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光天化日下 強行做手術 偷拔氧氣管 威逼家屬簽字

山東臨沂市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李長芳,於2018年10月23日被警察以「掃黑」的名義入室綁架、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2年6個月、勒索罰金1萬元,於今年7月12日被迫害致死。

2019年7月13日,德國法輪功學員在法蘭克福舉行反迫害20周年燭光守夜活動,悼念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山東臨沂市沂南縣依汶鎮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李長芳,於2018年10月23日被警察以“掃黑”的名義入室綁架、非法關押在臨沂市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2年6個月、勒索罰金1萬元,於今年7月12日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報導,7月12日下午6點左右,李長芳的家屬接到電話得知,看守所和東關派出所人員強行在醫院拔掉了李長芳的氧氣管,把她的屍體搶走放進了殯儀館,然後告知家人晚上到東關派出所談判。

李長芳手術前的照片。(明慧網)

當晚10點,家屬來到關東派出所時,裡面除了值班人員,其他人都下班走了。

2018年,沂南縣開始在全縣展開所謂“掃黑”行動,執行這次行動的縣公安局國保卻趁機再次迫害法輪功學員,因懷疑依紋鎮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參與聲援“邢西美冤死案控訴活動”,就把掃黑的矛頭指向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對他們進行打擊報復。

山東省臨沂市沂南縣法輪功學員66歲的邢西美,2017年11月7日在興旺庄集市發送法輪功真相枱曆時,被岸堤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到臨沂市看守所,於11月20日被迫害致死。

2018年8月28日,沂南公安國保大隊、依汶派出所、巡警等,綁架依汶鎮隋家店村法輪功學員劉乃勛、王西蘭夫婦(70歲左右),隋樹昌夫婦,還有兩個不修煉的普通老百姓。

同年10月23日早晨6、7點,沂南公安局又出動三十多人、九輛警車,以“掃黑”為名,對隋家店村進行第二次洗劫,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祖培勇和李長芳,將祖培勇劫持到沂南縣看守所非法刑拘、李長芳劫持到臨沂看守所非法刑拘。

非法庭審

2019年1月24日,正值中國新年來臨的時候,沂南縣公、檢、法、司在臨沂河東區看守所組成了一個簡易的“法庭”,進行所謂“庭審”。公訴人苗某和審判長尹某仍以刑法300條即“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陷害劉乃勛、祖培勇、李長芳等6名當事人。

兩位律師為劉乃勛、祖培永做了無罪辯護,講明了中共針對法輪功誣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檢法辦案程序及取證的違法行為,證明了法輪功學員無罪,要求當庭宣判無罪釋放當事人。

2019年3月27日,沂南縣法院不顧律師的無罪辯護,突然對祖培勇、李長芳等四名法輪功學員和兩名明白真相的市民秘密判決。祖培永被枉判3年6個月、罰金3萬元;劉乃勛被枉判3年、罰金2萬元;李長芳被枉判2年6個月、罰金1萬元;王西蘭被枉判2年、罰金1萬元。

病危被逼迫開刀

2019年7月5日晚上10點,李長芳的家屬接到臨沂市看守所人員在臨沂醫院打來的電話,告訴家屬李長芳病危,需要家屬簽字動手術。

家屬連夜趕到臨沂市醫院,看到李長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腫、大腿大面積瘀青、牙齒鬆動。家屬問發生了什麼事,李長芳說肚子痛了15天,一個星期不吃飯,後期水也不喝了,也沒有排便量。然後被看守所送醫治療。

醫生說是闌尾炎化膿,需要開刀;沒多久,醫生又說是胃穿孔。家屬問,是闌尾炎的話,為什麼李長芳的大腿有瘀青?醫生說這個不好解釋。家屬又問她牙齒為什麼鬆動時,臨沂看守所張隊長說,是因為她在看守所沒吃水果,缺營養導致的。

