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健康養生 > 正文

手機正在殺死你大腦

不管出於商業還是本心,護眼幾乎已成了每個手機品牌在發布會上會提幾句的功能。撇開DC調光、護眼模式、防藍光這些功能實際上能起到多大作用,最近又有研究稱,長時間觀看屏幕,不僅傷眼,更會對大腦產生不可逆的損傷。

身處人手一部手機的時代,尤其對於“互聯網原住民”的90和00後而言,這樣的“傷害”可能還要持續很久。

傷害,從眼睛延至大腦

來自comScore的《2018年跨平台未來焦點報告》中顯示,中國成年人(18歲以上)平均每天花2小時51分鐘在智能手機上。對於生活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人來說,每天5、6個小時的亮屏時間早已司空見慣,再正常不過。

從最早的護眼燈到各種護眼“神器”,市面上層打著保護視力名義的產品層出不窮,不少都是為青少年所準備的。因此,在一些護眼節目的採訪中我們常常能夠看到,在為孩子們挑選手機,有護眼功能而且取得了“認證”的手機,更受到家長們的青睞。

手機的護眼功能是近兩三年才流行起來的。目前廠商們主要通過降低藍光和解決頻閃兩種方式。

人眼所看到的自然光線由不同顏色的光譜組成,不同的波長在視覺上呈現出不同的顏色,波長越短,能量就越高。電腦、手機等含有電子屏幕的產品,使用的LED等材料的顯示屏發出的光主要以紅、綠、藍3種顏色為主,且藍光佔了主要部分。

由於藍光對眼的危害是不可逆的,因此大部分護眼模式通過智能調色,增加黃、紅、綠的色調以及降低屏幕亮度來使屏幕變暗變黃,從而減少藍光的發出,給眼睛帶來適當的保護。這樣的方法確實是有一定效果,預計可減少大約百分之三十的藍光對眼睛的傷害。

大多數廠商都跟進了這項功能,防藍光護眼模式算是變成了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今年開始,更引人關注的是屏幕調光問題。

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無論是使用手機還是燈具,“頻閃”是使用屏幕時造成眼疲勞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同樣對眼傷害比較大。

由於人的神經屬於電信號,局部器官尤其眼球的反射,頻繁調節就會刺激神經,造成疲勞,甚至引發頭痛等問題。屏幕亮度越低,頻閃越慢,對人眼的影響也就越大,這也是盡量不要在夜晚無照明的情況下使用手機的原因。

所以,今年便引爆了“DC調光”的概念,通過間接技術手段,DC調光實現了基於屏幕最高頻閃的調節下,調節屏幕亮度。最先引入這種機制的手機廠商也是格外增加了這部分的宣傳。

其實,無論是頻閃還是藍光,它們對於人眼的危害都是潛在的,在日常使用中還伴隨著使用時長,環境光,手機與眼睛的距離等一系列不可量化的不確定因素,這些都有可能左右你用眼的舒適度。

相比對於眼睛的損害,過渡使用屏幕或許還會導致更嚴重的後果。來自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資助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電子屏幕正在改變青少年的大腦。《彭博商業周刊》對這份研究進行了報導。

研究稱,對9-10歲的孩子來說,每天看屏幕超過2個小時,就會導致思維和語言測試成績下降。而7個小時則會讓大腦皮層變薄。

不過,這是早期發現,不是最終結論。研究人員會對實驗中的4500名青少年進行為期10年的跟蹤計劃,深入了解數字媒體如何影響他們的成長和發育。

面對科技帶來的負面,極少部分人選擇逃離,絕大部分人們還是選擇了“痛並快樂著”。更重要的是,只要我們生存在社會中,就無法逃離科技的入侵。

在著名營銷書籍《品牌洗腦》的第一章,就記錄了品牌是如何在我們還未出生時就已經開始影響和控制我們的喜好。在美國,平均每個到1年級的孩子能夠背誦出大約200個品牌名稱。想想如今風靡於幼兒園和小學生中間,市場份額僅次於Apple Watch和三星手錶的某兒童手錶,很多人從還未記事起就開始了和電子產品之間的護眼搏鬥。

各種品牌無孔不入地找到各種渠道,利用各種手段,去影響我們每一個人。尤其到了5G、AIoT等新技術接踵而至的今天,任何一塊屏幕都有可能成為接入網路和廣告的入口。在這樣的狀態下,人們已經很難做到減少屏幕的使用時間。

即便選擇了自我剋制,主動減少手機的使用時間,但由於工作、娛樂和社交的需要,我們仍舊會使用筆記本、平板電腦、電視等設備。不久的將來,你家裡的音箱、冰箱、空調都會加置一塊屏幕,我們的眼睛註定脫離不了“藍光”和“頻閃”。

面對與便利一同帶來的危害,每個人都會不自覺地害怕,但也不必過度擔心。作為80後,回想以前大人們經常教育我們,不要經常玩電腦,看電視(但熬夜看書到幾點倒是從來不管),我們不也一樣走到了現在。

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量遵從科學的正確指導,保護好自己的眼睛:

很亮的手機屏幕與漆黑環境對比太大,使眼睛疲勞

黑暗中瞳孔會放大,強光大量進入眼睛可引發閉角型青光眼,甚至導致失明

躺著玩手機對眼球壓迫最大

建議開啟夜間模式,連續玩手機別超半小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五矩研究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健康養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