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楊寧:港警莫被當槍使 重蹈六四軍人覆轍

吳仁華撰寫的《 六四事件 中的戒嚴部隊》中披露,死的14個中共軍人中,屬於38軍的王其富等6人是在西長安街翠微路口時,因為轉彎時車速過快,導致油箱爆炸起火而被活活燒死,中共卻造謠稱他們遭到「暴徒」投擲石頭、燃燒瓶、火把而使油箱爆炸而死。同樣被中共造謠是被「暴徒」打死的24集團軍少尉王景生和39軍政治部少校、宣傳幹事於榮祿,前者死因是突然發病而死,後者是因穿便衣到天安門拍攝清場照片而被自己人殺死。

7月14日,警方闖入新城市廣場內清場,出動警棍和胡椒噴霧追打示威者

據海外媒體新唐人報導,7月14日,在香港沙田區的示威遊行中,示威者與警方之間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出現了摳眼、斷指、斷腕等惡性事件。與前幾次在遊行抗議活動中,警民發生衝突,港警使用橡皮子彈相比,此次港警所為同樣出乎許多港人的意外,更讓不少人質問:港警為何變得如此殘暴?港警中是否混入了來自大陸的特警?

顯然,在香港似乎有某種勢力想將衝突升級。在部分港警施暴後,港府和香港親共媒體顛倒黑白,大肆批評示威者使用暴力,並稱一名港警被示威者咬斷了手指,企圖引發輿論譴責。但根據現場民眾所攝視頻顯示,這名惡警是在追打一名抗議大學生時,在對方已被制服的情況下,竟然用手指去挖對方的眼睛,抗議者情急之下自衛咬斷了港警的手指。這顯然是警察過度執法在先,抗議者不過是在正當防衛。

對於刻意營造港警與民眾對立的幕後黑手,香港民主團體公開強烈譴責,指警方高層涉嫌故意激化矛盾,甚至縱容包庇個別警員的出格惡行破壞香港警方形象。與此同時,代表基層港警民意的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亦開始發聲,為普通港警叫屈。

該協會14日發表的一份聲明稱,“除非管理層有信心其戰術及裝備等條件,能確保執勤人員在行動中的安全,否則不應指派人員執行可能引致受傷的任務或到危險的地方執勤,減少人員可能承受的職安健康風險。如果情況持續沒有改善,協會將會徵詢律師的意見,尋求能夠更有效保障人員安全的方法。”

聲明發表的次日,香港網路電台“D100”播出的節目《風波里的茶杯》中,有一名李姓女子以警察家屬的身份在節目中表示,“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的那份聲明不可輕忽,那相當於是為香港廣大基層警員發出的“求救訊號”。她表示,當權者就想要在衝突中鬧出人命,而且最希望有人能入浩園(專門安葬殉職公務員的墓地),以便藉此機會將民意傾向翻盤。她在節目中更呼籲前線警員們,不要忘記自己保護市民的初心,更不要變成一具屍體被他人踩著上位。

依據李姓女子所言,香港有一股勢力期望藉由一起血案,即港警遇害案,來分化香港民眾,進而扭轉輿論,為進一步壓制乃至鎮壓尋找合適的借口。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了1989年“六四”前,中共採用的也是同樣的手法。

據“六四”鎮壓的參與者、曾在瀋陽軍區第39軍116師高炮團雷達站上尉站長、後去澳洲的李曉明2002年披露,被中共官媒渲染“被群眾放火燒死”的所謂“共和國衛士”崔國政是他所在的116師的一名炊事員。實際上,這是中共軍隊陰謀製造的“偽案”。

大紀元早前曾報導,目睹整個事件過程的趙真(化名)揭露,中共為了激化仇恨,派遣軍人化裝成工人和學生潛入廣場抗爭人群,在混亂中將軍士長崔國政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澆上用瓶子攜帶的汽油。化裝的軍警人員大約有7-8人,他們的行動完全是有準備的,動作兇猛迅速,下手是完全直接致命的。趙真還表示,當時現場的人有100多人以上圍觀,但事實上大多民眾和學生手中沒有任何武器,更不可能有鐵棍、汽油之類等東西。

另據筆者從一位裝甲車教官那裡得知,所謂的有人劫持坦克車,並開著走明顯是中共栽贓,因為開坦克車可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就可以開的,一定要經過專業的培訓。

此外,吳仁華撰寫的《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中披露,死的14個中共軍人中,屬於38軍的王其富等6人是在西長安街翠微路口時,因為轉彎時車速過快,導致油箱爆炸起火而被活活燒死,中共卻造謠稱他們遭到“暴徒”投擲石頭、燃燒瓶、火把而使油箱爆炸而死。

同樣被中共造謠是被“暴徒”打死的24集團軍少尉王景生和39軍政治部少校、宣傳幹事於榮祿,前者死因是突然發病而死,後者是因穿便衣到天安門拍攝清場照片而被自己人殺死。這些糊裡糊塗喪命的軍人,死後也成為中共愚弄人民和世界的工具,真是無比的可悲。

三十年後,中共黨內某些勢力,為了將香港問題鬧大,使“六四”再現香港,一定是費盡了心思,製造基層警察與民眾的衝突,在港警中混入被暴力洗腦的大陸警察,利用便衣製造事端,激化警民矛盾等,諸多伎倆,不可小視。對此,除了民眾要保持冷靜不被利用外,作為良心、法治尚存的港警,切莫要小心被別有用心之人利用,切莫被當槍使,重蹈“六四”中共軍人覆轍,否則下場只能讓人唏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