣CD的錢去喝頓酒。

天蒙蒙亮,一輛輛車排著隊駛出停車場。東門橋邊的攤主和賣宵夜的商販也開始準備撤攤回家。

天亮後,大柳樹市場一切恢復平靜,留在地上的垃圾訴說著夜裡的故事。一位攤主盤算著一夜。

一位賣主,經過一夜淘寶,淘到了兩把琴。藝術家李明鑄也痴迷於鬼市多年,他在2014年還專門做了一個關於鬼市的藝術項目。他這樣解釋如今的鬼市:“一踏進大柳樹鬼市,你就能看見中國現代社會的縮影和斷裂的年代感,不同年代真假難辨的東西被放在一起,本身就是對現實社會的調侃與反思。”

“你可能是被別人丟棄的靈魂,但是放在別人那裡可能恰恰是別人需要的靈魂,永遠不要覺得你的靈魂是廢物,你的靈魂永遠有安放之地。”在大柳樹鬼市擺了多年地攤的攤主久隆這樣說道。久隆租住在離大柳樹市場不遠的村子裡,出租屋裡堆滿了自己淘來的貨,除此以外還在五環外租了一間倉庫。

太陽落山前,久隆提著大包小包的貨物出門。為了方便他租住在大柳樹市場附近的村子裡,步行20分鐘就能到達。

在鬼市開市前,久隆(前排左一)去別的攤主那裡逛逛,看到好的東西也會收一些。

天開始漸漸放亮,久隆才賣出去三百多元的東西,成本都保不住。別的攤位都開始準備離開,久隆想繼續堅持堅持。

早上5時,鬼市已散場。忙碌了一夜的久隆開始推著貨物回家。今晚收穫不大,一共賣了1,200多元(1元人民幣約合0.14美元),除去220元的攤位費和成本已經所剩無幾。迎著陽光,他說“你看不管怎麼樣,太陽還是會照常升起”。目前大柳樹市場正處於升級改造之中,據傳過不了幾周鬼市將會移出大柳樹的停車場轉移到別處,這裡也將會越來越正規化。面對未來久隆也有些擔憂,“這個市場養活了很多人,地攤經濟在慢慢萎縮、慢慢消失,讓這些人的生計如何去維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