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舉報人當場捉姦:28歲老婆跟50歲官員婚外情

7月16日,柳忠個人簡歷被從湖北宜昌夷陵區政府網站撤下,此前他被舉報搞婚外情導致對方懷孕,以及涉嫌受賄。

簡歷顯示,他生於1969年,湖北當陽人,大學學歷,職務為夷陵區住房保障服務中心黨組書記、主任,歷任夷陵區房管局局長、區房屋徵收辦主任,夷陵區交通運輸局副局長等。

瀟湘晨報記者看到,舉報材料中有一份日期為2月17日的妊娠檢查結果,顯示為懷孕,醫囑建議一周後複查。

一段手機視頻顯示,在停車場,一男一女被質問“你們看看你們那副嘴臉”,畫外音還說,“我小周今天戴了個(綠)帽子。”

同時,一份備忘錄截圖顯示,女方曾猶豫要不要繼續這段婚外情。“你擔心我打擾你的家庭,其實我們可以不聯繫,我也不想影響你的事業和前途,也許就這樣會慢慢忘記,我們就像朋友一樣逢年過節一聲問候,足矣。”

她在備忘錄中還提到,“我覺得不是說男人一定要為女人負責任,離婚和她在一起什麼的。我就很欣賞那種有情有義,就像宋思明那樣的男人。”

瀟湘晨報記者梳理髮現,宋思明是電視劇《蝸居》中的墮落官員,一度被稱為“女性殺手”。

去年,柳忠還在“房管系統作風建設專項整治動員大會”上發表講話,稱他主張大家加強個人修養,特別是在網路、公共場合,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為大家樹立榜樣。

他還說,“謊言總有被戳破的一天,並且往往要用一個謊言掩蓋另一個謊言,成本既高、風險也大。”

對於柳忠被舉報涉嫌受賄及作風問題,夷陵區住房保障服務中心讓詢問紀委,夷陵區紀委讓找區宣傳部門。

夷陵區委宣傳部一名工作人員16日告訴瀟湘晨報記者,這個事情半月前區紀委就已介入調查,一切以紀委調查結果為準。

另外,瀟湘晨報還聯繫舉報人周亮(化名),他說自己老婆以及柳忠均多次試圖勸他私了,但是,自己無法答應。

【a】捉人在車

瀟湘晨報:怎麼發現家屬出軌的?

周亮:我之前沒有看我老婆手機的習慣,這個事情本來就是一個偶然。

那個人就住在我們小區隔壁,他兒子也在我們小區。去年我在外地工作嘛,回來之後呢,因為正月嘛,親戚都回老家過年對吧,親戚說打我老婆電話,始終沒人接,正常情況下不是這樣的,過年的時候又不工作又沒有什麼事情,肯定是出什麼問題了。

瀟湘晨報:你擔心她。

周亮:對,就覺得很不正常,然後回到家裡面聯繫她聯繫不上,然後我又沒有鑰匙,我到地下車庫兩層,都找了也沒找到我們的車子。

我就到我們小區門口叫了個滴滴打車,然後因為過年那段時間計程車比較少吧,跑單的人也不多,因為我們這個地方是個小城市,沒人接單,我一直在那轉悠,在那等。

瀟湘晨報:怎麼發現的?

周亮:在小區門口轉轉到營銷中心門口的時候,因為我的車有尋車功能嘛,有鑰匙嘛,我一按的話就會叫嘛,然後我走過去一看,窗子也沒關,車裡也沒人,然後我特別擔心。

接著我就看見一個那個局長(柳忠)的車。

瀟湘晨報:怎麼認識那個車?

周亮:之前我不認識,我跟我老婆是開同一輛車,但一次我開著車在小區門口那個車跟我打招呼,但是看到是我就走了,那個車還蠻新的,牌照是鄂EF××55,當時我估計是我老婆同事,也沒想是男的女的。

瀟湘晨報:你看到什麼?

