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誰為三峽工程買單?內幕驚人!

三峽大壩危機重重,誰將為三峽工程的後患買單?(圖片來源:)

香港雜誌《動向》曾在2014年4月號刊登水電專家王維洛的撰文,文章指出三峽工程所屬的長江水電每年損失超三百億元的原因是發電機質量差的問題。中國混凝土專家曾上書中央政府,指出三峽工程的經濟使用年限僅為五十年。而江澤民一廂情願地認定三峽工程的經濟使用年限在五百年以上。誘發地震和滑坡,再次搬遷這些城鎮的費用將超過三峽工程的全部價值。如果等到三峽工程的決策者過世之後再著手進行此事,善後資金還是要讓全中國的老百姓來承擔。許多中國人至今仍被蒙在鼓裡,這就是三峽工程已經“完工”許多年之後,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一直沒有取消的原因。

發電機頻繁停機修理長江水電損失超三百億元以上

三峽集團公司的曹廣晶和陳飛被在2014年被平級調離,當時成為國內外媒體關注的焦點。如果僅僅涉及工程招投標的暗箱操作、分包及親友插手工程建設的問題,而不是三峽工程出了嚴重問題,估計這兩人不會輕易地離開三峽。

三峽工程的全部發電機組歸長江水電所有。長江水電將二○一三年發電量減少的原因歸之於長江上游來水量的減少。但是這不是真正最主要原因,因為三峽大壩下游的葛洲壩電站二○一三年的發電量只減少了百分之四點七。

造成三峽工程發電量減少的主要原因是,三峽發電機組的多次長時間的非計劃停機修理。最初長江水電把問題歸結為設備老化。三峽電站的發電機最早的二○○三年投產,最晚的二○○八年投產,最長才運轉了五到十年的時間,分明是發電機質量差的問題。後來長江水電又在解釋時指出三峽工程發電機組的壽命只有四、五十年。原來三峽工程不是一個利在千秋的工程,三、四十年後,中國老百姓還得為投資全部三峽工程的發電機組再次埋單。

自從傳出發電機組的壽命只有四、五十年的消息後,長江水電的股票從二○一三年五月二十一日的每股七點八二元下降到二○一四年三月十日的五點五七元,下跌百分之二十九,損失三百億元以上。

也許曹廣晶和陳飛都不知道,三峽工程的經濟使用年限是江澤民專利。在三峽工程上馬之前,有混凝土專家上書中央政府,指出三峽工程的經濟使用年限為五十年。而江澤民認定三峽工程的經濟使用年限在五百年以上,如今長江水電為擺脫自己的困境,泄露了發電機組的經濟使用年限,讓江澤民十分尷尬也十分惱火。

發電量銳減三峽並不是世界第一

雖然紙面上寫防洪是三峽工程的第一也是最主要目標,但是真正的第一目標是發電。江澤民在三峽工程截流慶功會上說:三峽工程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水電工程。

三峽工程裝有二十六台七十萬千瓦的水輪機發電機組,共計一千八百二十萬千瓦,計劃平均每年發電量八百四十億千瓦小時;而世界第二的巴西巴拉圭伊泰普工程發電裝機容量只有二十台七十萬千瓦的水輪機發電機組,共計一千四百萬千瓦,平均每年發電量九百億千瓦小時(二○○八年曾達到九百四十六點八億千瓦小時)。為了保證三峽工程的世界第一,三峽工程又增建了地下發電站,再加六台七十萬千瓦的水輪機發電機組,共計二千二百四十萬千瓦。二○一二年三峽工程曾以伊泰普工程一點六倍的發電裝機容量共發電九百八十一點零七億千瓦時,超過伊泰普工程,奪回世界第一的稱號。

可惜好景不長,二○一三年三峽工程發電量只有八百二十八點二七億千瓦時,比二○一二年減少百分之十五點六,三十二台發電機組尚未達完成二十六台的任務,失去世界第一的稱號。

多次誘發地震與滑坡三峽水庫是禍源

水庫誘發地震可能引起構造性地震和非構造性地震,但一些中國專家認為水庫不可能誘發構造性地震。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秭歸發生四點三級地震,震源深七公里,三月三十日再次發生四點七級地震,震源深五公里,兩次地震震中距三峽大壩僅二十三公里,距三峽水庫不足一公里。二○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巴東發生五點一級地震,震源深僅五公里。

曹廣晶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解釋說:“水庫蓄水會誘發或更準確一點應該叫觸發地震,但地震的震級不會超過該地區構造地震的水平,世界上已經建成的大型水庫幾十萬座,關於誘發的研究成果很多,結論都是一致的。”曹廣晶明顯是在誤導社會輿論。S.K.Guha在《誘發地震》(Induced Earthquakes)一書中指出,世界上最著名的印度柯伊納水庫誘發地震,中國新豐江水庫誘發地震的震級都超過了該地區歷史最高地震震級。

原國土資源部部長徐紹史在解釋舟曲滑坡原因時,指出四川五一二地震震鬆了舟曲的山體,極易垮塌。同理,三峽水庫形成後,地震次數明顯增加,雖然很多是人難以感覺到的小地震,但是這些小地震就像震動篩一樣,震鬆了水庫兩岸的坡體,加上水庫水位三十米的上升和下降,使之極易產生滑坡。因滑坡問題巴東縣城已經三次搬遷,同樣因為滑坡問題需要搬遷的還有秭歸、巫山和奉節新縣城和其他許多村鎮。而再次搬遷這些城鎮的費用將超過三峽工程的全部價值。如果等到三峽工程的決策者過世之後再著手進行此事,資金還是要讓全中國的老百姓承擔。這就是三峽工程已經“完工”五年,但是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還一直沒有取消的原因。

淤積嚴重三峽工程扼殺了長江航運

建造三峽工程可以使萬噸輪船從上海直達重慶。這種設想鄧小平相信,王震也相信。然而,三峽工程投入運行已經十一年了,沒見過一艘萬噸輪船、也沒有見過一支萬噸船隊從上海直達重慶。

目前,三峽船閘的通過能力已經飽和,雙向最大的年通過能力也就是約七千萬噸,其餘的要靠車輛翻壩來彌補,船閘加車輛翻壩的雙向最大的年通過能力也就是一億多噸。現在等候通過船閘的時間,少則一、兩天,多則近一個月。最近李克強在重慶視察長江航運時連嘆可惜。有人甚至建議再挖一條長江,有人建議再造新的過壩船閘,有人建議修過壩鐵路,就是沒有人指出,三峽工程對長江航運的致命影響是扼殺了長江航運發展的潛力。

由於水庫淤積嚴重,目前三峽水庫的航道呈明顯分級:涪陵以下常年庫區航道水深可達到四點五米,可供大型船舶及豪華郵輪使用;涪陵至重慶朝天門航道,淤積嚴重,現依靠挖泥船維持水深三點五米,但是每年還是有約三個月的時間大型船舶及豪華郵輪無法上行至重慶主城。重慶朝天門以上五十九公里航道,最小維護水深只有二點七米。涪陵以上航道的淤積將迫使重慶港下移到萬州,李克強到萬州考察碼頭,就是為此做準備。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江澤民為全體中國人種下的苦果將由數代中國人持續地品嘗下去,直到三峽大壩消失的那一天。曹廣晶和陳飛面對三峽工程呈現的嚴重問題束手無策,平級調離算是幸運了。全體中國人則要繼續為江澤民的這個禍國殃民的工程繼續付出慘重的代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