家屬懷疑她是被強行灌食導致的,就逼問到底怎麼回事。醫生說,現在還查不清,需要做微創,需要開刀,強逼家屬簽字開刀。家屬說,沒查清之前不簽字。

家屬欲拍照留證時,突然在病房附近,里外衝進來近二十個便衣警察。他們威脅、強逼家屬,還動手搶奪他們的手機,強行刪除手機里的相片。

7月6日下午,李長芳被強行做了手術,從胸腔開刀到腹部。之後她昏迷不醒,靠各種儀器、呼吸機在維持生命。

7月9日,李長芳的家屬輪流守在重症監護室外一整天。家裡傳來消息說,臨沂市看守所給沂南縣公安局打電話,沂南縣公安局又給依汶鎮派出所打電話,依汶鎮派出所再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書記說,李長芳在臨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讓村裡去人把她領回家,準備好衣服。

被逼迫出院

7月10日早晨8點30左右,在臨沂市醫院突然開進來五輛警車(其中一輛是法院的車),前前後後出來二三十警察,大部分身穿便衣。這些人強行威逼李長芳的家屬簽字讓她出院。

家人拒絕簽字後,身穿便衣的警察開始動手抓人、打人,企圖以暴力威脅,強迫家人簽字。李長芳的兒子王小飛上廁所時,被便衣警察暴打。

王小飛掙脫後呼救:“警察打人了!把我媽媽迫害得昏迷不醒,還打我,想把我也抓進去。我媽媽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強身健體沒有錯……”

他告訴在場的人,警察2018年10月翻牆入室,把他媽媽綁架到看守所,非法判刑;現在突然告訴家人,他媽媽身體不行了,要住院開刀。家人問原因,醫生說是闌尾炎;開刀後,他媽媽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開刀位置是從胸腔往下開刀的;家人再次問病情時,醫生說,他媽媽是多器官衰竭,至今昏迷不醒;如今他媽媽還沒被治好,家人被強逼簽字,讓他媽媽出院。

來醫院看病的人紛紛擁上來,有人拿出手機拍照。李長芳的兒子也拿出手機,對著剛才打他、抓他的便衣警察拍照時,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你是幹什麼的?為什麼打我抓我?”那個人謊稱自己是看病的病人。當李長芳的兒子對其他便衣警察錄像時,他們都紛紛稱自己是病人而迴避。

圍觀的老百姓聽後表示憤怒與同情,有的說:“共產黨就是不幹好事,你看現在又在欺負好人了!”“快點報警懲治他們”;有的人說:“你們要堅持頂住……”沂南公檢法司便衣警察自知理虧,開著警車慌忙逃走。

迫害致死前家屬遭綁架

陰謀未得逞之後,沂南法院又以偽善的面目登場,詢問家人有什麼訴求。家人要求:對迫害李長芳的所有人員繩之以法,撤銷所有誣陷李長芳因修煉法輪功被枉判的罪刑。臨沂法院談判人荒唐提出,只要不提及跟法輪功有關,都好辦。家人憤怒拒絕。

7月10日下午2點30分,李長芳的兒子進入重病監護室,看他媽媽,這時跟進去了3個特勤警察,不讓李長芳的兒子拍照。

大約半小時後,再次出現幾輛警車(據悉是臨沂市蘭山區東關派出所),十幾個特警在臨沂市河東看守所丁某(女)的指認下,分別把李長芳的丈夫王西傑、女兒王嬌及王嬌的6歲兒子、兒子王小飛以及親屬彭輝,強行架進警車,綁架到東關派出所。

家屬問他們以什麼理由抓人時,警察聲稱家屬擾亂了醫院秩序。事實上,是他們威逼李長芳的家屬簽字,擾亂治病。現場的警車牌號為:公安魯Q6012警、法院魯QA368警、公安魯Q3888警、公安魯Q3977警。

7月11日凌晨,李長芳的家人、親屬均被放回家,她的兒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

在這期間,看守所和蘭山區東關派出所串通一氣,威逼、誘導李長芳的家屬談判,說只要他們簽字,同意李長芳出院,就會給予他們補償、家屬可以提條件。

7月12日,臨沂蘭山區東關派出所、臨沂看守所趁李長芳家屬不在,拔掉了在醫院重症監護室被搶救的李長芳身體上的各種儀器管子與呼吸機,將李長芳搶走;下午6點左右,他們打電話告訴家屬前去談判,並聲稱,管子已經拔掉,李長芳的遺體將會放在殯儀館,讓家屬快去簽字、談判。

家屬並未被告知,李長芳的遺體將被放到哪個殯儀館。

李長芳被迫害致死,詳情待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