周亮:看到我老婆和一個年齡比較大的男的,兩個人手捂著,就像電視裡面談戀愛那樣的。

瀟湘晨報:你錄像,讓別人看看是哪個領導?

周亮:我問你們在幹什麼,他們說在談工作。我說大過年的談什麼工作,關係還那麼曖昧。

然後我就問他是哪個單位的,那個人和我老婆都不告訴我,然後這個事情也沒有別人知道,然後那個男的把我叫到一邊,說你有什麼要求你可以跟我說。

【b】恢復記錄

瀟湘晨報:你什麼時候看到聊天記錄的?

周亮:當時我就問老婆要了手機,之後問到密碼,裡面很多聊天記錄都被刪了。

瀟湘晨報:那怎麼獲取的信息?

周亮:她是房地產公司上班嘛,然後她的朋友一些聊天的相關截圖有一些她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她都截了圖在相冊裡面,她那個圖刪了之後很多天之後才會消失,我從那個裡面看到有很多東西我就明白了。

瀟湘晨報:你怎麼知道她懷孕的?

周亮:當初還不知道她懷孕的事情,我一看備忘錄就發現了,我就繼續往下看,然後她告訴了她的姐姐,因為刪除的信息太多嘛,她跟柳忠的聊天記錄幾乎什麼都沒有。

瀟湘晨報:那可能也不全面。

周亮:我又在網上買一個恢復軟體,恢復微信聊天記錄我看了之後非常吃驚,我幾天幾夜沒有睡覺,信息太多了。

瀟湘晨報:聊天記錄里有提示柳忠獲得了一些饋贈,包括一些包,羊毛衫啊什麼的。

周亮:還有一個眼鏡,那個眼鏡是在我們當地的大廈買的,5690塊錢,事實上柳忠戴的是老花鏡。

瀟湘晨報:看多久,什麼感覺?

周亮:差不多三天的樣子吧,心酸,感覺站都站不穩。

【c】同班同學

瀟湘晨報:你是在宜昌那邊做什麼?我看到你舉報柳忠的事傳到網上了。

周亮:做農產品的電商,這個事情傳到網上去了我也很無奈。

瀟湘晨報:老婆沒跟你聯絡?

周亮:她也希望我跟對方私了。

瀟湘晨報:網上有一段通話音頻,她提到希望柳忠能夠給你一些補償。

周亮:對。

瀟湘晨報: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周亮:我們是高中同班同學。

瀟湘晨報:那按說關係還可以的。

周亮:所以說到目前這樣我自己不能夠理解。想不通,老婆被一個50歲的男人那樣,那男人孫子都有了。

瀟湘晨報:你們自己什麼情況?

周亮:老婆28歲,我30歲,2013年結婚,現在家裡還有兩個孩子,大的5歲,小的2歲,不過,“我已和老婆分居”。

【d】不敢私了

瀟湘晨報:柳忠有找你私了過?

周亮:作為男人被綠了還好,你說我跟他私下調解什麼啊,我一塊錢都不想要他的。

瀟湘晨報:你覺得不是錢的問題?

周亮:我覺得你是在侮辱我,你睡了我老婆你還要侮辱我。

瀟湘晨報:他提出來要給你一些錢?

周亮:沒有明說但大致意思就是這樣吧,他到我店裡來過兩次,包括電話簡訊約見我約見過若干次,希望和解。

瀟湘晨報:但是,你覺得他應該受到一定的處罰?

周亮:對,我覺得我們年輕人,人生路還長,我也不知道怎麼說,我文化程度也不高。

瀟湘晨報:你迫不得已才舉報?

周亮:這個事也蠻簡單的,發展到這個地步,他非要跟我和解,我如果不跟他和解,他做了虧心事,擔心我報復他,可能會動一些歪心思對吧。

瀟湘晨報:你想通過舉報的方式,來保障自己的安全。

周亮:對,我現在到外面也是覺得不安全的,當然現在是法治社會啊,掃黑除惡,大多數還是不敢對吧,但是自己還是有點擔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瀟湘晨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