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凌曉輝:迫害使中共走向毀滅

————法輪功反迫害20周年(二)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惡貫滿盈,許多人盲從附和與推波助流。《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迄今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者已逾三億三千七百萬人,世人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黨的解體覆亡已是指日可待。

2018年6月8日,美國聯邦眾議員羅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發起第932號決議案,聲援中國退黨大潮,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圖為2017年華盛頓DC7.20反迫害集會。(戴兵/大紀元)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強迫學員放棄“真善忍”的信仰,是與人類的普世價值為敵,就註定了它將自取滅亡的結局。這場始於造謠、誣陷、欺騙、暴力、殘酷的史無前例的邪惡迫害,充分暴露了中共的根本屬性和邪惡本質。

一個真正有信仰的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使自己身心受益,這些都是無法用金錢價值來衡量的,這就是為什麼在中共迫害法輪功近二十年來,一直有很多人堅修法輪功的原因所在。

二十年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罄竹難書,中共也走到了末路,正在被全球正義力量四面圍堵。面對鐵證如山的罪行,面對惡貫滿盈的中共,世人都在站出來,譴責迫害者,讓中共的罪惡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而被徹底清算!

一、迫害使中共的機構糜爛、流氓化

在這場迫害中,中共採取的邪惡手段,直接的受害者便是其宣傳機構和執行機構,以及所有被以國家名義散播的謠言所毒害的民眾。它們被指使造謠、栽贓陷害、殘忍施暴於無辜同胞,從而得到政府的大肆嘉獎和鼓勵,導致行騙和作惡盛行,整個政權和機構的流氓化。

據明慧網的資料,吉林省梅河口法輪功學員劉全武被綁架到公主嶺監獄後,和白山市法輪功學員喬仁喜被罰站兩個月,並被限食兩個月,每頓只給吃半碗玉米粥和一點鹹菜條。劉全武被迫害致出現高血壓癥狀,獄警仍對他施用“死人床”酷刑。一個姓萬的獄警說:“餓不死就行。”監獄隊長孫常隆叫囂說:“在這裡我就是不講理,我就是無賴、我就是流氓。”

公主嶺監獄隊長孫常隆的大放厥詞,並非特例。遼寧撫順市望花區法院對張德艷等五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前,主審的女法官對律師說:“不要跟我講法律。”律師詫異,反問:“不講法律講笑話嗎?”

四川省西昌市政法委副書記劉某公然對律師稱:“不要跟我講法律,我們不講法律。”江蘇省蘇州市中級法院庭長顧迎慶更說:“你跟我講法律幹什麼,我跟你講政治。”難怪在中國有句話:你跟他講道德,他跟你講法律;你跟他講法律,他跟你講政治;你跟他講政治,他跟你耍流氓。

二、迫害使司法腐敗、法律失效

現今的中共體制下,法律失去了公正,政權便失去信任;如要尋求正義,這種政權必將被人們拋棄。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最為廣泛使用的就是:任意由其掌控的“權力”玩弄“法律”。哲學家培根有一句名言:一次不公正的判決比多次犯案危害更大,因為以往的案例只是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判決卻污染了水源。因此,所羅門說:“正義的人在惡人面前敗訴,就如同泉水被攪渾了,井水被污染了。”而中共假借法律對法輪功學員的“審判”,沒有一例是合法公正的。

在中國現行法律中,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修煉法輪功違法。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刑法》的原則是“法無明文不定罪”。法輪功學員沒有違反任何法律,警察抓捕法輪功學員本身就是非法的,屬於黑幫綁架行為。

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中國出現了高於一切法律之上的610機構,同時背棄一切已有的規則和法律,全面迫害善良和正信……

如果不是中共顧忌那個人類經過兩次世界大戰後、為了杜絕人類被迫害的災難再次重演而共同制定的《聯合國憲章》,否則,中共一定視這個為保護人類而制定的根本法律,為其真正殺人的障礙。

《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就是保障基本人權和世界和平,它的《序言》寫道:“我聯合國人民同茲決心:欲免後世再遭今代人類兩度身歷慘不堪言之戰禍;重申基本人權,人格尊嚴與價值,以及男女與大小各國平等權利之信念。”

