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居里夫婦對著名通靈人的奇特研究

這股神秘的力量究竟是什麼呢?也許正如皮埃爾所言,這是一個我們沒有意識到的全新領域。(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皮埃爾‧居里(Pierre Curie,1859-1906),法國物理學家、化學家,曾經由於發現放射性元素鐳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他的夫人瑪麗‧居里(Marie Curie,1867-1934),波蘭裔法國籍女物理學家、放射化學家,是世界上兩度榮獲諾貝爾獎的第一人,還是巴黎大學的第一位女教授。1995年,居里夫婦一起移葬入法國最著名的文化名人安葬地先賢祠。

然而,這樣兩位傑出的科學家卻與當時的著名靈媒、即通靈人歐薩皮亞‧帕拉蒂諾(Eusapia Palladino,1854-1918)產生了交集。

歐薩皮亞‧帕拉蒂諾出生在義大利的一個山村的農民家中,既不會寫字也不認識字,而且長相平平。童年時父母皆亡,她成為了孤兒,14歲被狠心的祖母送去當了女僕。成年後,她酗酒,並與海員廝混。不過,她卻具有很多其他人不具備的能力,比如她可以讓傢俱飛起來;她只需把手張開,就能在紙上留下書寫的痕迹;她還可以向外延伸她的身體,用無形的手臂觸碰他人;她甚至還可以與鬼魂對話……諸多神奇的事情讓她在那個時代,成為受人矚目的通靈人。

當時不少著名的研究自然科學的科學家都在試圖研究她的行為,以評判通靈人的真實性,這其中就包括居里夫婦。

1905年,帕拉蒂諾受邀來到了巴黎。居里夫婦、1913年諾貝爾生物學獎獲得者查爾斯‧里奇特(Charles Richet)和其他幾名科學家組成了研究小組。里奇特忠實地記錄了一次居里夫人參加的降神會。

“(這個降神會)……發生在巴黎的心靈研究院。出席的人只有居里夫人、X夫人——居里夫人的一個波蘭朋友、考特爾——心靈研究院的秘書。居里夫人坐在歐薩皮亞的左手邊,我坐在她的右手邊,X夫人坐在相對較遠的地方做記錄,考特爾坐的更遠,在桌子的另一頭。考特爾在歐薩皮亞的身後掛了一張雙層的窗帘,因此屋裡的光線較暗,不過足以讓我們看清楚居里夫人的手在桌子上握著歐薩皮亞的一隻手,我也同樣握著歐薩皮亞的右手……我們看見窗帘被拱了起來,就好像一個大的物體在推動它一樣……我要求觸碰窗帘……我感到了一股阻力,並抓到了一隻手,我用我的手握住了它……即使隔著窗帘,我都能感覺到那隻手的手指……我牢牢地握著那隻手,握了二十九秒。在這段時間當中,我觀察到歐薩皮亞的兩隻手都在桌子上,我同時詢問了居里夫人,她是否保證了她對歐薩皮亞的手的控制……二十九秒之後,我說道:‘我還想要別的東西,我想要一枚戒指。’我立即就在那隻手上感覺到了一枚戒指……看起來很難再去想像另一個更加有說服力的實驗……在這次試驗中不僅一隻手被具體化了,同時還有一枚戒指。”

儘管沒有記錄說明居里夫人對這次降神會的反應,但她的丈夫居里卻認為這是“科學實驗”。他在另一次降神會上親眼目睹了桌子的神秘飛升,東西從房間的這頭飛到那頭,一雙看不見的手撫摸、碰觸他。在1905年7月24日給朋友古依(Gouy)的信中,皮埃爾寫道:“這真的很有趣,我們所看到的現象完全不是什麼詭計……我希望我們能夠讓你相信這些現象,或者這些現象中的一部份。”

在皮埃爾去世前不久,他給古依寫下了他最後一次參加降神會的感觸:“在我看來,這裡有一個我們根本沒有意識到的全新領域的存在,它充滿了新的事實和物理學的知識。”

而對於丈夫的突然離世,深愛丈夫的居里夫人將自己的痛苦寫在了日記中,諸多充滿靈性的文字讓我們相信她對靈魂世界的存在並非是暫時的。比如:“我把我的額頭抵著(棺材),我向你說話,我說我愛你,我永遠用我的整個身心愛著你……在我的額頭和冰冷的棺材接觸的地方傳來了一股力量,這力量是溫暖的,它讓我感覺到我會找到活下去的勇氣。這是一種錯覺嗎?還是從你那兒而來的力量呢?它凝聚到了棺材裡,然後傳遞給了我……就像是你給我的愛憐?”

1908年,心靈研究協會在義大利那不勒斯成立了由三人組成的委員會,進一步研究歐薩皮亞的超能力,這其中包括著名魔術師卡林頓先生。最終,卡林頓先生以自己的名譽擔保,的確存在著一股人們看不見的神秘力量。

這股神秘的力量究竟是什麼呢?也許正如皮埃爾所言,這是一個我們沒有意識到的全新領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曲培的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