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江楓: 三件事析疑香港「反送中」不能停

香港“反送中”運動人士在警察總部大樓貼出“永不屈服”標語。(圖片來源:李天正/看中國

香港政府打開的“潘朵拉盒子”,導致《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簡稱:送中條例)已經成了北京當局眼中的“爛攤子”。由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無視港人提出的5大訴求,香港“反送中”運動將會一直持續下去,僅3件事就可看明白這項民主運動的實質與未來的走向。

至於香港政府所推出“送中條例”被稱之為“惡法”的原因,請參見筆者另一篇文章《【香港觀察】“六四”學生回來了!》,不再贅述。本文所列舉的3件事情,小至關係到香港市民切身權益,大到北京當局“一國兩制”將如何應對國際社會的壓力。

2名香港人獲得“政治難民”身份

說實話,很難想像香港會從一個接收難民的“東方之珠”,如今變成輸出政治難民的城市。當英美媒體將德國聯邦移民和難民事務局(BAMF)資料曝光之後,不僅是筆者,還有國際社會也為此感到震驚。

按照德國法律,若由於種族、國籍、宗教或政治觀點等因素,導致外籍人士在原籍國家地區遭受迫害,並符合申請難民資格要求,德國政府將提供難民庇護身分。德國聯邦移民和難民事務局資料顯示,2名香港人於2018年5月獲得德國“政治難民”身份,今年1月份開始在處理另一名香港人的政治庇護申請。這也是自1997年7月1日英國移交香港主權給北京當局之後,德國首次批准香港人政治庇護申請。

這件事情至少釋放了一個明確信號:國際社會對香港政府保證司法獨立性、保障市民言論自由等失去了信心。

1997年7月1日之前,香港雖然沒有真正的“民主”,但至少享有真正的司法獨立與“法治”,這也是香港能夠發展成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的主要原因。

然而,如今以嚴謹著稱的德國政府不再相信香港司法獨立性;國際人權組織對香港人獲得德國政治庇護身份感到震驚,以往從未聽聞香港人因政治迫害而獲得外國政府的庇護。由此可見,香港人權狀況有多嚴峻。

面對上述問題,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當時拒絕回應新聞媒體的提問。香港警務署也借口案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不作任何評論。

香港移民政策潛移默化的後果

筆者所談到大陸對香港的移民政策,是指從1997年7月1日北京當局接管香港主權之後。根據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三項所確立永久居留權的規定,中國大陸居民可通過與已移居香港的子女、配偶團聚、照顧無依靠父母、親屬或繼承產業等方式,申請單程證移居香港。

中國大陸移居香港定居的新移民被稱為“新香港人”,這一用詞首次出現在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其海外版在2013年10月9日發表了《香港發展需要“新香港人”》。該文聲稱,當時香港720萬人口中,“新香港人”已經超過40%,成為香港的“中流砥柱”。

根據香港民政事務處和入境處2012年資料顯示,入境處每日審批150個單程證名額,即每年5.475萬人;加上北京當局准許港人大陸“超齡子女”申請單程證來港人數,來自大陸的“新香港人”只增不減。

按照以上兩項數據粗略計算,2047年定居香港的“新香港人”至少會增加250萬人。

讓我們再看一下,北京當局在西藏自治區、新疆自治區所推行的“移民政策”,將大批漢人遷居到當地,並停止開設藏文、維吾爾語課程,採取漢語教學等。這與消滅藏人、維吾爾人的民族文化有何區別?

如今,不但新疆建立了眾多勞改營(北京當局稱為再教育營),而且西藏也修建了類似新疆的勞改營。國際社會已經了解新疆、西藏現今惡劣的人權狀況。

自從1997年之後,香港政府推行“兩文三語”政策,即提倡學習中文、英文,以及粵語、普通話和英語,官方網站設有繁體中文、英文和簡體中文版本,學校推廣普通話,政府資助及推行普通話教學等。

眾所周知,中共向來最擅長挑撥離間,激化各民族人民之間的矛盾,然後再輔以統戰手段進行控制。

那麼,以此類推,即使香港實現了真雙普選,按照現在大陸“新香港人”的增長趨勢來看,以及絕大多數新聞媒體都是“紅色媒體”、北京當局暗箱操縱民調的情況下,2047年雙普選的結果如何?可想而知。即使受到國際社會的質疑,北京當局也可以雙普選“民調”來回應。

山東大學招募留學生“學伴”醜聞

近期山東大學為留學生招募女性“學伴”制度被曝光,外國留學生在中國高校所享有的“超國民待遇”等,引發社會輿論軒然大波。山東大學開始發文為此制度進行辯護,招募學伴並非該校獨創,多所中國高校已在實行“學伴”制度。還抨擊網路輿論是別有用心,不排除這是有預謀的炒作。

由於社會輿論持續發酵,反對聲量越來越高,導致中共黨媒《人民網》不得不發表評論文章批評高校為留學生提供的不正常特殊待遇。最終,山東大學被迫發表道歉聲明。

筆者認為,外國留學生在中國享有“超國民待遇”絕非近年來的事情,至少從20世紀90年代就開始了,這與中共所推行的留學生帶動大外交的政治目的和戰略有關。

根據中國大陸教育部2017年統計數據顯示,中國已成為亞洲最大留學目的地國家,大部分留學生的生源來自“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留學生多集中於北京、上海、江蘇、浙江等東部經濟發達地區。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與香港人“反送中”有什麼關係?那麼,我們一起看看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近期所發生的事情。

英國、澳洲、奧地利、比利時、加拿大、丹麥、愛沙尼亞、芬蘭、法國、德國、冰島、愛爾蘭、日本、拉脫維亞、立陶宛、盧森堡、荷蘭、紐西蘭、挪威、西班牙、瑞典和瑞士等22個國家駐聯合國大使,共同聯署致函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主席塞克(Coly Seck)與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譴責北京當局在新疆嚴酷鎮壓維吾爾人與其他少數族裔的政策。

然而,7月13日,俄羅斯、沙特、朝鮮、委內瑞拉、古巴、白俄羅斯、緬甸、菲律賓、敘利亞、巴基斯坦、阿曼、科威特和許多非洲國家等,共37國家駐聯合國大使聯署致函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支持北京當局的新疆政策。其中大多數是穆斯林國家。

這也不難理解美國總統川普為何決定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筆者相信,隨著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進行,未來演變成“反中共”運動,甚至向中國大陸輸出“顏色革命”,都不足為奇。也唯有中國大陸實現了民主,香港才能擁有真正的民主與自由。

守護香港,天佑香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