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40位明星「被賣」 幾萬人400億被騙 孔子學院博士帶著152億跑了

施建祥非常善於自我包裝,而且是「title收集愛好者」,不完全統計下,其頭銜有30多個,包含「大使」、「會長」、「主席」、「領軍人物」,不過他最常用的還是「博士」,至於這個博士學位是哪兒發的,據譚詠麟講,第一次見施建祥就是在香港孔子學院的博士學位的頒發儀式。

01

一個“金融帝國”從鼎盛到崩塌,兩年足矣,但是如果對它進行清算,可能就沒那麼簡單和容易。

“快鹿”就是其中一個。

7月9日,上海高院對“快鹿”系列案二審宣判,對快鹿系公司以及相關被告人15人的集資詐騙、非吸的上訴案件作出了終審裁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根據裁判文書網,快鹿投資涉及刑事案由的審判結果就有40多起,涉及數十人,但快鹿系的操盤手施建祥並不在其中。他2016年案發後外逃2018年6月份,被中央反腐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辦列入“紅色通緝令”,至今仍未歸案

 

02

在“快鹿”之前,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施建祥是誰。

施建祥在其個人專訪中透露出來的發跡故事,走的也是成功民企企業家的路徑:生於飢餓貧困,端過“鐵飯碗”,創業艱辛,最終還是賺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他強調,“成功企業家最初資本積累時難免帶有一些灰色。但我可以自豪地宣布,我的第一桶金完全是陽光的”。後來,這些“陽光的第一桶金”,助他拿下了上海本土國企快鹿,並將“快鹿”鑄造成了他的大本營。

“沒有學業背景,未必就沒有好職業,未必就沒有自己的大事業”,而他所謂的大事業瞄準的方向就是金融和電影。

2009年,以“東虹橋”為名的一系列金融公司誕生,主打小額貸款和融資擔保,而且最主要的是,還真的拿到了這兩塊牌照。2014年,東虹橋金融控股成立了快鹿系的主打平台當天財富和金鹿財行,玩起了當時風頭正盛的P2P。

而進入電影業是在2011年,施建祥旗下的上海合禾影視與香港天馬電影製作合作了黃百鳴的賀歲影片《八星抱喜》,收穫了8600萬票房,雖然口碑一言難盡,但施建祥從此愛上了拍電影。後來合禾影視還參與了《新上海王》、《精武青春》、《百星酒店》等影片項目。

不過,快鹿的真正高光時刻,不是拿到牌照,也不是投資電影,而是牌照到期之後,電影與金融實現了合流。

03

快鹿系公司自己就能完成一個造假的閉環,而在合格造假閉環中,無論是“債權轉讓”還是“投資管理”的包裝,都少不了“電影產業”。

舉個例子:A公司欠B公司10萬,B想要錢,就通過快鹿的P2P平台將債權或分割或包裝,東虹橋擔保公司進行擔保並承諾兜底,然後轉給投資者,投資者獲得收益。

一般來講,按照這樣的一套流程來看,也還是OK的。但是問題在於,借款的A公司,要麼是虛構的,要麼是快鹿旗下的公司,而B公司也是快鹿包裝出來的公司,不僅如此,投資者的錢要麼落入施建祥本人賬戶,要麼落入施建祥控制下的C公司賬戶。

也就是說,整個流程中,除了投資者本人,基本都是快鹿系自己人。而在快鹿的閉環中,快鹿旗下的大銀幕發行公司就是扮演借款公司的常客,在事後一些投資者收集到的5000多份未履約的合同中,大銀幕的借款就達到了1.5億。

這期間,快鹿系還進行了一些股權投資,拿下了一些上市公司股權,包括A股的神開股份(002278.SZ),港股的十方控股(1831.HK)、大中華金融(431.HK)、明華科技(8301.HK),並投資了新三板掛牌企業九鼎集團(430719.OC)、中科招商(832168.OC),這些上市公司也成為了施建祥資本運作的平台。

04

讓施建祥玩砸了的是他引以為傲也是其“電影+金融+互聯網”的拳頭產品——《葉問3》,可以說,其發動了一切可以發動的力量,來做這個項目。

2014年,《葉問3》的項目啟動,而製作方是施建祥的老朋友黃百鳴,無論是製作還是發行,施建祥旗下的公司都參與了,而且玩法也很“互聯網”,甚至連海報都沒放過。

首先,把電影包裝成理財產品,在眾籌平台以及P2P平台上售賣,給8%的年化收益,如果票房過10億,收益可以到11%,不僅快鹿賣,其他平台也賣。

據稱,施建祥總共花了3億獲得了《葉問3》的 大陸發行,需要完成“10億票房保底”。快鹿旗下控制的上市公司參與了《葉問3》的 大陸發行,十方控股花了1.1億購買了55%的《葉問3》 大陸票房收益權,神開股份也4900萬認購了一款投向《葉問3》的基金。