中共利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違背了其參與起草並簽署的《世界人權宣言》。它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經驗教訓的結果。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社會矢志決不允許再發生那次戰爭中的種種暴行。世界各國領袖決定,為《聯合國憲章》加上一個路線圖,保障每一個人的權利,無論在什麼地方,永遠永遠。聲明人人享有與生俱來的尊嚴和平等,它的《序言》是:“鑒於對人權的無視和侮蔑已發展為野蠻暴行,這些暴行玷污了人類的良心,而一個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於恐懼和匱乏的世界的來臨,已被宣布為普通人民的最高願望。”

《世界人權宣言》共三十條,中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已經違背了這三十條中的所有條款。

三、栽贓陷害、輿論欺騙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僅是對人肉體的消滅,更重要的是毀滅人的靈魂。暗中通過預設好的系統毀滅人性最本質的善良,鼓勵、強化人性中的殘暴,把人變成“猛獸”,“撕咬”法輪功學員;表面自導自演諸如“天安門自焚案”等一系列栽贓、陷害、醜化、欺騙並恐嚇民眾仇恨和遠離善良的法輪功民眾,進而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的對“真善忍”的信仰。

有一件發生在村子裡的事:一位學員去打工,在薅苗時,就給左右的薅苗的人講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當學員說到“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時候,那個聽講的人,忽然把話接過來說:“我知道天安門自焚不是真的。”

學員問她怎麼知道的,她大聲的對周圍的人講了以下事實:在法輪功剛剛開始受迫害時(大約一九九九年),還沒發生自焚事件呢,一次我去大隊(村委會)辦事,我剛到那裡還沒辦完事,來了個公安局的警車,下來幾個人,到大隊辦公室對大隊領導說:“去,把你們村子的那個瘋子給我們抓來,他不是煉法輪功煉瘋了嗎!”

大隊領導說:“他也沒有煉過法輪功啊,都瘋十多年了。”

公安局的警察“啪”的一拍桌子,說:“我說他煉法輪功就煉法輪功了!”大隊領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然後又說:“那就把他抓來吧,家裡正好沒人願意養活他呢。”

於是,就把那個瘋子弄來,推上警車,那警察還說:“看看,這煉法輪功煉的,瘋的啥都不知道了。”就把這個人拉走弄到精神病院造假去了。

從此,我們那村的人再也不相信電視里說法輪功的那些壞話了。

“天安門自焚”的新聞報出來之後,我們村的人都說是假的,因為我們村的瘋子都被用來造了假,這事實就出在我們村裡,誰還相信它說的那一套啊。

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二年傳出,到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才歷時七年,那瘋子都瘋了十多年了,怎麼能是煉法輪功練瘋的呢?而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製造的所謂“1400例”,跟這如出一轍。

四、迫害善良、毀滅道德

中共為了瘋狂鎮壓正義和善良,動用了整部國家機器,用這個國家當時幾乎國民總收入的四分之一財力來維持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一名國務院財政部官員明確說到:“鎮壓政策是錢堆出來的,沒了錢,鎮壓就維持不下去。”在迫害剛開始不久,中共官員就毫不諱言,鎮壓的費用超過了一場戰爭。

而當時中國大陸擁有一億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以“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不但身心獲得了健康,而且他們的善舉正使整個中國的社會道德風氣回升。由於對“真善忍”的迫害,直接摧毀了人性最善良的一面。這種維持了20年而且還在進一步持續的傾盡國力的迫害,對社會道德造成了毀滅。今天的中國社會人人自危,道德淪喪已經到了憷目驚心的地步。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充分暴露其棄善從惡、公開殺戮、摧毀人類道德。為達到目的,它斬斷了中國人與華夏祖先和神佛的聯繫;當人放棄了對自己祖先和神佛的信仰,中共就可以對這些失去民族之根的民眾任意操控而行惡,並輕易將其毀滅……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年,惡貫滿盈,許多人盲從附和與推波助流。《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迄今聲明退出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者已逾三億三千七百萬人,世人越來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黨的解體覆亡已是指日可待。

中共傾舉國之力迫害法輪功,為的就是迫使人放棄道德和良知、以達到其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然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與人類道德為敵的一條自絕之路,因此在這個過程中,被毀滅的恰好是中共和中共政權本身。法輪功的大善大忍維護了人類的傳統血脈,未來人類的道德生長於大法弟子鮮血浸濕的土壤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