施建祥看好電影市場,看好《葉問3》的 大陸發行,“甄子丹+張晉+泰森”也是噱頭滿滿,但是《葉問3》並沒有成為可以達到“10億”的爆款。然後就有了詭異的包場票、幽靈場。

2016年3月7日,廣電總局電影局介入,票房造假曝光,“跑宣傳”的施建祥滯留香港,再也沒有回來。

《葉問3》獲得了當年的金像獎8項提名、金馬獎4項提名,而它的總製片人施建祥,用這部電影,坑了 大陸眾多的投資者。

2016年3月30日,眾多投資者到金鹿財行要求兌付,到9月13日,金鹿財行、當天財富被正式立案,快鹿崩盤。

經法院測算,快鹿按非法集資共計434億元,其中282億元被用於兌付前期投資者本息,實際經濟損失共計152億元。

05

施建祥的金融套路其實玩的不算溜,但是如果有人背書就不一樣了。理財賣得好,與施建祥經營的明星朋友圈大有關係,各個都是好幫手,就是“蹭”,也能蹭到光環。

施建祥非常善於自我包裝,而且是“title收集愛好者”,不完全統計下,其頭銜有30多個,包含“大使”、“會長”、“主席”、“領軍人物”,不過他最常用的還是“博士”,至於這個博士學位是哪兒發的,據譚詠麟講,第一次見施建祥就是在香港孔子學院的博士學位的頒發儀式

●想要忽悠更多的投資者,代言人是必不可少的,東虹橋系是黃曉明代言的,旗下東融在線是“黃曉明先生推薦的智慧投資首選平台”;

 

東方衛視當家花旦陳蓉,是其旗下東虹橋擔保的股東,且是金鹿財行的“公益形象大使”,並多次為金鹿財行站台;

楊子、黃聖依夫婦是施建祥的合作夥伴,“火傳媒”將雙方深度綁定,而且施建祥親自策划了與黃聖依奧斯卡蹭紅毯的鬧劇。

●除此之外,施建祥因電影合作,與黃百鳴關係匪淺;因為《葉問3》與甄子丹勾肩搭背,泰森更“含淚致謝施建祥”;是鍾鎮濤三女兒的乾爹;而其兒女的生日時,送上祝福的包括郎咸平、劉德華、范冰冰,表演節目的就包含周立波、蔡國慶、蔣大為、羅中旭等各路明星。

06

不過,以“集龍珠”的方式湊齊朋友圈的,還要數他投資的《大轟炸》。

他集齊了劉燁、布魯斯·威利斯、謝霆鋒、陳偉霆、宋承憲、澀谷天馬等中日韓美近40位明星,然後又再次把他們用一樣的套路,以7.8%的年化收益率給“賣”了。

由於中途施建祥案發,資金鏈斷裂《大轟炸》就把劇組給“炸”了,順便還殃及了中影、上影等一眾出品、製作公司。不過“炸”的最慘的,還是其中戲份並不多的范冰冰。

2018年“娛樂圈、財經圈第一大瓜”,非范冰冰的“陰陽合同”莫屬了,崔永元曬了幾張合同,范冰冰落馬、華誼兄弟跌停,順便掀起了娛樂圈的查稅風波。

而崔永元曬出的合同,正是范冰冰與《大轟炸》的原出品方合禾影視簽訂的,可以說是這場“大瓜”的始作俑者。

朋友圈大,也不禁炸,一眾“朋友們”,都被牽連其中。

快鹿案案發,受害投資者們在微博#一起召喚黃曉明來還錢#;陳蓉遭到快鹿投資者和債權人實名舉報;黃聖依、楊子夫婦旗下的火傳媒倒閉,還陷入了欠薪醜聞;郎咸平的“站台魔咒”又添新戰績,站台騙子理財實錘;范冰冰被罰了8億,還與愛送石頭的男朋友分了手。就是作為“炸彈”本身的《大轟炸》在中國成為了“爛尾樓”,在美國成為了“網劇”。

恐怕這些人,都恨死了“施建祥博士”。

不過,施建祥博士本人可能並不在乎,畢竟手裡還有投資者們的血汗錢,可以繼續揮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貓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